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穷者如何兼济天下?

穷者如何兼济天下?

穷者如何兼济天下?
  
  
  已经使用了二十年的满屏雪花的黑白电视机正在直播神九升天,老王拖起被城管打折的左腿,从被计生办砸烂的床上站起来,倒满一杯白酒,一瘸一拐,挪到毛主席像前,深情道:主席,中国强大了!强大了!说完,连同热泪,一饮而尽。忽然,强烈的头晕让老王摔倒在地,耳畔隐约传来推土机的轰鸣与老伴的仓皇喊声:老头子快跑,拆迁队来了!
  9.6平方米的地下室出租屋烟雾缭绕,眼中遍布血丝的他已经两天一夜未能入眠。墙上的世界地图画满了红线。他一边喝过期的蒙牛,一边喃喃自语:国家下一步该怎么走?如何突破美国的封锁?如何收复台湾?如何保住钓鱼岛?如何剿灭反华势力?……他的眉头越锁越紧。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有人粗声高喊:开门!警察!查暂住证!
  ——若你常上网,对这两段故事,应该不会太陌生。相应的盗版,更是不计其数。前不久我一时手痒,遂演绎了一个,嘲讽那些反日的壮士,结尾写道:“……半小时前还在一起商量如何发动民众上街抵制日货的好友发来消息:泷泽萝拉的新片有种了,赶紧下载!”
  仿写之时,下笔无比快意。写完后,却不觉可笑,而觉可悲。诚然,我不赞同这些段子之主角的价值观,且尚未沦落至被城管殴打、强拆的凄惶境地,但是,他们所呈现的思维、精神、生活之严重分裂,距离我到底有多远?
  最近的那一刻,只有一公分。假如我把枪口压低一公分,段子的主角就是我自己。
  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分裂呢:在网络世界,满口自由、民主、权利、正义,回到职场、官场,面对上司的压迫和专制,从来不敢抗争,忍看自身的自由、权利被践踏成泥碾作尘,还得强颜欢笑;对“大写的人”——作为概念的人——无比热爱,对小写的人——我们身边的个体的、活生生的人——无比冷漠;对千里之外的灾难怒发冲冠、义愤填膺,对近在咫尺的灾难视而不见,漠不关心;上微博便是勇士,下微博便是懦夫……
  批判首先是自我批判,道德批判尤其如是。让我们扪心自问:你有什么资格嘲笑段子里的老王们呢,也许你与老王的最大区别在于,他冲毛主席像敬酒,你冲自由女神敬酒,他冲国家主义鞠躬,你冲宪政主义鞠躬,然而你们都无法避免被暴虐的公权力强拆的命运,直面横行不法的推土机,你是否敢于践履平日侃侃而谈的观念?若不敢,你就是老王。
  老王代表了一类人,借用古代中国的一个说法,我们称之为“穷者”。古有名训: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此语应出自《孟子》,原文后半句作“达者兼善天下”)。这是儒家的人生观与世界观,据说还混入了道家的成色——不过据我读《庄子》的感受,他对“兼济天下”,似乎有些不以为意。
  大概在十年前,秦晖先生撰文,将此言的语序颠倒过来,曰“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妙手一转,其义焕然一新。达则独善其身,即呼吁达者,大权在握之际,更加要注意权力的自律,决不能借“济天下”之名而滥用权力,压迫穷者。穷则兼济天下,即呼吁穷者要敢于追逐、捍卫自己名下的合法权利,“消极的自由必须以积极的态度来争取,低调的制度必须以高调的人格来创立”,一个人争取他自己的人权,便是在争取所有人的人权,“其身”与“天下”之间,并无一丝隔阂。这个道理,胡适早已讲过: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
  穷者常常遭到讥嘲: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其实操中南海的心,有什么错呢;假如中南海的心,只有达者才能操、才去操,那倒令人忧虑了。问题在于,穷者如何操中南海的心,如何在地沟油与中南海之间建立一种联系,而非分裂?换言之,穷者当然应该兼济天下,天下本来就归他们所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只是,他们如何兼济天下?
  胡适与秦晖,已经给出了答案。天下不在遥远的天涯,不在神秘的宫闱,不在钓鱼岛,不在日货,就在你的地下室、你的暂住证、你路边的小摊,你发热的硬盘。你守住了它们,守住了发光的权利,就守住了天下。否则,你嘴角的地沟油,永难流入中南海;你的天下,不过是一场虚华的春梦。
  对穷者而言,天下不是宏大叙事,而是形而下的权益;天下不是大写的人,而是小写的人;天下不归官员,而归民众;天下不惟权力,而惟权利……穷者兼济天下,必须立足于后者;如果他的眼中只剩下前者,那么非但兼济不了天下,反而被天下所兼并,沦为不甘独善其身的达者的奴隶和炮灰。
  进一步讲,穷者兼济天下的路径,惟有知行合一。严耕望回忆其师钱穆,每悟一理,即身体力行。这不仅是儒家最正大的风范,更是做人、做公民的根本。然而,如段子里的穷者与我们身边的穷者,往往将知与行割裂开来:他们每天抨击体制,却从不错过任何一次公务员考试的机会;他们每天赞颂法治,一旦遇上官司却削尖了脑袋去走法官的后门;他们每天呼吁权利,投票之时却主动选择上级指定的候选人,唯恐落于人后。这样的穷者,不消说兼济天下,就连独善其身,恐怕都无以为之。不知权利而放弃权利,可悲;明知权利而践踏权利,可恶。穷者何以为穷者的答案,便埋在可悲与可恶之间,埋在知与行的裂缝之间。
  
  供《中国经营报》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