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得天下者得大妈

得天下者得大妈

得天下者得大妈

 

 

与华尔街金融巨鳄对决,抢购黄金,引起世界金价变动,中国大妈一战成名,还赢来了一个霸道的绰号“黄金大妈”。这有点反讽,却名副其实。首先,大妈多金;其次,许多大妈都一手掌控家中财权,大爷虽号称大爷,往往虚有其表,平时抽一包好烟,喝一壶好酒,都得仰望大妈的脸色;最后,永远不要低估大妈的消费能力,无论购物还是理财,她们几乎都是感性大于理性,疯狂起来,无可阻挡。

黄金大妈回到中国,摇身一变,就成了广场舞大妈。月亮之下,不独舞姿迷人,还有商机无限。从银行到小贩,都开始打大妈的主意。在北京,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系平安银行客户经理,为了拓展业务,不顾男女老幼,毅然加入大妈的广场舞队列,结果,舞蹈队里四分之一的队员都成了他的客户,其中不乏金卡客户,一位以前做房地产的大妈,已经在其银行存款上千万。

这个商战案例的看点,第一在于励志。如新闻一再强调客户经理的背景:甘肃人,大学毕业不到两年,每天跳完广场舞回家将近11点,没有时间陪女朋友。就像企业培训员工,必然要制造一个家贫志坚终有所成的典型,其意当如伏尔泰的名言:“即使没有上帝,也要创造一位上帝。”只有这样才能生出激励效应与战斗欲望。

还有一大看点,即大妈形象的刷新与丰富。如今,大妈在中国,严重被污名化,她们的名声原本不佳,此刻更被泼粪;说及大妈,我们便不由想起自私、粗俗、暴躁、野蛮、无可理喻等评语,以及在停车场与人行道肆无忌惮大跳广场舞的奔放身影。我们却忘了,广场之上,不乏土豪;大妈之中,不乏性情中人。

于是你看见这样的新闻标题:“帅小伙陪大妈跳广场舞,陪出千万大客户”。不仅励志,而且温情。大妈也有千万身家,大妈也爱帅小伙。

大妈不是妖魔鬼怪,不是洪水猛兽,不是生化武器,大妈是人,而且是老人,意识到这一点,哪怕批判大妈,笔锋将不再冷酷,而能多出三分同情和悲悯。

不过,当舆论高呼“得大妈者得天下”,则不免使新闻的努力毁于一旦。稍微正常化的大妈形象,迅速被推向另一个寒冷的极点。与天下捆绑的大妈,正如与城管对比的大妈,与雾霾、海带并论的大妈,在玩笑与口号的催化之下,远离了日常生活,而化作一张极端的脸谱。

没有人会相信,得大妈就能得天下。现实却是,得天下者得大妈。今日的大妈,大都生于1949年后,正可谓共和国儿女,从生命到思维,从青春到暮年,从婚姻到孤独,从光荣到苦难,都拜权力者所赐。她们几乎为国家奉献了一切,在其晚年,还得分担国家的罪责。由于政府不能提供足够的城市公共空间,广场有限,大妈一跳,他人则休,双方陷入内战,强势的大妈因而被污名化。当民间激战正酣,作为罪魁的政府却逃之夭夭。

这才是悲剧的根源:得天下者制造了大妈,现在却要抛弃大妈。

 

2014811

 

供《新快报》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