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埋在头条里

埋在头条里

动笔之前,我特地搜索了汪峰老师的生辰,他生于1971年,今年并非本命年,缘何如此流年不利呢?他宣布离婚那天,王菲与李亚鹏离婚;他在演唱会上向章子怡诉衷肠那天,恒大笑傲亚洲之巅;1113日,他发布新专辑《生来彷徨》,当天,杨幂与刘恺威公布婚讯,吴奇隆与刘诗诗公布恋情,蒋欣与叶祖新公布恋情,王珞丹被传订婚,高圆圆被传怀孕……抢戏已不足以解释汪峰的霉运,这分明是排戏的命运之神,故意刁难汪峰。

所以有人劝汪峰,起事之前,先查黄历。话音未落,黄历便遭篡改,称这一天,宜:公布恋情、结婚、订婚、领证、怀孕,忌:发布新歌。

汪峰的歌中,常常感怀命运的无端。有时你不得不相信这玩意。你可以说,汪峰这般遭遇,缘于信息爆炸,娱乐圈从不缺新闻,对明星而言,哪怕作为丑闻的主角,都胜于默默无闻。不过,像1113日这一天,重磅新闻鱼贯雁行,接踵而至,实在罕见。假如汪峰提前一天发布《生来彷徨》,他的对手,就不是吴奇隆和杨幂,而是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与狂砍31分外加准绝杀的林书豪,至少在娱乐版面,还能保证头条。

如今,汪峰上不了头条,不是新闻,却是话题。当话题引爆全民娱乐,“汪峰上不了头条”却成为头条。这才是最吊诡的一幕,汪峰企图消费公众,转瞬之间,反被公众消费,从主体沦为客体,从耍猴人沦为猴子。

话说回来,其实这也是抢占话语权的一种路径。就像一些人,甘愿被万众唾骂,以换取知名度,甘愿牺牲身体与家庭的隐私,以换取曝光率,汪峰承担了被公众嘲讽、鄙夷、编排的代价,却将他的名字成功纳入了貌似举国瞩目的头条。

这一切,应当出乎汪峰的意料。他一直努力塑造中国鲍勃·迪伦的形象,却往往陷入伍迪·艾伦的喜剧。张晓舟曾描述汪峰的分裂:一边批判名利场,一边俨然励志英模,一边自我感动,一边自我怀疑,一边赞美时代,一边痛彻心扉,一边讴歌祖国,一边俯视苍生,一边高唱“信仰在空中飘扬”,一边滑向“信仰在空洞中飘扬”。只是这种分裂,有几分出自汪峰的自发,几分源于时代的扭曲,谁能说清?

正如他与头条的纠葛。他苦心孤诣,冲击头条,最终却以这样一种滑稽的方式进入头条的话语。他不仅没有当成导演,反而被当作道具。谁是真正的导演:公众、媒体、市场?

也许我们更应该问:谁的头条?

观诸这两天的大多报纸,头条显然与汪峰之流无关,而是《公报》及其诠释。这充分说明了头条的本质与主宰。头条的话语权,与公众、市场的关系,远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大。至于汪峰与头条之争,不过是一场虚拟的调情。

有人拿《春天里》嘲笑汪峰: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头条里。事实上,对包括汪峰在内的大多国人而言,埋在头条里,比埋在春天里,还要奢侈。

 

20131113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