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足球之上,只有足球

足球之上,只有足球

足球之上,只有足球

 

 

马云、宋卫平、许家印,阿里巴巴、绿城、恒大,这场纷纭已久的三角恋,终于柳暗花明。阿里注资12亿元,获得恒大50%股权,马云与许家印喜结连理,宋卫平黯然神伤。

针对此事,我读到两条妙不可言的评论:“杭州绿城已经脱光了衣服等在床上,结果马云翻了广州恒大的牌子。”“看过《水浒传》的人都知道马云为什么投资足球!”

不过,马云对绿城,实在谈不上背叛。他是商人,商人的出发点,始终是利益,投资绿城与投资恒大,哪个能获利、获利更大,连我这样的外行都能轻易判断。何况宋卫平只愿出让49%绿城股份,许家印虽仅仅高出一个点,却足见其坦诚与慷慨。所以,宋卫平批评马云重利忘义,嫌贫爱富,要率两万浙江球迷声讨他“不爱浙江爱美人”,此举并非十分妥当,友朋之义与乡梓之情,都不足以用来绑架商业的走向,甚至,用道德批判市场,本身便不道德。假如宋卫平不敢直视绿城这个坑,那么批判马云的石头,终会砸在自己脚上。

宋卫平身处局中,如此激愤,情有可原。然而他所持的论调,我们并不陌生。我们何尝不曾拿慈善苛求商业,拿公义苛求商人呢。单说足球界,有些球员,从一家俱乐部转会另一家俱乐部,便被斥为“叛徒”、“婊子”,有些球员,更因频繁转会,而被冠以“三姓家奴”之名。事实上,球员转会,正属商业行为,球员兼具商品与商人的角色,只要符合既定规则,双方你情我愿,便无可厚非。我们钦佩绿茵场上的忠诚,譬如马尔蒂尼对AC米兰的忠诚,萨内蒂对国际米兰的忠诚,普约尔和哈维对巴塞罗那的忠诚,吉格斯和斯科尔斯对曼联的忠诚,杰拉德对利物浦的忠诚,这些光辉的姓氏因此成为了足球史上的伟大标杆,然而他们代表的是上限,非常人所能及,我们权衡常人,却在对下限的维护。

我以前说过:“不能以英雄的标尺权衡凡人,正如不能以凡人的心理测度英雄。”亦同此理。

至于马云为什么要投资足球,我不愿妄加揣测。有人拿《水浒传》里的高俅说事,认为马云此举,醉翁之意,不在足球,而在政治,以足球为贡品,结上位者之欢心。我却以为,马云不是傻瓜,纵横江湖数十载,他该知道,种瓜不能得豆,在市场之内耕种,不可求市场之外的果实,商业行为,但凡违背了市场规律,必定得不偿失。足球可与政治结缘,然而政治足球的玩法,古今中西,鲜有成功者,从高太尉到曾执掌AC米兰的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皆可为殷鉴。

正如市场就是市场,足球就是足球。恒大成功的原因之一,即在于对足球本身的尊重。许家印和马云都表示不懂足球,不懂没问题,不懂装懂才有问题。许马二人终究不是朱骏,他们相约不进更衣室,足球场上的事,由里皮说了算,倘如此,恒大前程无量。

对足球而言,政治、商业、国籍、肤色等,皆在其下。足球之上,只有足球。这上下之分,千万不可颠倒,否则将两败俱伤。也许,政治与资本,一度高于足球,寡头曾玩弄足球于股掌之上,不过从长远来看,没有什么力量能够扼杀足球的真谛:美、快乐与自由。它们内在于足球,就像内在于我们的生命。

 

201465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