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学校不是马戏团

学校不是马戏团

学校不是马戏团
  
  
  2012年的第一桩丑闻,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2011年12月29日,浙江温州市石坦巷小学举行“迎元旦·绿色安全行”主题活动,出席活动的领导包括温州市鹿城区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林宣富,鹿城区政府教育顾问林可夫,市教育局学生处处长李珍阳等。据天气预报,当天有小雨,白天最高温度仅12-14℃。活动开场之时,寒雨纷飞,一群衣着薄衫的学生冒雨起舞,坐在台上观赏节目的领导,或披雨衣,或撑雨伞,在他们背后,有一块五彩缤纷的牌坊,上书“为生命护航”。台下台上,恍如天上与人间,恰成鲜明的对照。
  事发十日后,丑闻才得以曝光,被批评者斥为“让领导先走”的翻版。尽管当事人解释称,当天参加活动的七八百个学生都披上了雨衣;那些跳舞的学生,若穿上雨衣来跳,不太方便,且舞蹈只有三四分钟云云。其言下之意,是舆论放大了丑闻。然而,只要有学生冒雨舞蹈,有领导在伞下观舞,丑闻便足以成其为丑闻。
  1月10日下午,温州市鹿城区教育局及局长、党委书记林宣富就此事公开致歉,并对石坦巷小学校长予以停职检查。此举显然是为堵公众和舆论的嘴巴,可惜其做法不大高明,堵住一个决口,却挖开了另一个更大的决口。我们不禁要问:丑闻的责任人,难道仅仅只有校长一人吗?一同端坐台上,校长乌纱帽被撸,教育局领导却能轻轻一记道歉了事,何况还有一些领导尚未道歉呢?岂能因为一头替罪羊的倒下,就放纵了一群虎狼的逍遥?
  不能放纵,不愿放纵,却不得不放纵,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中国官场生态。那场雨中,台上诸君的伞,不仅是雨伞,还是用权力织成的保护伞。坐在中间的那一位,伞盖如权柄,永远最大,也许等周边的官员都倒了,才能轮到他。所有的官员一律平等,只是有些官员比其他官员更加平等。那位被停职的校长,则属于“其他官员”。他沦为倒霉蛋,未必在于他与丑闻的关系,而在于他头上的保护伞之大小。
  这里我倒想谈谈另一个问题。从1994年12月8日的克拉玛依大火,到2011年12月29日的温州雨中舞蹈,从“让领导先走”到“让领导打伞”,丑闻的背景,却十分相似。前者,是“克拉玛依市教委和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在克拉玛依市友谊馆举办迎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两基’(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评估验收团专场文艺演出活动”,后者,是温州市石坦巷小学举行的“迎元旦·绿色安全行”主题活动。
  我的疑问在于,“两基”评估验收,就评估验收罢了,有必要举行“专场文艺演出”吗;迎元旦也好,绿色安全行也罢,有必要来一段开场舞吗?这般由官方组织的无聊表演,不是画龙点睛,而是画蛇添足,说难听一点,就好比“女体盛”身上的那些花果,看似点缀,实为遮丑。可叹而可悲的是,台上那些领导,居然一脸笑意,似乎乐此不疲,除了体味一种权力施虐的快感,我实在难以想见他们欢悦的原由。
  领导不是不能享乐,然而乐亦有道,寻欢作乐,可去天上人间,看孩子表演,只怕两头不讨好,一句“让领导先走”,还可能丢官罢职,身败名裂,被钉上时代的耻辱柱,被世人戳三生三世的脊梁骨。一向善于制造禁令的教育部,是否可以考虑一下,禁绝这一类穷极无聊的表演秀呢?毕竟,学生不是演员,学校不是马戏团。
  
  供《东方早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