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3年12月05日 09:23

当想象吞没了真相

当想象吞没了真相

 

 

所谓真相,一再与我们的想象背道而驰。

最初,真相是女子碰瓷。这位东北口音的中年妇女从骑车的老外身边经过,突然摔倒,老外好心扶她,却被诬为肇事者。且看极富现场感的新闻叙事:“外国小伙大惊失色,却被女子死死拖住”,“事故造成现场交通拥堵一个多小时,女子多次瘫软抽搐,坚称被外国小伙撞倒并让其负责,外国小伙被急哭”——这样的描述,令读者身临其境,不由不信——随后去医院,经检查...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12:25

世道人心何所医?

【这是上周所撰的一则评论。今天读新闻,连助人为乐的老外都沦为讹诈的对象,这世道,这人心!】

 

 

世道人心何所医?

 

 

北京的新闻,却得从四川达州说起。

此刻,达州的那则旧闻,或者说丑闻,尚未完全冷却。今年615日,达州城区正南花园附近,一位蒋姓老太婆摔倒在地,向周围正在玩耍的三个孩子求助,孩子们跑来扶她,不想反遭诬陷,被指为肇事者,索赔医药费。司法调解一味捣糨糊,让助人为乐的三...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6日 09:45

土豪之争:人心与社会的分裂

【《深圳特区报》的一个访谈,此系原稿。】

 

 

记者:屌丝是自嘲,土豪更像是他嘲。一段时间以来,土豪为何会成为流行语?

 

答:这可以归结于国人对富人的态度。自古以来,中国便有嘲讽富贵的传统。对富的嘲讽,可分两种,一是嘲讽为富不仁,二是嘲讽为富不雅。所谓为富不雅,即虽然富甲一方,却粗鄙无文,这种人,以前谓之暴发户,现在就是土豪。其实不管它叫什么,对其的嘲讽从未断绝。看看现在的段子,被编排最多...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2日 09:36

法治才是信访的解药

【前日为《东方早报》所撰社论,此系原稿。】 

 

信访制度一向与劳教制度并称。如今,劳教被废除,形单影只的信访再次成为焦点。

20131115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改革信访工作制度,实行网上受理信访制度,健全及时就地解决群众合理诉求机制。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值得注意的是,信访改革,被置入“创新社会治理体制”一节,而非...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19日 09:23

土豪:一个词语背后的社会变迁

 

前不久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对方开口便喊我“土豪”。我一惊,山寨手机差点摔在地上,眼前迅速浮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杀气腾腾的标语,与垂头丧气的土豪被批斗、枪决的革命画面……转念一想,我这样的穷鬼,怎么配称土豪呢,兄弟你是不是弄错了?他哈哈大笑:你这土鳖,竟然不知土豪是时下的流行语!

眨眼之间,我就从土豪沦为土鳖。

上网一看,“土豪”之火,似不亚于此前的“表哥”、“屌丝”、“高富帅”等。它...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15日 07:41

请政治走开,让足球回归足球

 

亚洲之巅,两番苦战,两场平局,恒大却笑到了最后。举国欣喜若狂,这是中国足球期盼已久的盛宴。对此,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先生认为,这场胜利,不仅是“职业化的胜利”,“归根结底,属于祖国的胜利”。不难想见,这样的宏论,在被斥为“民粹主义”的公共空间,会迎来怎样的笑骂。

不必否认足球与国家的关系。足球没有国界,踢足球的人却有国籍。天河体育场国旗飞扬,国歌激昂,可见这一场胜利,国家的形象并未缺席。只是,...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14日 09:47

埋在头条里

动笔之前,我特地搜索了汪峰老师的生辰,他生于1971年,今年并非本命年,缘何如此流年不利呢?他宣布离婚那天,王菲与李亚鹏离婚;他在演唱会上向章子怡诉衷肠那天,恒大笑傲亚洲之巅;1113日,他发布新专辑《生来彷徨》,当天,杨幂与刘恺威公布婚讯,吴奇隆与刘诗诗公布恋情,蒋欣与叶祖新公布恋情,王珞丹被传订婚,高圆圆被传怀孕……抢戏已不足以解释汪峰的霉运,这分明是排戏的命运之神,故意刁难汪峰。

