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事出反常必有妖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安徽省安庆市委书记虞爱华,早已是闻人。今年春天,他曾被学者姚中秋(秋风)公开举报。事由是,他和安庆市长魏晓明,在安庆市强行推动殡葬改革,全面实施火化,一些老人无法接受这项新政,宁可选择在6月1日前以睡棺材等方式自杀,以规避火葬。其实这在河南早有先例,结局更无二致:舆论鼎沸,人心丧尽,主政者横遭千夫所指。由此我记住了虞爱华的名字。

这一回,虞爱华为舆论瞩目,更加戏剧化。他出席活动,发表讲话,竟以一张废弃的日历纸作讲稿,日历纸背面的字迹隐约可见。曝光者系安庆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传科民警朱达志,在其看来,“这可能与他(虞爱华)一贯提倡的厉行节约,提倡机关效能建设有关”。只是,节约到这份上,不免有些反常;吾国还有如此节俭的市委书记,更不免有些反常。

虞爱华此举,让我想起了晚清的两位官员,他们都以节俭著称于世,其一被誉为“天下俭”,名曰李用清;其一被誉为“一国俭”,名曰李嘉乐。天下高于国家,且说李用清。

李用清从原籍起复入京,“徒步三千余里,未雇一车骑,都下闻者,咸大惊怪”,这是他最著名的事迹。还有一例,更见性情。他出任贵州巡抚,夫人生产,竟不雇接生婆,儿子生下了,母亲却死了,仆人购置了一具好棺材,他以为太过浪费,遂令换一具薄棺,须臾,新生儿也死了,仆人准备去买一具小棺材,被他怒斥了一通,于是只好打开夫人的棺木,把儿子放进去,母子合棺。

节俭到这一步,已经不近人情。俗云,爱民如子,他对妻子尚且如此寡情,谈何爱惜百姓呢。因此,李用清虽有贤者之名,却也不乏争议。据江庸《趋庭随笔》,李用清在贵州,“唯知禁人宴会及衣绸缎,廉而不知为政”。还有人以其名作联嘲讽:“形如木偶浑无用,心似淤泥总不清。”“廉而不知为政”云云,正是一些官员的生动写照,除了清廉,他们一无所长,然而仅仅由于清廉,便能博得美名,如此政治伦理,不免有些讽刺。

回头再说虞爱华。以废弃的日历纸当讲稿,似可媲美“天下俭”,不过,虞爱华所遭到的非议,则远过于李用清。彼时,没有人怀疑李用清的节俭,而今,却不乏国人指证虞爱华作秀。证据可谓确凿:在虞爱华身后就坐的诸位官爷面前,都摆了一瓶水,名“觅仙泉”,据说颇为高档,每瓶不低于30元。这么贵的水都敢喝,却拿一张废纸惑人眼目,两相对照,夫复何言?

事出反常必有妖。以此权衡世事,尤其是官场中事,十中八九。

 

2014年7月14日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