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选美何以选出了丑闻?

选美何以选出了丑闻?

  
  这年头选美泛滥,美女贬值的速率已经压倒了人民币。相亲节目常请选美比赛的冠亚军助阵,登台者往往惨不忍睹,还不如我家附近的煎饼西施。有一回我滥竽充数,出席一场时尚party,同去的摄影师提醒我注意邻桌靠窗的姑娘,低声说这是洲际选美比赛的季军,是阿拉一手发掘出来的尤物,我匆匆瞥了一眼,红酒喷出了半口,心想这不是石榴姐吗,怎么从《唐伯虎点秋香》里面跑出来了呢。扭头看摄影师兄弟,那张猥琐的脸异常一本正经,不由暗自怀疑我的审美品位是不是严重落伍于时代。
  前天看到国际小姐中国大赛重庆赛区前三甲的照片,我发现自己的审美品位再次遭遇了严峻挑战。冠军尚可入目,季军的容颜,恍如惊悚电影,令我不得不重审自己的记忆力:我到底有没有在重庆生活了四年,我见过倾国倾城的重庆美女,莫非都是七仙女下凡,后来被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召回了天庭呢。若非如此,这三位佳丽——“佳丽”一词若有灵,请勿见怪——焉能登上三甲宝座,还有脸面代表重庆出战国家甚至国际比赛,这不仅侮辱了重庆人民,还欺骗了国际友人?也许,不但利川要说“我靠重庆”,就连重庆人都要说“我靠”了。
  言辞激烈的质疑者,则认为选美过程存在猫腻,“黑幕”、“潜规则”等说法随即涌上了台面,最狠毒的一句质疑说:这三个姑娘,或者是某些人的精子,或者身体里面有某些人的精子。对此,该赛事重庆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自然极力否认,并举出“七位评委共同评选”的幌子,与“整场赛事公正、公平、公开”的旗号。
  假如只有一两位评委,选出这三甲美女,我们倒可表示理解,毕竟,审美眼光,各有千秋,有人喜欢女王,有人喜欢御姐,有人喜欢萝莉,碰巧那两位爷都是重口味,偏爱季军陶玉洁一款的姑娘呢。然而,七位评委,都好这风味,就像你办公室的七个人,都好吃臭豆腐,都粉李宇春,这概率,比我买彩票中五千万还要小。
  果不其然,新闻曝出后,便有评委挺身说法,称“在评选最终三强的时候受到了一些压力”,对于被操纵的结果,他同样相当失望,认为“她们不能代表重庆美女的形象”。由此,组委会宣称的“三公”即不攻自破。
  选美选出了丑闻,不仅因为最终折桂的那三位佳丽不够漂亮,更是因为,评选的程序丧失了最起码的公正度。作弊而诞生的女王,哪怕艳若桃李,美若天仙,其本身却是一大臭不可当的惊天丑闻。美与丑的界限,有时不是取决于容貌,而是取决于正义的属性。
  我并不认为,“国际小姐”、“中国小姐”等评选,一定要以美貌为重,知识、品行,皆当在考察之列。如果佳丽以后者胜出,其相貌稍逊,未尝不可接纳。只是,不论哪一项选拔,都应该以“三公”为标准,才能赢来公信力和公众的掌声。质言之,选美必须呈现在阳光之下,一旦退入幽暗的密室,那选出的美女,便不配代表一座城市、一个国家,她们的归宿,不是国际的舞台,而是权力者的皇宫——由特权主导的选美,往往与美丽无关,借用宫廷戏里的说法,更适宜称作“选秀”。
  有人总结,在中国,相亲节目看起来像选美,选美节目看起来却像相亲。将此言钞在这里,并非毫无缘由。
  
  供《东方早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