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为什么要感谢郭美美?

为什么要感谢郭美美?

此文作于7月6日。后一天,郭美美发了一条新浪微博,其内容为:“【某一瞬间,你曾经有过哪些念头?】突然想哭;突然想吃雪糕;突然想到某个地方去:突然想喝醉:突然想一个人;突然想睡一觉;突然想死;突然想大喊;突然想离家出走;突然想失忆。”
  
  
  为什么要感谢郭美美?
  
  
  2011年已经过去了半年。如果让我评选这半年来最牛的话语,我会投票给何兵教授,他对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生所说的那番话,呈现了这个荒诞时代最深刻的本质;如果让我评选这半年来最具中国特色的人物,我会在药家鑫与王功权的名字之上犹疑十秒钟,然后决然把票投给原名郭美玲的郭美美。
  1991年出生的湖南女孩郭美美,这二十年来所走的路,与许多一头扎进了虚无缥缈的明星梦而无法自拔的美少女并无差异。她参加歌唱比赛,做过平面模特、形象代言,在影视剧里跑过龙套。仅凭这些贫乏的经历,她的知名度,恐怕还不及如今之万一;更别提住大别墅,开玛莎拉蒂,吃oslim90,挎爱马仕,而且有十几个之多——她能在二十岁的年纪实现大多人毕其一生都不可及的辉煌,自然是不走寻常路的结果。
  你认为是邪路,她认为是捷径。你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她愿意坐在宝马车里哭。郭美美哭了吗?至少在炫富悲剧发生之前,她一直在笑,志得意满,快乐无极限。不要高估快乐的意义,快乐就是那么简单,快乐就是物质,就是虚荣,就是千娇百媚换来的一个响指,就是用高科技杀死时光的摧残。重新组装的郭美美之肉身,是这种快乐的唯一载体。只是消费其身体的那双黑手,至今还是一个谜。这个谜何时公之于众,公众对郭美美的发掘就何时停止。
  郭美美最大的悲剧,在于闯入了一个她也许并不怎么知情的巨大阴谋。换作刘美美,她的打包消费者是房地产大鳄;王美美,她的打包消费者是著名文化商人……那么悲剧是否还能成其为悲剧,其成色是否依然深不可测?富有不是罪恶,炫富令人生厌,却也不是罪恶,问题是,你的财产从何而来。当人间世的善心,化作腐败者的恶行,当我们一分一毫辛苦捐出的善款,化作郭美美们的玛莎拉蒂和爱马仕,当我们对慈善的激情与虔敬,化作慈善机构用来取悦美人的名号,郭美美的悲剧,就被迫捆绑于更大的悲剧之上。她是施害者,也是受害者,她是绑匪,也是刀俎之上的肉票。
  这不是要为郭美美辩护,惟愿指出一点残酷的事实。郭美美就像一座矿,被投资者与公众一同发掘,双方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当他们找到了志在必得的矿藏,此矿的存在便丧失了意义。你未唱罢我就要登场的公共空间,中国红十字会出面辟谣,被怀疑与郭美美有染的诸公司出面辟谣,辟谣随即被公众反击,质疑依旧如潮涌至,却有一个声音无奈缺席。丑闻爆发至今,近二十日,郭美美只是在被媒体围追堵截之时说了一句“你们不要这么搞笑”,便再无几许声息。她本来是最不该沉默的那个人。是她不愿开口,还是被迫不能开口呢——谁封住了她的嘴巴?郭美美可恨、可恶的背后,正有可怜、可悲的一面。
  憎恨也好,同情也罢,无论是何态度,都无法掩盖郭美美作为开瓶器的功用,她于不经意间,用自己的声名,开启了中国慈善尘封多年的惊天丑闻,挖开了官办慈善呈鱼烂之状的五脏六腑。也许你早已晓得,慈善这瓶酒,曾被污水稀释,曾被鼠辈偷喝,甚至连其商标都被作恶者偷梁换柱,但是还有一些人犹在梦中,或者甘愿做骗子身边的傻瓜,还有一些累累恶迹,迫于莫名的压力,无法曝光于皇皇天日之下。郭美美激起的情色加政治的连环丑闻,以一种激烈而尖锐的方式,将慈善之瓶打开,乃至将瓶子打碎了,那一地脏水,像被污染的眼泪,像掺入了三聚氰胺的牛奶。假如不是郭美美,慈善之核的重大爆裂,也许还要等一段时间,抑或三五年。
  郭美美代表了一种中国特色的反击罪恶的斗争形式:身为作恶者的帮凶、傀儡与玩物,最终却成为摧毁作恶者的利器。郭美美的同志,包括争风吃醋的腐败者之二奶、情妇,冷落成泥碾作尘的腐败者之夫人,为非作歹的腐败者之家人等。这其中,尤以情妇反击战最为硝烟弥散。由此生出一个十分形象的说法,叫“情妇起义”。我们不能一言论定,这种现象到底是好是坏是善是恶,因为人世间诸多事宜,不能以好坏善恶论之。在此,我们只须认识到一点:中国之恶,无处不在,已经到了满盈的状态,已经到了擦枪即走火的临界点,随时都可能崩盘、爆破。至于爆破手为何,是十月围城还是祸起萧墙,是有心栽花还是无心插柳,其实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有人扮演了那爆破手的角色。
  我们感谢郭美美,自然不是感谢她的恶行,而是感谢她作为那一颗石子:切斯拉夫·米沃什说,雪崩的形成,有赖于滚落的石子翻了个身。中国历来不缺雪崩,独缺石子。
  
  供《中国经营报》 



推荐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