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新书《岂有文章觉天下》封面、目录与后记

新书《岂有文章觉天下》封面、目录与后记

案:这是我的第六本书,主题是中国近代史,可视为《百年孤影》的续集。书名出自周德伟先生悬于紫藤庐的对联:岂有文章觉天下,忍将功业苦苍生。周先生的联语也许取自昆曲《千忠戮》:岂有文章能济世,忍把功业误苍生。

《岂有文章觉天下》属于老友梁由之兄主编的主见文丛。第一辑除了拙著,还有萧功秦《家书中的百年史》、冯克利《虽败犹荣的先知》、虞云国《放言有忌》、娄军《在他乡寻找自己》等。目前已经印好,八月中旬将全面上架,卓越可预购。

现呈上图书信息如封面、目录、后记等,谢谢诸君一如既往的支持。

 

 

 

《岂有文章觉天下》

作者: 羽戈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出版年: 2014-7

页数: 208

定价: 38.00

装帧: 精装

丛书: 光明鸟·主见文丛

ISBN: 9787508081625

 

羽戈:皖北人,生于1982年,2004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知名青年学者、作家。撰有《从黄昏起飞》《穿越午夜之门——影像里的爱欲与正义》《百年孤影》《酒罢问君三语》《少年游》等。

 

 

【目录】

 

从戊戌到辛亥:改革与革命的双重变奏

为什么是黎元洪?

谈蒋氏父子

陈布雷:岂有文章觉天下

陈独秀的龙性

重温胡适

喻血轮:伤心最是中原事

吴经熊的乡愁

劝君莫笑沈启无

读史识小录

后记

 

【后记】

 

C君:

 

谢谢你的问候。我不是历史学者,恐怕连历史学的票友都算不上。如你所知,我的专业是法律,根基是文学,转向历史,起因在宪政,中国近代史的写作可谓“曲线救国”,《百年孤影》则是中国宪政史的副产品。我一直想搞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近代中国没有走上宪政之路。遗憾的是,至今尚未找到令我满意的答案。寻找答案的途中,所写如“杨度的帝王术与宪政梦”等,大抵可归于宪政史之列,如“张佩纶:清流之踵”等,则近乎闲笔,因为没有宪政主题的约束,写起来反而更加放纵、肆意,自觉更有意思一些。胡适曾谈起他的思想史写作:“……本意是想把我的中国思想史写成。但写到一个时期,往往被一些问题牵引去做点小考证,这些小考证往往比写通史有趣味得多,于是我就往往入魔了。把写通史的工作忘在脑后,用全力去做考证。”这一节外生枝的经验与心态,我深有同感。如写辛亥革命,对比“从戊戌到辛亥:改革与革命的双重变奏”与“为什么是黎元洪”二文,后者显然平和、自由多了。

说到胡适,想起我与绰号“胡适传人”的林建刚兄聊天,我说你写胡适,是为了还原胡适,呈现胡适被冷酷的政治与历史所遮蔽的一面;相形之下,我写胡适,现实感太重了,几乎都是从现实的基点出发,譬如我对胡适的定位,首先不是学者、思想家、开一代风气的大师,而是公民,胡适的言说,被我称作“公民说”,这样的写作,利弊参半。也许正基于此,我不敢自称研究历史,生怕玷污了历史学的神圣和庄严。我深知自己的软肋,却始终无法摆脱现实感的刺激,故只能试图在现实与历史之间寻找平衡点。就此而言,我信奉胡适所云的“持平”: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方是持平。以及钱穆的提醒:“治史贵能平心持论。深文周纳,于古人无所伤,而于当世学术人心,则流弊实大。”

这些都是一己之感,贵在真诚,仅供参考。至于你让我开书单,题目太大,恕难从命。建议先读两本史纲,如徐中约《中国近代史》、蒋廷黻《中国近代史》、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唐德刚《晚清七十年》等(读这些书,最好能找港台版)。读罢,根据自己的兴趣,再决定深入哪一块。切记,近代史花果飘零,满目疮痍,读来易动肝火、伤心肠,所以读史当如治史,平常心至关重要,不要有过高的奢盼,否则将得不偿失。我相信,等你读通了近代史,最大的收益,未必是找到了什么真理,而是从此不会受骗了。

 

201439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