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1年11月04日 10:03

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

【上月之旧文】
  
  
  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
  
  
  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一度是一个光彩夺目的身份和称谓。2005年,《南方人物周刊》曾评出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五十人,激起满城腥风血雨,有人因未能上榜而大发雷霆,撰写长文批判榜上的名流。这可以理解为文人相轻,从另一面来讲,彼时,公共知识分子还是一块流油的肥肉,人人都欲咬两口而后快;如果只是一根被抽空了精髓的贱骨头,名人们何必为此撕破庄重的脸面...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2日 11:29

当孝的名义被滥用

  当孝的名义被滥用
  
  
  老话说,缺什么补什么。反过来讲,从一个人、一个社会在补什么,大约可以推断其缺什么。当北京大学将“孝敬父母”视为考量推荐生的第一标准,当中国伦理学会启动中华小孝子培养工程,由此可知,孝,在古代中国作为诸善之首的孝,已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严重缺席。
  关于孝的缺席,深圳有一个新闻。北大硕士毕业、在财政局工作的公务员廖某,将从湖南郴州老家来深圳帮其带孩子的父...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31日 09:43

放下权柄,上微博

放下权柄,上微博
  
  
  微博在中国的兴盛,可以两组数据为证:据统计,一种传播媒体普及到5000万人,电视机用了13年,互联网用了4年,微博只用了14个月,就征服了中国人;2010年被称为中国的“微博元年”,该年底,中国微博用户逾1.2亿;2011年5月,发展到近2亿,这是《人民日报》的数据,不免保守;6月底,新浪CEO兼总裁曹国伟称,新浪微博注册人数已经超过了2亿,这是新浪的一家之言,不免夸大——两相对照,却可断言,...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7日 10:04

你查身份证,我查警察证

你查身份证,我查警察证
  
  
  这次修改《居民身份证法》,不仅事先毫无征兆,连征求意见的程序都能省则省。不知是因为此前《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所激起的巨大风波,令立法者有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是一向颟顸的立法者认为,修正案已经足够完善,无须社会公议。不管是什么原由,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对居民身份证法进行六处修改。
  这六处修正,譬如自2013年1月1日起停止...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4日 09:55

官员的危机

官员的危机

 

 

打开媒体,负面新闻扑满了眼目。新闻的主角,纷纷改头换面。以前大多是衣衫褴褛、不名一文的普罗阶级,而今,受害者已经渐次扩大为大权在握的官员、富可倾城的商人。像河南南阳市的杨金德,放在二三十年前,若上报纸,必为正面人物,他不仅是一家民营汽车销售公司的老板,还是南阳市第四届政协委员、南阳政法系统的司法监督员,一只脚在商场,一只脚在官场,呼风唤雨,风光无限;然而,一年前,他因不服法院...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0日 09:15

神曲年代

神曲年代
  
  
  《忐忑》之成为神曲,因其歌词的确神乎其神,假如不经高人点拨,也许你听上百遍,依然不知声嘶力竭的龚琳娜在唱什么。《化学是你化学是我》能打败《忐忑》而一跃成为新神曲,倒非因为歌词之神,相反,无论文采还是意境,其词都碌碌无奇,像一杯白开水,尽管作者并不甘于平淡,在白开水里加了缤纷的颜料,但这并不足以改变白开水的本质;它的神奇,在于歌曲背后的种种,譬如作词者,乃是北京大学校长、高分...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8日 09:11

彭宇案不是冷漠与怯懦的挡箭牌

彭宇案不是冷漠与怯懦的挡箭牌
  
  
  我会努力保持一个评论人的客观,但我必须承认,那段惨剧的视频,我每看一次,都要落泪一次。我哭,因为今日中国的道德苦难,在这一幕里,结出了最残酷的恶果。
  温情的媒体,向受众呈现这一幕真相,会提醒“以下部分图片可能引起读者不适,请慎重浏览”。不知你的不适,是因车祸的残忍,还是18名路人的冷漠?
  10月13日下午,广东佛山市南海区,一个年仅2岁的女童,先被一辆面包...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8日 09:10

