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华商会的强硬与杨澜的误会

华商会的强硬与杨澜的误会

上周中所写的评论。
  数日过去,有三点进展值得一提:其一是卢俊卿请方舟子出马打假;其二,华商会悬赏百万,追查幕后黑手;其三,其七号公告称:“杨澜等另外3位,经反复查找,均未查到确认回执,无论什么原因,我们都承担100%的责任。”
  
  
  华商会的强硬与杨澜的误会
  
  
  卢美美果然不大同于郭美美。“中非希望工程”之慈善丑闻曝光不久,她和她的父亲卢俊卿,以及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以下简称“华商会”),便迅疾发起反击,公关的“声明”一波接一波,除了《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关于“中非希望工程”事件的公告》,按其预告,将包括《负腐败:还原中非希望工程真相》、《史上第三冤:还原卢星宇》、《揭穿九谎:还原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李逵”捉“李鬼”:还原卢俊卿》等。单从标题、次序来看,可知卢家和华商会深谙公关技巧,或者其后有高人指点。此外,卢家还组织了“中非希望工程事件特别律师团”,请著名律师高子程担任团长。这阵势,岂是郭美美所能比。记得前不久郭美美母女为了挽回落入臭水沟的颜面与声名,上了郎咸平教授主持的访谈节目,不曾想,这二位主角的戏码全被本该是配角的郎教授抢光了,她们牺牲自己,成全了郎教授,正如她们曾牺牲自己,成全了公众对中国红十字会的穷追猛打。
  卢家及华商会如此强硬,不无缘由。骗子可分两种,一种是色厉内荏,一种是有恃无恐。从表面上看,卢家更接近后者。观察华商会的组织结构,总主席外,设有会员代表大会与顾问团;其下分主席、会长、理事长;再下,共有战略合作等12个中心与办公室;再下,共有媒体、基金、学院、俱乐部等29个分支,沦为导火索的中非希望工程正属其中——其规模之庞大,秩序之森严,令人叹为观止。这俨然是一个五脏俱全的商业帝国,只可惜,其中的梁柱大多是空虚的朽木,经不起暴风骤雨的摧折与洗礼。
  其实我十分钦佩卢家的强硬姿态。对于质疑、批评,他们并未选择沉默,当缩头乌龟,高挂免战牌,而是一一修正、回击,甚至向某些媒体悍然宣战。譬如与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合作问题,媒体一曝光,他们就改了口,将世界杰出华商大会的“主办单位”改作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真相越辩越明,此即鲜活例证。
  有一些细节,却是越抹越黑。媒体质疑华商会主办的世界杰出华商大会向出席者收取费用,华商会则表示其只负责公益部分,市场化服务部分,即收费的脏活累活,已经授权于天九儒商投资集团。然而,天九儒商投资集团正系其29个分支之一,它来收费,与华商会亲自收费,有什么差别?这就像一个恶贯满盈的坏蛋在庭上辩解说,我只负责干好事,坏事由我的左手来干,你们惩罚左手好了。壮士断腕,是一种博弈策略,只是有些时候,砍掉一只手,于事无补,因为你的整个身体都坏了。
  据报道,卢家的律师团已经报案,“对严重不负责任,恶意诽谤协会的《南方都市报》的起诉书正在起草之中”。作为一个局外人,我自然希望这场官司能打起来。俗话说,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在中国,一向缺乏“牵出来”的空间,而流行黑箱政治,故常常生出指骡子为马的悲剧。这一次,若能把双方所争执不下的疑点,呈于法庭的阳光之下,分一个黑白,给公众一个交代,不管结局如何,都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此事另一大焦点在于,据华商会介绍,其领导阵容极其强大,共有51位高级顾问、67位副主席、9位经济顾问、3位金融顾问、6位管理顾问、4位科技顾问和13位投资顾问,事发后,涉嫌诸人纷纷表态,如经济顾问厉以宁称,不知此事,从不认识华商会的人;副主席陈光标称,因同为慈善之故,他接受了聘书,期限为2008年10月至2010年10月,“现在已经过期了”。华商会的公告则宣布:“声明与协会无关的6位人中,有两位查到了书面回执,一位查到了邮件回执,还有3位的回执情况正在查找之中。已经查到回执的3位中,都联系了,一位确认是他忘了,另两位未接电话。”——这便陷入了双方各执一词的困境。打破困境,极为简单,只需华商会把这些书面、邮件回执公示出来。谁在说谎,阳光与公众是最公正的裁判。
  卢家和华商会所牵连的顾问、主席之中,有一人是焦点之焦点。此即杨澜女士。中非希望工程官网称杨澜是共同主席,她表示与该机构并无关系。卢俊卿对媒体说:“我想这是个误会。我当时曾经给其丈夫发了短信,希望杨澜能够担任共同主席。我们把简介都寄给了她两次,她都从未提出过异议。”对此,杨澜发表微博,坚称自己是“被主席”,“名誉被盗用而不知情”。这两张嘴,你信哪一个?
  我哪个都不信。我只注意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近年来曝出的慈善丑闻,几乎都少不了杨澜的踪影,不管她是被动牵连,还是主动涉入,她已经成为这局棋里的一个劫。如果说一次“被主席”是误会,那么三五次“被主席”还是误会吗?为什么被误会缠身的不是同样投身慈善的李连杰、姚晨等明星呢,而单单是杨澜?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关乎中国慈善如何破局。
  
  供《中国经营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