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腐败创新

腐败创新

二维码与腐败创新

 

 

时代日新月异,腐败同样与时俱进。三十年前,中秋节送礼,月饼就是礼物,顶多加一箱苹果;二十年前,流行在月饼盒里夹带现金;十年前,听说有人煞费心机,把金块、金条置于月饼馅中,不知有无硌断官爷日渐腐朽的牙齿。而今,我读到新闻,“月饼等中秋礼品的出路愈发呈现电子化、信息化、隐蔽化的趋势”。譬如把二维码印在提货券上,官爷拿到提货券,用微信扫一扫二维码,即可进入购物通道,输入送货地址、联系方式等,不出三到五天,礼物便送货上门。如此腐败,不着痕迹,安全而便捷,极具中国特色。

这一送礼模式的诞生,主动的成分应小于被动的成分。这两年来,反腐日趋深化,打虎高潮迭起,“节日反腐”尤其被视为重中之重,然而,腐败者虽如惊弓之鸟,却不甘就此罢休,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反腐道高一丈,腐败则魔高一丈二。腐败的主意,能打到二维码上,诚可见腐败者的创新精神。

记得前不久,著名作家二月河老师接受访谈,称现在的反腐力度之强,翻遍二十四史,绝无仅有。此言饱受争议。质疑者认为,明初朱元璋反腐,力度并不弱于今世。我以为二月河还故意隐藏了一个更致命的问题,他只承认现在“腐败程度也是严重的”,却不愿抑或不敢承认现在的腐败程度也是史上之最。因为腐败与反腐败往往恰成对应,没有史上最强的腐败,如何会有史上最强的反腐呢。

纵观古今,腐败与反腐,永远都处于进行时。哪怕反腐编织了天罗地网,腐败却反之不尽,终有漏网之鱼。这么说并非要否定反腐,而是试图指出一点事理:腐败源于制度与人心的疏漏,这二者,恰恰都不能彻底填补,从无完美的制度,只有最不坏的制度;至于人性之恶,如人心的贪欲,只能预防,无法祛除。正基于此,腐败总能比反腐先行一步。承认这一点,并不丢脸,甚至唯有承认这一点,知己知彼,反腐才能百战不殆。

说到腐败创新,有人调侃,二维码之后,为腐败者所用的下一个利器,会不会是支付宝呢?这个问题到底有没有意义,不仅取决于反腐的决心和力度,更取决于反腐的方向:依赖个人的权威,还是建构制度的屏障。就拿打老虎来说,是见一只老虎出笼,便打一只,还是事先编好栅栏,不让老虎出笼。

 

2014年9月4日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