局长打架为哪般?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同样,没有无缘无故的打架。
  10月10日,在湖南衡阳市司法局党委会上,局长万春生与副局长廖曜中“情绪失控,发生肢体冲突”,这是官方的说法,用俗话来讲,就是打架。“万局长当众打了廖副局长”,廖曜中红肿的左脸足以印证他在这一场交锋当中所处的风头,据他说,他被人抱住,无力反击,结果,“挨了10多拳,还被踢了几脚”,只还了一脚。看来这场架,竟是一场偏架。局长的拳头,终归要...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4日 09:53

官员被责令道歉还有什么意思?

官员被责令道歉还有什么意思?
  
  
  强拆致人死亡,在中国已经如家常便饭,以至饱经沧桑的国人竟有些见惯不惊。然而,像48岁的刘淑香这般死法,却堪称触目惊心,足以令正在平静读报的你倒吸一口初秋的寒气。2011年3月26日深夜,长春市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其委托的东霖拆除公司对长久家苑棚户区进行强拆,刘淑香未能及时撤离,被掩埋于瓦砾之下,最终窒息死亡;而且在被活埋期间,她曾打电话报警求救,迟到的警方却轻...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4日 09:53

当新闻通报会本身成为新闻

当新闻通报会本身成为新闻
  
  
  恕我后知后觉,因10月9日下午那一场新闻通报会上的风波,我才知道在10月7日凌晨,云南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街道发生了一起命案,17岁的少年符国俊当街被三四十名保安围殴致死。案发后,警方虽然及时控制了犯罪嫌疑人,对于案情,如符国俊是否确系被错打身亡等,却未能给予死者亲友及公众一个明确的说法。是因案件过于复杂,还是警方故布疑阵呢?事态的扩大化似乎不可遏制。
  10月9日下午...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0日 12:37

马英九:民国百年讲话

今天是“中华民国”一百年元旦,这是一个值得庆祝和感恩的时刻。

一百年前,中国饱受列强欺凌,几乎亡国,国父领导革命,推翻满清,建立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向人民许下富强的承诺。一百年前,中国历史只有朝代的更替,人民不能当家做主。“中华民国”的建立,向人民许下民主的承诺。

一百年前,中国社会贫富悬殊,文盲遍地。“中华民国”的建立,向人民许下均富与教育的承诺。

这些承诺,正是三民主义的理...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0日 11:08

“潘”:潘石屹的荣耀与耻辱

“潘”:潘石屹的荣耀与耻辱
  
  
  俗话说,当明星,当作家,一定要取个好名字,以便闯荡江湖,一名惊人,一炮走红,所以许多明星和作家,入行之后,弃本名如敝屣,另起艺名,只为讨一个好口彩。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商人。譬如潘石屹,就因其名之响亮,占了不少便宜,“石屹”谐音十亿,富可倾城。蔡康永曾调侃道,中国传统戏曲里面,财主常将资产嵌入名中,如叫“张百万”;潘石屹比他们来头大多了,直接就是“十亿”!...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10日 11:07

从赛场到官场的距离

衙门一入深似海,从此刘郎是路人
  
  
  中国的体育明星,退役后的出路,有一个说法叫“男贵女富”,即男明星多去做官,女明星多去嫁富豪。此中案例,不胜枚举。如今则多了半个。
  据报道,9月29日,在上海体育健儿加油慰问演出暨联谊晚会上,刘翔以上海体育局团委副书记的身份公开亮相。在常人看来,这自然是当官,直辖市局的团委副书记,最起码是一个豌豆,比芝麻官大多了。不过,上海市体育局的领导解释说,刘翔并不...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9日 18:40

