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当“最美女教师”被推上神坛

当“最美女教师”被推上神坛

当“最美女教师”被推上神坛
  
  
  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的“最美女教师”张丽莉,如今正处于一种悲欣交集的悖谬之中。这一面,是接踵而至的荣誉,诸如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教师等,像红色的鲜花一样布满了她受伤的生命。那一面,却是黑色的过往:她在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学执教五年多,尚未拿到正式的教师编制——换言之,她还是临时工——没有医保,月薪仅千元。两相对照,竟有些反讽。
  如果不是基于从车轮之下舍身救人的义举,像张丽莉这样的临时工,恐怕一生一世,都无缘于“全国优秀教师”之流的荣耀。然而,我们愿意相信,在见义勇为之前,张丽莉便是一位优秀的教师,她的爱心与勇气,一直在照耀她脚下的土地(据报道,入校5年,张丽莉先后获得“青年骨干教师”、“教师新秀”、“最受学生喜爱的教师”等称号)。可悲的是,直到灾祸发生,这一点才为权力者所认知。所以这些荣誉,更像是对失去双腿的张丽莉的一种补偿,而非迟到的嘉奖。
  这正是英雄与义人的中国特色的悲剧。我们常常说,没有英雄的时代是一个无比可悲的时代,事实上,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乃是一个更加可悲的时代。不必说代价——在挺身而出的那一刻,张丽莉根本来不及思量更多了,她的眼里只有呆若木鸡或惊慌失措的学生,至于自身的结局,全托天命。我们且说另一点,当她成为举世瞩目的英雄,当她一步一步走向高贵的神坛,她如何直面被歧视、被压迫的过去呢。过去与现在的反差有多大,英雄的心灵分裂的程度就有多大,假如这位英雄不曾被荣誉迷失了眼目的话。
  与其做事后的诸葛亮,不如做事前的臭皮匠。一万本“全国优秀教师”的证书,还不及在张丽莉舍身之前,将她转为正式工,更令她心安,更令她骄傲。我们说迟到的正义就是非正义,那么迟到的荣誉,落在张丽莉身上,毋宁生出了一丝嘲讽的意味。那些庄严的荣光,也许将构成张丽莉的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
  不妨说,这是造神运动的一大病灶。张丽莉不是神,哪怕她奋不顾身,舍己救人,她仍然不是神,然而,此后她却不由自主,被涂上了政治的彩妆,被塑造为道德的楷模,被安置于神龛的中心——这些事,即将发生或者正在发生。造神的宗旨,一来是弥补道德的欠缺,激励散乱的人心,二来,则是一种万代不易的政治传统:将丧事办成喜事,将哀歌写成赞美诗,将灾难开成庆功会,将屠夫的凶残化成烟视媚行的一笑。
  张丽莉的义举,是其个人的光荣,却是整个教育制度的耻辱。权力者的第一反应,不该是授勋,而是羞惭。为什么这样优秀的教师一直是临时工,她的劳动力如此廉价;为什么要设置一道编制的关卡,加深了教师内部的差距与裂痕——所有的教师一律平等,只是有编制的教师比没有编制的教师更加平等?假如这些问题的解答方式,并非正本清源,刮骨疗毒,而是通过给张丽莉颁奖,以掩蔽制度的伤口,那么这些荣誉的重量,将轻如鸿毛;张丽莉最美的反面,是肉食者鄙陋的嘴脸。
  对张丽莉最温暖的致敬与最真挚的祝福,不是视其为神,甚至不是视其为道德英雄与标兵,而是将她从正在构建的神坛之上解放出来,还原为一个食人间烟火的生灵。爱心不该政治化,奉献爱心的张丽莉们更不必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与其发起学习张丽莉的浪潮,将其宏大化,不如将其朴素化,化入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其实我们的心底,都埋藏了一个张丽莉式的种子,只是有些已经发芽,有些还在冬眠。
  
  供搜狐评论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