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1年05月18日 14:48

死刑存废之争是一个什么问题?

 

死刑存废之争是一个什么问题?
  
  


  死刑不仅是一个刑法问题
  
  每一门学科都有几个百世不易的永恒论题。在法学界,道德与法律的关系、人治与法治的界限等,争论了上千年,硝烟依旧凝固不散。具体到刑法学界,关于死刑之存废,自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系统提出废除死刑以来,迄今已经争执了240多年,存废双方所消耗的口水足以湮没一座罪恶之城,然而,其答案的眉目并非历历可辨,只能说,废除死刑的呼声,每...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5日 15:25

当慈善成为一种生意

 

当慈善成为一笔生意

 

 

从面相上看,陈光标这个人,或为大忠,或为大奸。他的声名,同样趋向两个极端,爱之者欲其永生,恨我者欲其万死。“中国首善”的荣耀之光,照在某些人眼中,如冬末的艳阳一般温煦,在另一些人看来,却是无比刺眼的被红色糖纸包裹的谎言,其实质乃是“中国第一伪善”。

对于陈光标的高调行善、“暴力慈善”云云,我从无非议。因为慈善的关节点并不在于行善者的调门:高调也好,低调也罢,有了道...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05日 15:23

《飞越疯人院》还要上演第几季?

 

中国版《飞越疯人院》还要上演第几季?

 

 

生在中国有这样那样的不幸,却也有这样那样的幸运。假如你是一个导演或演员,若在美国,为了拍一部《换子疑云》,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多了几茎白发,安吉丽娜·朱莉则不惜以近乎自虐的方式从丰乳肥臀减成瘦骨嶙峋;若在中国,就不必费这么大力气,只要你有勇气,把身边发生的一幕幕曲折而惊悚的影像如实录下,每一单作品都足以冲击奥斯卡:拍精神病院的故事,就是《换子疑云》...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2日 16:08

杨度晚年入党考

此文在网上颇有流传。这是改定版,收入《百年孤影》。以后转载,请以此版为准。

天涯格式无法插入注释,故略。

杨度晚年入党考

杨度晚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之事宜,恐怕为他繁复多变的一生最后一个难解的谜面。而且这个谜底埋没之曲折长久,亦难以为人想见。从他1931年病逝于上海,直到1978年7月30日,曾跟随周恩来从事秘密工作的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在《人民日报》撰文回忆前年谢世的周总理,才披露了这一段被时间的尘灰掩埋的历...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2日 16:06

为什么是百度?

作家维权:为什么是百度?

选在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这一天发布《三一五中国作家讨百度书》(由慕容雪村执笔,贾平凹、刘心武、阎连科、韩寒、郭敬明等联署,以下简称《讨百度书》),恐怕不是巧合,而是蓄谋已久的维权运动。有人称之为“行为艺术”,说来并不过分,也许直接击中了作家们的本意。就像农民工维权,需要采取“跳楼秀”、“跳桥秀”等被有关部门认为近乎玩火的极端方式,以吸引舆论的关注和民意的同情,作家维权,亦同此...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4日 13:19

警察、苍井空与奥巴马们的微博秀

警察、苍井空与奥巴马们的微博秀

辽宁省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开了一个新浪微博,有“V”字实名认证,可证其身份不虚。半个多月来,“西岗分局”只发了三条毫无技术含量的微博,远不如与其处于同一阵营的“平安北京”、“平安乐清”之流谈议风生;其粉丝数倒是超过了5000,所关注的人却有且只有一个,即著名人民艺术家、日本AV女优苍井空。

“西岗分局”是何许人也,我们都不陌生;苍井空是何许人也,有些人还不知道,或者故作不知...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8日 09:41

3000元与368万:公权力怎么算账?

上周所作。最新消息:天价过路费一案,法官被追责,检方撤诉。

3000元与368万:公权力怎么算账?

算账是一门大学问。依照功利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连自由、民主与正义的价格,都可以按人民币计量,遑论草民一条命值多少钱,英雄一条命值多少钱,他们怎么拼命,才能使利润最大化。很多时候,观念之争,只是这种斤斤计较的账目之争的一个悲剧注脚。

最近有两则新闻,涉及到两笔账目。单看其一,你会觉得其计算方法十分诡异,令人百思...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0日 15:21

悼史铁生: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

悼史铁生: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

事后我才知道,死神没有节假日,不过圣诞节和新年,它连一年的最后一个日子都不愿休憩,不愿给万物生息,不愿放手让世界平安滑翔。2010年12月31日,史铁生先生溘然长逝,与死神偕行的路上,还有我的一位诗人兄长。

如果说兄长的死,像一把冰刀,刺穿我倦怠的灵魂,让我重新领略什么叫勇气,什么叫耻辱;那么史铁生的死,犹如时光传输带,突然停滞了,我被迫留在中山西路的拐点,任喧嚣掠过,任繁华...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0日 15:20

《三字经》的悲剧与中国教育的悲剧

《三字经》们的悲剧与中国教育的悲剧

近日,山东传出二大文化新闻,令世人刮目。一是“圣城”曲阜的孔庙附近,正在建造一座高达40余米、可容3000余人的哥特式大教堂,引起儒家学者、社团、网站的震惊和忧虑;二是山东省教育厅发出通知,批评各地中小学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之时,甄别不够,致使一些带有糟粕性的内容流入校园,扭曲了学生的价值观念,故责令像《弟子规》、《三字经》、《神童诗》等经典,今后不得全文推荐阅读。

儒...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0日 15:19

新年祝福:只坚忍一心,能成世界能成我

某兄:

……

我对中国未来,只绝望,不悲观。绝望是对于人性,乐观则对于社会性,或曰人性之外的不可抗力。中国已呈鱼烂之势:你见过鱼烂否,那是从鱼的体内一丝一丝、一寸一寸腐烂,外面看起来,依然完好如初。国体鱼烂,即为不可抗拒。某些体制内的人早就洞察、体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远比我们悲观,他们信奉得过且过、捞一把是一把的行政哲学,然而,若由他们来点火,自属痴人说梦,谁愿点燃骨头,烧灼自身呢。

对于国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