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当慈善成为一种生意

当慈善成为一种生意

 

当慈善成为一笔生意

 

 

从面相上看,陈光标这个人,或为大忠,或为大奸。他的声名,同样趋向两个极端,爱之者欲其永生,恨我者欲其万死。“中国首善”的荣耀之光,照在某些人眼中,如冬末的艳阳一般温煦,在另一些人看来,却是无比刺眼的被红色糖纸包裹的谎言,其实质乃是“中国第一伪善”。

对于陈光标的高调行善、“暴力慈善”云云,我从无非议。因为慈善的关节点并不在于行善者的调门:高调也好,低调也罢,有了道德快感就要喊破喉咙令举世皆知,与捐出千万英镑依然澹泊明志宁静致远,从本质上讲,实无高下之分,这就像有人喜欢一掷千金,有人喜欢精打细算,有人喜欢朱门酒肉,有人喜欢清汤寡水。我们可能看不惯前一种行径,甚至十分厌恶其趾高气扬、睥睨天下的自大姿态,却也不能说,这是一种错误。我们审视陈光标式的慈善秀,重心应落在前二字,而非后一字,他在作秀的同时,能完成善举,便是无量功德,值得家传户颂,因为作秀只是果皮,慈善才是果肉。过于注重果皮的色泽而任由果肉糜烂不堪,在这块慈善精神极难扎根的黄土壤,无疑是一种短视行为。

陈光标之引起激烈批判,当不在其大作慈善秀,而在其种种伪善之举。《中国经营报》以《中国“首善”陈光标之谜》为题对陈氏的伪善进行指证,陈光标则回应称“报道98%不属实”。双方各执一词,几不可解。这就需要读者根据自己的智识和理性作出独立判断。

就我的判断,说陈光标诈捐,也许持论过苛。但据双方交锋记录,有一点可以确认,陈光标常常将与他人合捐的功劳据为己有;此外,他胪列自己的慈善成绩单,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写错受捐赠的对象和机构,如果说把“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缩写为“中国人权基金会”还情有可原,那么将“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写成“中国青年基金会”(二者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就有些说不过去;他甚至还将前年的善款计入去年的名下——这些记录本当载入青史,流芳百世,陈光标何以如此粗心大意、鱼目混珠呢,这就让我等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世事的人,不免要质疑他的居心之叵测。

在我看来,陈光标最大的问题,在于对慈善的利用,将其作为一种隐形的经济和政治投资,以博取更大的利益。对此,有人会辩解道,陈光标的行为,相当于滚慈善的雪球,他把慈善当作生意来经营,但他所赚的钱,全都再投入慈善,如此,慈善的雪球就越滚越大,越滚越远。这难道不是一种伟大的善举吗?

事实上,这和慈善秀不同,慈善秀的核心依然是慈善,只要你的作秀不至伤害受难者,就不至伤害慈善的真义。可是,一旦当慈善成为了生意(按吕不韦的说法,政治也是一笔生意),慈善的面目就将被改写,慈善的血液就将被污染。慈善自然不能回避利益,利益却可以反过来吞噬慈善。慈善的经济化,必将导致慈善者沦为惟利润马首是瞻的资本家。身怀利器,杀心四起,利润正是最锋锐的利器。如马克思所言:“如果有20%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投资慈善所生出的利润,有时何止是300%?

《中国“首善”陈光标之谜》举了一例,陈光标未予异议,姑且视为默认。2010年9月18日,江苏泗洪县(陈光标家乡)化工厂整体资产拍卖,底价为2450万元,该项目为江苏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景标(陈光标之弟)竞购成功,价格为2020万元,随后,陈景标即以2700万的价格将此转给了浙江某公司。据报道,此次拍卖乃是出于地方政府干预,并非市场行为,故虽有多人参与,举牌者唯陈景标一人。

我们暂且假设,陈光标及黄埔公司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行善,所赚差价680万元将全部投入继往开来的慈善事业,然而,哪怕实体正义,其程序并不正义。他利用与地方政府的良好关系,打破了公正至上的市场规则,将拍卖会变成了走过场式的马戏表演。严格说来,这本是一种违法行为,应受严惩不贷。慈善再大,大不过法治。可以想见,在法治中国的征途之上,陈光标左手慈善,右手违法,纵然他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其肉身与精神终究难逃被车裂的厄运。

况乎,这唾手可得的680万,是否全盘用于慈善,还是一个疑问。一方面,陈光标被指诈捐,另一方面,则被指为徇私。早在《中国经营报》报道以前就有媒体曝光,陈光标为家乡捐赠的两大公益项目(占地30多亩的老年人活动中心与占地20余亩的大型农贸市场),产权归其弟,租金归其父,所以被人质疑“这两期项目名义上为‘捐赠’,实为投资”。

生意可以成为慈善,慈善却不可成为生意。因为当慈善事业被卷入利益的漩涡,终将无法自拔,而为利益所左右。利益滚雪球,终点只可能是利益,而非慈善。质言之,与权力一样,利益就是魔戒,不论慈善家的道德修为有多高,定力有多强,若他被魔戒套牢,却与普通人一样,终难逃恶的蛊惑与癫狂。

自然,陈光标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罪与罚背后,乃是中国慈善制度的罪与罚:他被批评为“暴力慈善”,然而这种暴力,怎比某些机构募捐善款之时的强行摊派?他将慈善做成了生意,那些公权力所扶植的冠冕堂皇的公募基金何尝不是如此?

 

供《中国经营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