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卢美美与郭美美有何不同?

卢美美与郭美美有何不同?

  卢美美与郭美美有何不同?
  
  
  郭美美一波未平,卢美美一波又起。这一波接一波的汹涌,冲击中国慈善的残缺堤防,令其迅速暴露豆腐渣工程的真实面目。
  卢美美自然是绰号,富二代怎会起如此三俗的名字?其本名卢星宇,生于1987年,现任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秘书长、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其父卢俊卿,为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主席、天九儒商投资集团主席、中非希望工程主席。
  卢美美身份之显赫,远胜郭美美,犹如郭美美之妍姿妖艳(哪怕充满了人工的痕迹),远胜卢美美。她的两个高贵头衔,都是十足真金,不像郭美美拿来显摆的“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纯属子虚乌有,好似花250元从地摊买来的LV,乃是干爸骗干女儿开心的一个噱头。
  然而,这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却因为与中国慈善的暧昧关系,被迫走上了同一条贼船,此船名“美美号”,已经扬帆起航,开往黄金帝国。
  
  华商会只是一张牌
  
  卢美美之贾祸,起因于“中非希望工程”。此事另有一背景,即从6月中旬开始,北京市已经陆续关停了20多所打工子弟学校。人们批判此举的同时,却发现“中非希望工程”宣称将在10年内为非洲捐建1000所希望小学。这实在是中国特色的一幕写真:不顾自家人之饥寒交迫、食不果腹,却对千里之外的蛮夷慷慨解囊,送上大饼油条;把希望的火焰烧到了荒古的非洲,然而脚下的土地、国人的眼神,正疯狂生长冰冷的怨望乃至怨毒。这般行善,说白了,就是割自己孩子的肉,饲养远方的鹰,九月鹰飞,孩子空余一身嶙峋的白骨。慈善背后,分明是“吃人”二字。
  继续深挖,24岁的卢星宇,这位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便浮出水面。首当质疑,此女年纪轻轻,缘何出任高位,这背后有什么特权传承、腐败交易;其次,“中非希望工程”到底是什么玩意?再一挖,发现该工程系中国青少年基金会(青基会)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华商会)联合运营。这华商会主席,乃是卢俊卿。卢美美是他的千金,在其旗下当一个执行主席兼秘书长,倒也顺理成章。
  此刻,焦点已经不再局限于青春的卢美美,而指向“中非希望工程”的前世今生。从名目上看,这是慈善团体。它的家长,青基会是公募基金,没问题,问题则出在华商会身上。据报道,华商会不是非营利性组织(卢俊卿称华商会“是一个公益的非营利的平台”,已经被证伪),而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有限公司(2005年),民政部并无备案。其资金来源依赖于“会员费”。
  挖到这一步,真相的轮廓足以大白于天下。与郭美美所激起的第一波一模一样,这两波的本质,都是将慈善当成生意来做,本不该涉足商业之河,不该以营利为己任的中国红十字会、青基会,暗地里或者明目张胆牵起了华商会们的招财手,生出了“中非希望工程”这样的怪胎,以其为载体,进行寻租与洗钱。由此而言,所谓“中非希望工程”,只有“工程”一说名副其实,“希望”被一片灰色的阴霾所掩蔽,权力的硕鼠们在黑暗之中将黄金与美色悉数打包,借中非之旅,托运至海外的私人账户。
  青基会与华商会是合作关系,只是,铁打的青基会,流水的华商会,后者随时可以置换为其它公司,它只是前者手里的一张牌。而今,这张牌不小心走了光,只怕要弃子。卢氏妇女嘴再硬,再“问心无愧”,窥其肚腹,肠子都要悔青了。
  我好奇的是,青基会是不是一张牌呢?谁的牌?
  
  卢美美不同于郭美美
  
  其实,这事不能完全委罪于在微博显摆、炫富的卢美美。俗话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捉。青基会抽老千,明修慈善之栈道,暗度发财之陈仓,迟早要擦枪走火。也许其屁股之下,不止一个华商会呢。
  只可惜,华商会及卢美美被顶上了枪口。用教科书上的话讲,历史选择了华商会;用我最喜欢的表达,人民需要卢美美。
  前不久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为什么要感谢郭美美”——这自然是一种反讽。那么要不要感谢卢美美呢?在我看来,这二美还是有一些不同。
  《东方早报》(2011年8月19日)采访卢美美,问她:“不担心成第二个郭美美?”卢回答:“不会,我是真认真,跟郭美美不同。”——我认同她的否定,却不能认同她否定的原由。她与郭美美的不同,岂是一个“认真”所能了事?
  她们的确大不相同。网友说,郭美美是一副水性杨花的二奶相;出身豪门、毕业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传媒专业的卢美美,端庄而凝重,看起来像是地方政府的团委书记。郭美美接受郎咸平的访谈,几乎语无伦次;卢美美答媒体问,自信、善辩而不失礼节,譬如她分析自己为什么挨骂,总结了三点原因:公众的仇富心态、对慈善缺乏信任,以及北京关停打工子弟学校——皆深中肯綮。当然,她遗漏了最重要的原因:慈善买卖。她一口咬定所做的慈善是真慈善,“百分之一百零一的慈善”,“我们公司都是在贴钱做慈善,我再次强调,没有从中报销过一分钱”。换作郭美美,也许早就认错了。
  这两位千夫所指的“美美”,除了一同作为导火索,引爆慈善丑闻的火山,她们在慈善迷局之中所扮演的角色,完全是两种脸谱。郭美美本身并未涉足慈善买卖,她只是在享受腐败的成果;卢美美则投身其中,并担任重要工程的负责人。我们捐给受难者的钱物,最终变成了郭美美的爱马仕和玛莎拉蒂跑车,这一“变”的过程,则由卢美美所操纵。质言之,郭美美只是卢美美掌上的玩物——这是她们的最大差别。
  
  供经济观察网:http://www.eeo.com.cn/2011/0820/209278.shtml



推荐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