所以有人劝汪峰...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12日 09:07

每天都是光棍节

 

诸如光棍节(1111日)这样的节日,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段子。今年看到的最佳段子当是:

“温馨提示:双十一当天,请各位男士注意了,起床第一件事是打开老婆的支付宝和网银,连续输入三次错误再去上班,切记!不要问我是谁,我的名字是雷锋!”

段子到此结束,自然难称最佳。见招拆招,好玩的还在后面:

“各位女士注意,双十一当天,如果你起床打开购物网站,采购完毕准备支付,发现自己的支付宝和网银已被你家贼...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5日 09:04

索多玛城的批判

【此文系笑蜀《从新快报事件看索多玛之城的法治之路》读后感。】

 

 

 

 

 

 

常见人将今日中国比作索多玛城。索多玛(Sodom)典出《圣经》,与蛾摩拉一道,罪恶深重,为耶和华所闻,有意毁之。亚伯拉罕向他求情: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要把它剿灭,不因这些义人而饶了那地方吗?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耶和华终于答应,只要能找出十个义人,他就不毁那城。结果,耶和华所派的两位天使一去,所见义人,唯有罗得,...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31日 08:41

说民粹

 

 

如今,民粹与民粹主义已经沦为一种“批判的武器”,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竞相使用。互联网上的汹涌民声,被官方的喉舌斥之为“网络民粹主义”,并暗指它被“新崛起的网络精英”裹挟,用来“宣扬自由主义价值观”。民间认为,官方所发起的一些群众运动,以打黑、杀富、排外为呼召,煽动淤积在民众心底的怨念与仇恨,冲击法律,报复社会,则不无民粹之嫌;然而官方本身并不是民粹,只是在利用民粹而已。这两种批判,殊途而同归...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8日 09:10

一个检察官的坚守与决裂

俗话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当官不能守正义,不如回家去种地。这后半句,在检察官张旭民身上应验了。尽管严格来讲,检察官不是官,其所对应的行政级别,犹如蛇足;张旭民的辞官(提前退休),与正义的关系,说近也近,说远也远。

据《时代周报》(10月24日),2013年8月26日,张旭民向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政治部递交辞职报告,9月29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开会,“决定免去山西省劳动模范、一等功荣立者、检察荣誉勋章...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4日 08:40

精武文化今何在,世间再无霍元甲

2013年10月21日,上海市虹口体育馆正式更名为精武体育馆。一段尘封的历史重被打开。

1910年7月7日,黄面虎霍元甲与武术界同仁在上海创立了中国精武体操会(1916年更名为精武体育会),会址设在闸北旱桥以西王家宅,以体、智、德三育为宗旨,倡导“爱国、修身、正义、助人”。可惜,是年9月14日,霍元甲壮志未酬身先死,死因成谜,至今众说纷纭。

此后百年,精武体育会几经沉浮,巅峰时期,海内外精武分会达43处,会员逾40万之...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7日 08:45

读刀尔登

【这些年读刀公尔登,颇有所得。随感如东鳞西爪,现汇编一文,彼此之间并非全无干系。】

 

 

读刀尔登

 

 

治史贵能平心持论。深文周纳,于古人无所伤,而于当世学术人心,则流弊实大。

——钱穆

 

至于我的书,遗憾的是不能每出一本书就换一个笔名;若能每一次重新开始,我会觉得更自由。

——卡尔维诺《巴黎隐士》

 

《中国好人》,刀尔登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092月第一版

《七日谈:字母表,...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4日 08:37

爱国的喜剧

 

去年此季,央视向国人发问:“你幸福吗?”其立意,自是正剧,结果却拍成了喜剧,这个群嘲的时代,具有一种能将世间万物喜剧化的魔力。颇有一些问答,成就了脍炙人口的段子。最著名的那则,当是在山西太原,记者问一位貌似孙海英的务工人员:“您幸福吗?”答:“我姓曾。”

年年岁岁花相似。今年提问的主题,虽从“幸福”升级为“爱国”,答案还是原来的味道。问:什么是爱国?有人答:爱国就是扶老奶奶过街;有人答,爱国...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1日 09:10

为什么是富士康?

