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要么养闲汉,要么充门面

要么养闲汉,要么充门面

要么养闲汉,要么充门面
  
  
  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曾采访一家公司,老板和员工,再加上常来公司耀武扬威的老板娘,总计不足十人,却设有十五个部门,一个总经理,四个副总经理,其余如总监、总策划等,多如牛毛。我算了下,大概一个人平均要主管两个部门,头顶三个职务。这样的公司,犹如用一颗老树建万丈高楼,虚有其表,焉能长久?果然,没两年就垮了。
  我原以为,一个蚂蚁大小的门户,挂十块招牌,置二十个部门,只是皮包公司的惯用伎俩。不曾想,政府机关更擅长玩这一手。据《羊城晚报》(8月20日)报道,广州市海珠区的一家居委会,门前挂了27块牌:从常见的“流动人员和出租屋管理服务工作站”、“消防安全委员会”、“工会联合会”、“计划生育协会”,到陌生的“海珠区固本强基工程示范点”——况且这只是高悬于外的招牌,里面则有“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室”、“社区居委服务室”、“流动人口计划生育协会活动室”等。此外,另有一些,塞入角落,锁入箱底,据说数以百计。这个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却只有八人而已。
  居委会不是市政府——哪怕宏大如市政府,何必挂这么多牌子呢?现代社会,行政如审美,以瘦为优,体态过于臃肿,只怕不太受欢迎,还易遭人质疑:这厮好吃懒做,才长这么胖;这厮肚大如鼓,也许全是坏水。所以,为了形象,政府必须瘦身。可惜,如你所见,这些年来,精兵简政,虽挂在权力者嘴边,他们却无暇减肥,而像一些二线女明星那样,忙于丰胸呢。
  一个机关挂数十块牌子,大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养闲汉,要么是充门面。所谓养闲汉,俗称“吃空饷”。有牌子便有机构,有机构便有编制,有编制便有工资。这些编制,常常分给一些近水楼台的官家子弟,无须坐班,只须领薪。这帮人,形同蛀虫,一颗一颗吞噬体制渐渐贫乏的食粮,那些牌子,则扮演了遮羞布的角色。
  所谓充门面,正如我们所谈到的这一例。小小居委会,单单门口就挂了27块牌子,何其威风,何其显赫。不明就里的人,哪里会想到这是居委会,还以为来到了中央机关呢。居委会的门槛,就此抬高了三尺。
  养闲汉的苦果是人浮于事,充门面的苦果是事浮于人:八个人的居委会,居然要承担上百块牌子所对应的工作,其繁重可知。何况,居委会的本职是社区自治,如今却被上级部门分派的行政管理和服务工作压弯了腰,从而沦为政府的办事机构,而扭曲了应有的本分。这其中,有些工作,未尝不可帮忙,至于牌子,则不必高挂。好比你只是一家牛肉面馆,人家叫你挂上如家快捷连锁酒店的牌匾,纵然充了门面,却坏了生意。至于像“海珠区固本强基工程示范点”的牌子,挂满居委会,以我浅薄的智商,只能理解为政绩工程。
  据报道,牌子泛滥一事,惊动了领导,被勒令摘除。居委会只保留“社区居委”、“党支部”等三块。这看起来是好事,不过仅限于看起来。那些摊派下来的行政性事务,依然在压迫居委会这匹孱弱的骆驼。说起来,挂牌子是为了门面,摘牌子同样是为了门面,体内的病情未见得祛除一分,无论是挂牌人还是摘牌人,皆对此视而不见。这吊诡一幕,正是今日中国的真切缩影。
  
  供《新快报》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