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珍爱生命,远离官场

珍爱生命,远离官场

【案,此文作于2月18日,19日读到中新网的新闻:

据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消息,2013年2月17日上午,西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户政与基层基础工作处副处长何胜利从自己五楼办公室窗户坠楼身亡。据何胜利家人和同事反映,其人精神状态不佳,长期失眠,近年来在服用阿普唑仑片、乌灵胶囊等药物治疗。

这是今年第四例。】

 

 

珍爱生命,远离官场

 

 

官员因精神焦虑、抑郁而自杀,如果说以前只是特例,那么近年来,这一黑色名单日渐密集,俨然可称“现象”。

2009年2月,江苏射阳县地税局局长沈忠良自杀;2010年2月,广东省茂名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先进自杀;2010年8月,河北万全县县长王聪著自杀;2010年8月,江苏射阳县纪委监察室副主任戴勇自杀;2010年9月,浙江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童兆洪自杀;2011年2月,山西运城市纪检委副书记、市监察局局长蔡铁刚自杀;2011年4月,江西遂川县县委保密机要局副局长关可平自杀;2011年4月,河南洛阳市公安局纪委书记张广生自杀;2011年11月,农业部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卢永军自杀……

进入2013年以来,短短50天,已经爆发了三例:1月8日,广东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自杀;1月11日,甘肃武威市凉州区法院副院长张万雄自杀;2月17日,四川崇州市反贪局局长柯建国自杀。

这些官员选择自戕的原因,依官方说法,一律是严重神经衰弱或抑郁症。

推论起来,大抵只有两种可能:官场过于压抑,当官容易抑郁,或者,抑郁症只是覆盖在官员尸身之上的遮羞布,自戕另有情由,换言之,他们不是因抑郁而自杀,反是因自杀而抑郁。当然,这第二种可能,起于推测,需要证据支撑,在尚未被确凿论证之前,我们姑且相信官方的说法:抑郁症是导致这些官员自杀的凶手。

需要注意,舆论所聚焦的官员自杀,几乎都属中层,从正科到正厅不等。高官(省部级以上)手握重权,日理万机,想来难得抑郁。最底层的公务员,抑郁的几率应小于中层(大权者无须抑郁,无权者无力抑郁,惟有不大不小的权力者,置身于夹层之中,像夹心饼干中间的那层奶油,压力最大);况且他们纵然因抑郁自杀,未必能引起舆论的关注呢。从这个意义上讲,抑郁症背后同样隐藏了权力的严密等级。

其次,上面所列举的自杀官员,只是随手所检,并未刻意,细究起来,却有一大半从事公检法与纪委工作。这仅仅是巧合么,还是这些行业,因长期处于社会矛盾的风口浪尖,纠结于权力、利益与正义、良心的激烈交战,重压之下,最易抑郁?

到底有多少官员患上了抑郁症呢?我有一位当乡镇干部的朋友,尝笑称自己的工作为“高危行业”,他的许多同僚,下半生不是囚禁于监狱,就是挣扎于苦痛,政治生涯已经压垮了他们的身体尤其是精神。至于他自己,彻夜失眠,轻度抑郁,曾起轻生之念,想到母老子幼,只好作罢。有次他开玩笑说,连遗嘱都写好了,给儿子留下一句话:珍爱生命,远离官场!

耐人寻思的是,当抑郁症像幽灵一样,在官场徘徊,其病根何在:是那些官员病了,还是权力与制度病了?

 

供《珠江晚报》 



推荐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