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艳照时代,官员何为?

艳照时代,官员何为?

艳照时代,官员何为?
  
  
  网谚云:“新时代有四大害:丰田车的底盘,开发商的楼盘,股市的大盘,前男友的硬盘。”——“前男友的硬盘”之杀伤力能与前三者相提并论,盖因其是“艳照门”(包含性爱视频,此文一律统称为“艳照”)的策源地。这两年但凡有艳照曝光,女士们一概委罪于前男友藏污纳垢,疯狂报复,以博取公众廉价的同情,为洗白自身找一种清洁剂。其实“前男友”云云,大多时候都是一个遮人眼目的幌子,故意曝光艳照者,有时是现任男友,有时干脆就是她们自己。当然,如陈冠希之流,的确不曾辜负“前男友”之恶名,其对钟欣桐们的伤害,远远超出了丰田车的底盘。
  而今,硬盘前面的修饰词,已经不再局限于“前男友”,还包括二奶、妓女、行贿者、记者、公众等;最惧怕硬盘的一类人,不是女明星,而是官员与富豪。以近来的新闻为例。有人在昆明某洗浴中心捡到一个U盘,发现其中储存了数段自拍的淫乱视频,根据U盘里的其它文件,推测其主人应是昆明发改委的一位官员,网上一曝光,此推测便牢牢坐实了——8月2日,昆明市发改委确认,男主角正是昆明市发改委收费管理处副处长成建军。不过成处长坚称艳照系PS。他是被陷害的忠良。8月3日,昆明市警方检验认定,艳照确为合成品。为了保护官员,成处长已经被调职——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正多了一个生动的案例。
  同样在8月2日,有人在网上曝光,发出四张在宾馆拍摄的艳照,片中男女正上演肉搏战,据称,艳照之女主角为河南洛阳市一个郊县的下岗女工,男主角为汝阳县人大主任,该官员以介绍工作为诱饵,借机猎以渔色,此后似未兑现承诺,故自认是受害者的该女主动曝光。8月3日,经洛阳市纪委查证,艳照中人并非汝阳县人大主任马占标,而是汝阳县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田汉文,汝阳县委已经对其停职调查。
  这两则新闻接踵而至,绝非巧合。事实上,官员的“艳照门”及“微博直播开房”等丑闻,从来就不曾中断生产。这里可分两种,一种是亲历亲为的情色交易,另一种则是合成艳照,敲诈官员。后者的戏剧性往往并不弱于前者。一个来自湖南的诈骗团伙,先从网上搜索地方党政干部的资料和照片,然后利用电脑合成“艳照”,再将“艳照”与敲诈信件一同寄给敲诈对象。不曾想,短短一个月,竟收到合肥市某局副局长等五位官员汇来的33万元。战果之丰,令人瞠目。若非快速案发,我很看好此数额扩大至三位数。
  一面是官员艳照频频曝光,一面是利用(合成)艳照敲诈官员而屡试不爽,两者互相印证,相互成就,构成了中国官场最荒诞的图景。中国官员的贪婪与凶残程度,已经当惊世界殊,他们与艳照的肉欲叙事,则呈现了其无与伦比的腐化、空虚与恐惧。如果说车模兽兽等拍摄艳照,是为成名而不择手段;有些女人与官员上床,拍照留念,是为了防止事后官员不能落实腐败的约定;那么官员自拍艳照,所为何来呢?
  这自然不能一概而论。不过我想说一则逸闻,作为参照。前不久,河南开封市委组织部长李森林被双规,爆出一端丑事,此官阅女无数,且有一怪癖,喜欢收集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女性下体之毛,多年来共积攒了300多份,并以颜色、粗幼细分,打算制成毛笔。李森林因此被誉为“阴毛部长”。既然有了阴毛部长,为什么不能有“自拍处长”、“裸聊主任”呢,这都是权力极端化的一种病态的表现。
  我所谓的“艳照时代”,并不是针对官员而论。艳照在中国的肆虐,已经成其为一种时尚,一种文化,这背后,则是道德与欲望、审美与商业、隐私与权力的艰难博弈。至于它是不是一种病,我说不好,不过,这个国家实实在在是病了。
  从官员与艳照的亲密关系,以及他们在艳照时代所扮演的丰富角色来看,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们本身就是病毒之一种。为什么有那么多官员对拍摄与被拍摄艳照趋之若鹜、甘之若饴,为什么有那么多官员收到艳照的敲诈便如惊弓之鸟,立即汇款了事?前者验证了公权力的自大与颟顸,后者验证了公权力的胆怯与脆弱。两者貌似矛盾,实则正是中国政治生态最真切的写照。
  艳照时代,官员何为?最直接的答案,不是有所为,而是有所不为:权力自宫与精神自律并举,对艳照的载体退避三舍,对眼前的摄像机敬畏三分。假如官员不能驯服自己的权力欲与性欲,就怪不得他人的相机与硬盘。网言道:我最爱的人,藏在硬盘里。其实潜伏于硬盘的赤身裸体的官员,永远都是公众与舆论的至爱。
  
  供《中国经营报》 1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