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把每一天都当作世界末日

把每一天都当作世界末日

对一些人而言,《2012》是科幻电影;对另一些人而言,《2012》则是恐怖电影,玛雅文明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像一支箭击中了那些生存于无垠的恐惧之中的地球人的膝盖,配上王勇平那句经典台词:“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你信了,末日就到了。
  木工王明信了。他计划在世界末日降临之前,花光所有积蓄,于是,自2010年春节过后,他不再像往常一样打工挣钱,反而拿出积存多年的11万余元,开始吃喝玩乐。不曾想,2012年还没到,钱就花光了,因不愿出门工作,与女友发生口角,女友携10个月大的女儿离家出走,王木工报假警,被拘留10日,这才幡然悔悟。
  相比之下,王木工还不算最悲剧的人。在哈萨克斯坦,便有人因恐惧末日将至,先杀自己的女友,后自杀。据说欧洲亦有近似案例。王木工只是钱没了,命还在。段子曰: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人死了,钱没花了;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是人活着,钱却没了。王木工不想做“最痛苦的事”,却经历了“最最痛苦的事”。
  十余年前,末日论的流言曾害了一批人。除了美国大卫教的惨剧,我还记得阿根廷的门将罗阿,曾代表阿根廷国家队参加了1998年法国世界杯,因笃信末日论,他在1999年宣布告别足坛,回归故里静候末日来临,可惜末日没来,地球依然自转,醒悟过来的罗阿重返足坛,再也无法找回巅峰状态。阿根廷足球的门将之殇,就此埋下。
  罗阿等人误信末日论,有其宗教原因;王木工误信末日论,则近乎是一个荒唐的玩笑。他连罗兰·艾默里奇导演的《2012》都未看过,而是听工友纷纷传言,说2012年是世界末日,地球与月球相撞,人类毁灭;再加上2009年7月22日的那次日全食,加固了他的恐惧。如此,我们欲替王木工讨一个公道,却不知该将板子打在谁身上。那么多看过《2012》的人,都视世界末日为浮云;而且此片的主旨,是在末日之下英勇求生,其色调是希望之红而非绝望之黑。所以说王木工之破财,实在是活该。
  这个活该的人,只能将板子打上自己的屁股,怪自己文化低,不信科学。这是一个原因,却未必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许多比王木工文化更低、更不知科学为何物的人,为什么没有误信末日论呢?与其说这是知识问题,不如说是心态问题。在中国,圣人不仁,生民多艰,早有一些人,把每一天都当作世界末日,把每一刻都当作此生的最后时光,如此,反倒生出了一种坦荡,一种决绝,把握当下,把握一分一秒。一颗质朴而坚韧的心灵,足以对抗一切末日的恐惧。
  所谓末日,从来就不是一个时间的节点,而是漫无边际的恐惧和绝望。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谨以此言,送给受困于末日论的王木工等人。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