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谁在挖中国的墙脚?

谁在挖中国的墙脚?

他们在挖中国的墙脚
  
  
  今年年中,我去过一趟武汉。记忆犹新的是过长江二桥的时候,的士等红灯,我抬眼望见窗外一排画上了“拆”字的民居,高悬两条横幅,具体写什么,如今已经忘了,只记得大意,一条是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条是反对强拆,誓做钉子户一百年不动摇,它们交织于一处,实在意味深长。再加上飞越精神病院的徐武,这三大社会景观,构成了我对武汉的全部记忆。
  不独武汉,今日中国的几乎所有城市,都沦为遍地狼烟的建筑工地,一边拆迁,一边建设,或者一边建设,一边拆迁,有些高堂广厦,寿命不足十年,便因新来了市领导,需要重新规划形象工程,而化作一地残垣。每一座城市都少不了鼓励拆迁与反抗强拆的宏大标语,拆,与衣食住行一起,成为城市生活的关键词。难怪有人高呼:拆出一个新中国!
  武汉市的2011年度汉字,落在了与“拆”含义相近的“挖”字头上。这是因为,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有一个绰号叫“满城挖”,取其名字之谐音。据报道,在其主政期间,武汉市有5000多个建设工地遍地开花,交通堵塞,到处都是扬尘。阮书记倒也坦荡,当媒体请他选一个汉字,概括这一年的武汉,他便选了“挖”。
  我一直期盼“拆”字能成为中国年度汉字,盼了这些年,却先后迎来“涨”、“被”等代表,今年则颁给了“控”(我本预测为“限”,与“控”同义)。也许,国人已经对“拆”和“挖”习以为常,并不认为它们足以表达这一年来中国的突飞猛进。“拆”和“挖”乃是常态,等哪天不拆、不挖了,我们才可能莫名惊诧。
  其实,我们并不反对拆迁,而是反对无计划的乱拆、非法的强拆。阮书记对武汉“满城挖”,声称“事隔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后,当我们回头看,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会对不住这座城市”。问题在于,已经连任的54岁的他,还能在武汉执政多少年?极有可能的是,五年后他高升或退居二线,新任的书记还要建设新武汉,还要“满城挖”,却非承继他的挖城计划,而换了一种挖法。武汉的土地有多么厚实,武汉的子民有多么坚韧,禁得起这般东挖西拆,挖肉补疮呢?
  换一个角度,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挖”的内涵:“满城挖”不仅是一项工程,还是一笔生意,一种产业,多少地方政府都赖“挖”来大发横财,多少腐败官员都赖“挖”来中饱私囊,所以说,这个“挖”,非但指挖城,更指挖墙脚,有些人,一面号称挖出一个新中国,一面却在挖这个新中国的墙脚,甚至挖到他脚下的土地,挖到他的乌纱帽摇摇欲坠,挥镐的黑手都不肯停止舞动。
  最后要赞一声阮书记,他取了一个好名字,并且敢于拿自己的名字开玩笑。话说上一个令我念念不忘的官员名字之谐音,还是曾在我的家乡阜阳市担任父母官的王怀忠,阜阳人民背地里都喊他“王坏种”。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