 

 

学校与企业合作,安排学生实习,自是寻常,无须惊诧。只是像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与富士康科技集团(烟台)工业园这样的合作(见《东方早报》2013年10月9日相关报道),充满了不合情理之处,不由令人侧目。

犹记得我们读书那些年,实习都是学生自己联系单位,学校仅负推荐之责,北方信息工程学院却强制千余名学生进入富士康实习两个月,不去实习,或者中途退出,将失去“6个技能学分”,并无法拿到学位证。这样...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08日 10:02

从鲁迅退出语文教材说起

鲁迅的文章退出中小学语文教材,早已不是什么新闻。前些年,“黜鲁迅而登金庸”,曾喧腾一时。实则被废黜的不止鲁迅,取而代之的更不止金庸,只是这二人极具代表性,故被作为标杆,对立起来,成为公众最热爱的议题。

而今亦然。人民教育出版社修订七年级语文教材,更换了9篇文章,鲁迅的《风筝》、流沙河的《理想》、蒲松龄的《山市》、周国平的《人生寓言》等皆在删除之列,而代之以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魏巍的《我的老师》...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30日 08:32

为什么是夏俊峰?

【这是给最新一期《中国经营报》所撰的一篇社论,限于形势与文体,只能浅尝辄止。见报标题为《必须防止夏俊峰的悲剧重演》,此系原稿。】

 

 

 

从案发到处死,夏俊峰案历时四年有余。这四年来,备受煎熬的不止夏俊峰的家人与受害城管的家人,不止地方政府与城管制度,还包括关注此案的国人。对死刑的复核,犹如楼上的第二只靴子,纠结了两年,才迟迟落下。夏俊峰的结局,一度被视为一个政法风向标,一次对公民自卫权的丈...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9日 20:09

王书金案与选择性司法

 

 

近来所宣判的案件,王书金案绝非最醒目的一宗。如果不是基于与聂树斌案的关联,此案未必能得到舆论的垂青。然而,置于薄熙来案、夏俊峰案、韩磊案、李某某案当中,它却别有一番意味。

2013年9月27日,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案二审宣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上诉人王书金上诉,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老实说,这一结果,不太出人意料。以王书金所犯的累累恶行,处以极刑,争议远远...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5日 20:10

雷人的学者,更雷人的时代

 

 

语不惊人死不休,正是这个时代的话语特征。好发雷人之语的群体,第一应是官员,第二才是专家与学者。倘不信,可观这些年来媒体总结的年度雷人语录,榜上有名者,十之八九都头顶乌纱帽。

《人民日报》(9月23日)却将矛头对准了学者,尤其是经济学者,这虽有捏软柿子之嫌,却也不宜苛责。毕竟,其批判凿凿有据,并非无稽之谈。就我所见,经济学者的雷人之语,确实远过于政治学者、文化学者、科技学者等。因此他们的名声越...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2日 08:36

你若善意,便是晴天

任何一个人,在花好月圆的中秋节离世,都会令人愈发伤感。何况,死者是鲁若晴。

鲁若晴本名鲁超,山东青岛人,生于1989年,2012年初被查出血癌晚期,治疗期间,她用微博一一记录爱与痛,其温婉与励志,足以令世界动容。只是,对她的爱心捐助,激起了巨大争议,有人认为这是骗局,有人质疑她炒作,就连她的美丽,都被视为炒作的噱头。2013年9月16日早上,鲁若晴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自称失去了信心,9月19日下午四点,她与这个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