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制度与德行

制度与德行

 

认识A君以后,我才意识到什么叫嫉恶如仇。这厮虽然近视八百度,对于罪恶,却一贯目光如炬,所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遇见为非作歹的人事,从不吝于批判。他的微博,一年到头火冒三丈、怒气冲天,哪怕谈美食,谈旅游,谈情爱,谈床笫,都像在打仗,每一个汉字都是一颗愤怒的子弹。只是,有时子弹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其自身反而构成了问题。譬如一言不合,他便怒斥对方:“你这个五毛!”其实他何尝不知,他所批判、论争的对象,未必全是五毛。由此,嫉恶如仇变成了嫉仇如恶,但凡他反对的事物,都被预设或判定为恶。

对手往往反唇相讥:“就你这德行,还讲民主呢,连与你相反的意见都容忍不了,动辄便扣帽子、限制评论、甚至拉黑,你若掌握了权力,肯定是一个专制者!”如此反诘,颇能蛊惑人心,A君因此陷入了巨大的争议,名满天下,谤亦随之,爱之者视其为真性情,恶之者则斥其虚伪:他的言行充分证伪了他所发扬的理念。

我不太认同A君的言行。不过,对他的批评,我以为同样无法成立:一个人在野之时,言行是否民主,与他掌权之后,会不会成为专制者,并无必然关系,质言之,专制与否,是一个制度问题,并不取决于权力者的德行,如圣人作为专制者,史上不乏其例,甚至,圣人专制起来,比恶棍还要厉害呢。

我们经常混淆道德与制度的作用。也许,这缘于哺养我们的政治与文化传统。吾国古代的制度,便是以道德为根基;政权的天空,从表面上看,端由权力者的德行来支撑;朝政淆乱,习惯归咎于道德败坏,忠奸之论深入人心,捉坏蛋、抓奸贼的政治把戏,流行至今,实际上,奸臣既是坏制度盛产的果实,同时被迫沦为了坏制度的替罪羊,不是说奸臣不该抓,而是不该将其当作罪魁,倘不祛除制度的恶因,奸臣屡抓而不绝,制度却越来越坏。

以道德混淆制度,不仅贻害古人,还在误导今人。我们天天讲,把权力关进笼子,怎么关呢,通用之道,即利用法律等武器,制造压力,将权力者驱逐入笼;可惜,有些人却期待权力者良心发现,自己主动遁入樊笼。这两条路径,前者寄望于制度的约束,后者寄望于权力者的德行。殊不知,权力者的德行,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伪问题,或者说,权力者有没有道德,未必取决于其自身的修养,而取决于其所受到的压力,当压力重如泰山,权力者若不表现开明、宽容的美德,只能自取灭亡。质言之,押宝于权力者的道德,不啻与虎谋皮,哪怕它行进的目标是法治和宪政,实则南辕北辙。要知道宪政主义的一大预设,便是权力之恶,权力者并无道德可言。

A君的批评,正纠结于这一思维误区。不难想见,假如缺乏制度铁笼的约束,给予权力者广阔天地,A君执政,必定专制,打击异己,毫不手软,这不是A君的德行问题,换做性格温良恭俭让的B君,没有法律的锁链束缚他的手脚,无限权力使其身心膨胀,欲望沸腾,他还不是为所欲为,“我要什么就是什么,我欢喜谁就是谁”?反之,把A君关进不足十平方的法治之笼,连打呵欠、伸懒腰都要碰壁,怎么专制,他胆敢对反对者骂一句脏话,都得接受弹劾。

这方面,最生动的案例,当如小布什。这厮年轻的时候,德行远不如A君,简直就是一个流氓,吹牛、酗酒、吸毒、当逃兵,两次被捕、四次受到交通处罚……倘以那些批评者的逻辑,小布什当总统,风险太大了,美国人民将从此生存于专制的禁锢之下。事实证明,这纯属杞人忧天。小布什执政八年,美国人民自由如故,自由表达之一种,就是骂小布什,编各种段子嘲讽他,尤其是嘲讽他的智商。倘小布什足够专制,这些骂声早该灭绝了,骂人者不是被劳教,就是被自杀。

听说,美国佬常常吹嘘,依他们的制度之完善,哪怕选一个白痴、一根恶棍当总统,国家机器照常运转­——为了证明这不是吹牛,他们把选票投给了小布什。这虽是段子,却足以印证,完善的制度,恶棍执政,都被规制如君子一般。与此相反,当权力不受制衡,权力者将人民关进了笼子,圣徒执政,都会腐化为恶棍。

重申一点:权力与圣徒从来不能兼容,权力者的德行从来不可信赖。

我不是要为A君的言行辩解,他并非不可批评。在我看来,他的问题在于扭曲、割裂了民主的内涵。民主不仅是观念,更是实践;不仅指向政治,更指向生活。先哲说过,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正如自由是一种气质。A君言必称民主,转身便破坏民主,正如一些人左手宣扬自由,右手扼杀自由。他们到底是自由、民主的守护者,还是敌人呢?言行不能合一,知行不幸分裂,至少,不是合格的公民。如果我有选票,绝对不会投给他们。因为法治的建设,虽然不可依赖权力者的德行,却严重依赖公民的德行。

 

20131218

 

供《中国经营报》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