若小安:被虚构的真实

若小安:被虚构的真实
  
  
  前些天,微博传言,说若小安被警方带走了。这若小安,在新浪微博名叫“若小安1”,自称是妓女,以写卖身接客的隐秘经历而走红,她的文字之好,足以羞煞大多中国女作家,令她们丧失提笔的勇气。我的一位律师朋友,闻听此消息,攘臂而起,打算去杭州为若小安辩护,演绎英雄救美的现代传奇——这厮自然是若小安的数十万粉丝之一。可惜,他尚未成行,真相就水落石出。原来“若小安1”的真身乃是须...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9日 18:39

举报人不是乞丐

举报人不是乞丐
  
  
  这边厢,人们还在批判给予举报者的奖励过高,譬如你举报一个贪官,你所得的奖金,最高可达其贪污赃款的百分之十,杞人忧天者于是追问,这样会不会导致举报沦为一笔风险投资呢?当然他们只看到举报的收益之可观,却对举报人所承担的被打击报复的风险——轻者鼻青脸肿,重者家破人亡——视而不见。那边厢,却有一个叫任乐亮的举报人,向洛阳市西工区国家税务局举报赛博数码城不愿开发票以及索要20元发...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6日 09:38

旁听疑云:看得见的正义

看得见的正义
  
  
  所谓中国特色,就是一面高呼“围观改变中国”,一面却是“中国拒绝围观”。哪怕是合法的围观,譬如旁听。
  一个月前,我所寄居的城市,有一起要案在市中院二审。此案因被称为中国首例“非法证据排除案”而轰动一时,举世瞩目。也许虑及案件的受关注程度,二审之时,法院特意安排了该院最大的第一审判庭,可容纳150多位旁听者。
  不幸的是,庭审当天,依然有许多公众被阻于庄严的法庭门外,法警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1日 09:18

湖南卫视不玩了,我们慢慢玩

【编辑有令,点到为止】
  
  
  湖南卫视不玩了,我们慢慢玩
  
  
  我一直有一个偏见:李宇春后,再无超女(快女)。所以自2005年后,我几乎再未看过“超级女声”与“快乐女声”的选秀节目。上周末,听说本届“快乐女声”在一片争议与感伤声中落幕,冠军乃是一匹黑马。其实,哪里有选秀,哪里就有争议,正如哪里有民主,哪里就有批评,若无争议和批评,未必是好事。至于感伤,则源于主持人何炅在节目末尾的一句台词...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4日 08:18

拼爹时代

拼爹时代:一爹更比一爹强
  
  
  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李刚,与著名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拥有少将军衔的李双江,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如今却被拉上了同一张台面。最大动因,在于他们都有一个“坑爹”的儿子。
  “坑爹”一词,这两年无比流行,几乎成了某些人的口头禅。我有一个喜欢赶时髦的朋友,总是自称“哥”,左手“神马”,右手“有木有”,张口“给力”,闭口“坑爹”,在他嘴里,辈分完全错乱了——他...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4日 08:17

性教育从哪里开始?

上月写了两篇关于性教育与性文化的评论,一并发上来。
  
  
  性教育从哪里开始?
  
  
  前不久,报道称,北京市朝阳区一所小学编写了一部性教育教材,将于今年9月投入使用。此教材名曰《成长的脚步》,令我想起著名美剧《成长的烦恼》——我最初的性教育,不是来自《少女之心》,不是来自武藤兰和苍井空,而是来自语焉不详的生物课本,与这部身心健康的美国喜剧。而今,我们下一代的性教育,终于不必再借助从西方...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5日 08:43

我们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

我们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
  
  
  辛亥百年,漫天遍地都是纪念的礼花。最独具一格的纪念方式,当在辛亥革命的发轫地武汉。据《武汉晚报》报道,8月27日,“为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创造平安环境”,武汉市警方发出战斗令,开展大清查、大破案、大防控三大战役。在三镇街头,警方将每天出动百余台巡逻车,派出100名武警携枪、200名特警携带“微冲”进行街面巡控,随时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活动。
  据称,警方此举,用意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