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三亚败在临时工

三亚败在临时工

三亚败在临时工
  
  
  天价菜单,宰杀游客,三亚风波未平,厦门风波再起。据中国新闻网(2012年2月5日)报道,春节期间,苏州游客丁先生一行七人,在厦门环岛南路半山腰的山海岩海鲜大排档吃晚饭,点了五菜一汤,只有章鱼、金枪鱼、黄金蟹三份海鲜,饭后一算账,竟高达9560元,令丁先生等瞠目结舌。欲理论而不得,只好刷卡买单,然后报警。就连当地的警察都认为,价格有些夸张,在其协调之下,店家退还了丁先生3500元。算了算,这顿饭,还是花了六千多,假如不是公款吃喝,那实在令人心疼。
  宰客之风,遍及五湖四海,并非三亚的专利。且论下手之狠辣,三亚其实不如厦门,以新闻所曝的两单为例,有人在三亚福冠海鲜酒楼用餐,二十多道菜,共消费7997元,其中酸辣土豆丝(中量)57元,肉末四季豆(中量)87元,虎皮尖椒(中量)72元等(见《新京报》2012年2月5日)——这自然是挨宰了,不过,对比游厦门的丁先生,五菜一汤,耗资近万,后者才是货真价实的冤大头呢。
  同样宰客,为什么三亚迎来了批判、讨伐的舆论飓风,沦为过街老鼠,被穷追猛打,甚至有人建言“用脚投票”,从此不再涉足三亚?这则取决于三亚官方对此事的姿态:新闻办谎话连篇,宣传部长叫板挨宰的当事人出来对质等,几乎每一步公关,都是狗屎一般的臭棋,直到三亚的名声臭不可闻之际,市委书记才姗姗来迟,出台致歉。打个三俗的比方,这相当于一个烂人白日当街拉了半天屎,终于闻到了廉耻的气味,道歉犹如匆忙擦屁股,至于屁股是否擦干净,内裤上面沾了多少屎,可惜公众并无检查权。
  相对而言,厦门宰客之善后,那擦屁股的功夫,显然干净利落多了,而且极具中国特色,即使把“厦门”抹去,让外人来猜,都知道必定发生在中国。丁先生报警,警察迅速出警,进行调解;投诉,工商部门称目前已经立案调查。2月1日,该店自觉停业,展开整顿。
  耐人寻味的是店老板的说辞:首先,事发那天,他出差在外,餐厅交由店员打理,对此风波,他并不知情;其次,对口丁先生的点菜员,是一个临时工,已经被辞退。看这说话的口吻,倒不像店老板,而像处长一级的官员。
  在此,我们再次见识了临时工的伟大,他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前天他还在东北暴打小摊贩,昨天则跑到西南伪造公文,今天上午,他在中原,撞人后逃逸,晚上,忽然现身厦门,炮制天价菜单。谁知道呢,当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他将出现在什么地方,经营什么壮举。他就像一个超人,总会在权力者与富人最迫切需要他的时候,身披金甲战衣,脚踏五彩祥云,粉墨登场。
  以前,临时工是公权力的特供,而今,此物已经飞入寻常海鲜排档。这不仅是因为,临时工具有一种万能属性,随叫随到,可以扮演任何角色;更是因为,作为谎言的临时工话语,早已在这个国家蔓延开来,在谎言的酱缸泡久了,你一张口,就是最流行的谎言,而且你说谎,常常不自觉,不由自主,你甚至不需要知道谎言的内涵,便高喊出来。谎言已经融入了你的反射神经,或者,谎言就是你的神经。只要一出事,你的谎言神经便会指挥你麻木的喉咙:临时工!都是临时工惹的祸!
  由此而论,三亚最大的失败,不是道歉晚了,而是没有提前找好临时工。
  
  供《新快报》 



推荐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