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历史也是临时工?

历史也是临时工?

历史也是临时工?
  
  
  今日中国流行“临时工政治”。政府有什么过错,最后都可以推到临时工头上。临时工的战斗力,无所不能;临时工的身份,无所不包。假如最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顶罪,则可归责于暴雨、雷击等,以至有人感慨:原来老天爷也是临时工。
  而今,临时工则多了一种身份,叫“历史”。
  据《京华时报》(12月8日),乐安河下游的江西乐平市9个乡镇40多万人,一直深受污染之害。其中有一个戴村,村里已经有2800多亩地无法耕种,近20年来无一人通过征兵体检,癌症患者有70多人,每年都有四五人因此死亡,且还保持上升趋势。村民感慨:“我们哪里是在喝水,简直就是喝慢性毒药。”经查,污染源乃是上市公司江西铜业集团下属的德兴铜矿等矿山企业。
  对于所造成的危害,德兴铜矿和乐平市环保局则异口同声,将罪责推到了历史头上:德兴早在唐宋年间就有采铜历史,造成污染的原因主要是古代遗弃的采矿通道形成的“老龙废水”,现代企业不应代历史受过。
  这一回,轮到历史女神充当临时工。
  依此逻辑,今日中国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归结为历史问题。道德的崩溃可以推到文革头上,文化的衰微可以推到五四头上,自由民主的贫瘠可以推到儒家头上。甚至有一个段子,将中国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推到了潘金莲头上,其逻辑如下:假如潘金莲不开窗户,就不会遇到西门庆;不遇西门庆,她就不会出轨;她不出轨,武松就不会上梁山;武松不上梁山,方腊就不会被擒,而可取大宋江山;如此,就不会有靖康耻、金兵饮马长江,不会有清朝,不会闭关锁国,不会有鸦片战争和八国联军,中国将是世上唯一超级大国,其他诸侯都是浮云……
  由此可知历史问题往往是一个伪问题。在学者眼里,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在权力者眼里,历史则是一块任人揉捏的橡皮泥。相比小姑娘,橡皮泥的改造空间更大,前者终究难以改变性别,至于后者,只要紧紧握在发烫的权力手里,想捏成什么,就捏成什么。以其作为临时工,比天气还合用,老天爷有时不太听话,橡皮泥则是一个乖宝宝。所以要恭喜德兴铜矿和乐平市环保局,你们为临时工的政治学开创了一个伟大的先例。
  以历史为挡箭牌,就像阿Q说他祖上也曾阔过,都是一种怯懦的表现。德兴铜矿和乐平市环保局根本不敢直面污染的河流与愤怒的民众,故而如鸵鸟一样,将脑袋深深埋进历史的羽翼之中。然而,对现实怯懦,则不配拥有历史。这只庞大的鸵鸟,已经被拔光了羽毛,裸身而立,只是它故意闭上了眼睛,沉浸于夜郎自大的梦里而无法自拔。
  等它梦醒了,也许会发现:将历史当作临时工,到头来,自身却沦为历史的临时工。
  
  供《南方都市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