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妥协的底线

妥协的底线

妥协的底线

 

 

演员黄海波嫖娼,被处收容教育半年,激起了舆论尤其是法律界的激烈抗议与批判。因为第一,公安机关曝光黄海波嫖娼的相关信息,涉嫌侵权;第二,收容教育制度可谓劳动教养制度的小伙伴,都是违宪产品,如今劳教已经废止,收教依然大行其道,横行于世,那么能否借助黄海波案,把其一举扫入历史的垃圾堆呢?正当公众义愤填膺、磨刀霍霍之际,黄海波却妥协了,他表态“不复议,不上诉,也不希望任何人再借此事炒作”,随后手写声明,“不同意聘请任何律师作为我收容教育一案的诉讼代理人”,遂解除了母亲为他委托的两位律师。

满腔热忱,一心公义,尽付东流。对黄海波此举,有人表示理解,有人不以为然,有人横加痛斥,甚至呼吁从此抵制黄海波的所有影视作品,还有人以农夫和蛇的古典寓言讥讽黄海波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不过,相比农夫直接救活了冻僵的蛇,公众的声援却不曾减轻黄海波所受的处罚,他并未提前获释,而是以一种反讽的方式,使黄海波间接受益:声援黄海波的公众,相当于他的一张底牌,最终,他不是选择出牌,而是弃牌,实现了与公权力的媾和。从这个意义上讲,黄海波的故事,不是对《农夫和蛇》的重复,而是补充;其主题,不止是背叛,还有妥协,或者说苟且。

这样的案例,其实并不鲜见。记得一则旧闻。曾任河南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兼执行局局长的贾九翔,在“双规”期间死亡,其子贾天然聘请律师,以期维护权利,追寻真相。可惜,不出数日,便迫于压力,与律师解约。对此背叛,律师表示谅解,并谴责向贾天然施压的黑手;一些曾声援贾家的公众却难掩失落与愤怒:哀贾天然之不幸,怒贾天然之不争。其中一个理由,十分正大: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焉能妥协,当作买卖?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是自欺欺人,苟且罢了,俟河之清,人寿几何,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不过,批判之前,我们必须正视贾天然、黄海波们的艰难处境、他们所承受的压力与所直面的诱惑。不妨设身处地,换做是你,该当如何。我曾与一些朋友讨论,倘遭禁锢,被施压、刑讯,能够坚持多久。没有人对自己的身体和心理抱有无限信心。肉身的折磨,也许可以苦撑;一旦对方拿妻儿威胁,我可能便承受不了。

所以我从不敢以大义责人,自身不足承当大义,何以苛求他人。我只想谈谈底线。人生自古谁无妥协,谁不曾苟且,然而妥协与苟且,终将有度。我的师兄孙渝律师,这些年来一直在重庆执业,亲历了山城在红黑之间的风云变幻,有感而发,撰文《也曾苟且》,其情也悯,其言也哀:

“人的苟且,很近于一种生存态度,虽失之消极,却别于堕落。与仗义直言比,苟且是卑微的;与摇尾献媚比,苟且是自爱的。倘与助纣为虐比,苟且简直堪称高尚了。我说这些话,无意自表,而是寄望人们客观看待在强人淫威下沉默而驯服的芸芸众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也曾苟且,然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强人的诅咒,对阳光的憧憬,甚至,时不时地,对强人的意志也阳奉阴违,悄然抗争。如果说,围观是一种力量,苟且则是对力量的储蓄。伏草的禀性在于,先低头活下来,复求伸张。”

作者自律甚严,实则“阳奉阴违,悄然抗争”,已经不是苟且,就像谎言遍地,沉默便不是苟且,暴行遍地,袖手便不是苟且。哪怕称之为苟且,却在可谅解、容忍的范围之内。

这正是我所谓的有底线、有分寸的妥协与苟且。具体来讲,底线何在,分寸何谓?据我个人的观感:无论你怎么让步,怎么媾和,怎么认罪,怎么悔过,都不能殃及、伤害他人,尤其是出卖你的同道(这是最低要求,若更进一步,那么你的妥协与苟且,不能败坏你所置身的团体、你所信仰的主义与教义)。要言之,可损己,不可损人。你可以承认自己出轨,承认自己嫖娼,承认自己杀人放火,罪不可赦,甚至连潜伏于灵魂深处达数十年之久的污秽都发掘出来,却不可就此攀附,咬住王二,牵出张三,扯上李四。

譬如说,你曾经跋涉于时代的前列,有一天,你望见前路漫漫,险阻重重,不由心生退意,后退是你的自由,然而,你不能在后退之际,往前行的同志背上泼一盆污水;你是围观杀头的麻木而冷漠的看客,原不指望你拔刀而起,救助被斩首的义士,然而,你不能在围观之际,伸手索取义士之血,回家做成人血馒头。

再说黄海波。重压之下,他选择“不复议,不上诉”,拒绝母亲为他聘请的律师,我们应该理解并尊重,若他愿当维权的勇士,自然值得赞赏,放弃自己的权利,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却也不宜苛责。只是那一句“也不希望任何人再借此事炒作”,言下之意,将此前公众对他的声援与义助,视为炒作,这便如寓言里的蛇一样,反咬了农夫一口。妥协至此,显然打破了底线。无怪一些公众,从同情他转而批判他。

没有底线的妥协与苟且,与导致妥协与苟且的压力一样,都是一种可怖的病毒。不难想见,正如赌博、吸毒、妓女接客,有了第一次堕落,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堕落,有了第一次妥协,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妥协,有了第一次苟且,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苟且,有了第一次助纣为虐,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助纣为虐。一而再再而三,底线越来越低,终将彻底沦陷。原本胁从作恶,后来主动作恶;原本助纣为虐,后来自己竟变成了纣王。

 

2014611

 

供《中国经营报》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