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2年02月20日 09:13

官员该敬畏什么?

官员该敬畏什么?
  
  
  作为贪官,尹春燕最出类拔萃的地方,不是她的官职,她只是湖南株洲市房产局产权处处长,不算高官;不是她的学历,她只是武汉大学的行政法硕士,而今官场,连博士学位读已经泛滥成灾;不是她受贿的金额,据报道,她受贿及非法所得款,含人民币89.1万元、西子花园住房一套价值16.9万元,加起来,才过百万,在王三亿、许三多等巨贪面前,不过是一只渺小的蠹虫,甚至在一些发达地区,官场传言,处长以...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5日 09:57

为什么是黎元洪?

  黎元洪有一个绰号叫“黎菩萨”,有时唤作“泥菩萨”,依湖北方言,“黎”与“泥”同音,故有此两说。“菩萨”之名,谓其面善,脾气好,像一尊弥勒佛。不过“泥菩萨”却有戏谑之意,如俗语所云: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正暗讽黎元洪碌碌无才,是一介庸人。近代史上的黎元洪,一向以德行著称,用他的老师严复吹捧他的话讲:“黎公大德,天下所信”;他的才略,不消说比之袁世凯等枭雄,就连与孙传芳之流相论,怕都有所不及。
 ...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0日 09:45

城市化的挽歌

我住的地方,离天一阁并不远。黄昏漫步,大约十分钟可至。不过这么多年来,我只去过两次,还是陪远来的友人附庸风雅;大多时候,宁可过其门而不入。相比经数百年风雨摧折的天一阁,我更喜欢环绕它的陈旧、残破却错落有致的民居,与那些闲话说范家太公(天一阁的创建人范钦)的白头老人脸上的淡然。有一段时间,我每天早起骑车去图书馆,路过通往天一阁西门的小巷,常见一位老者在生火炉,浓烟如龙蛇狂舞,蔓上他灰暗的、因咳嗽而抽...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8日 09:19

“少生孩子多养猪”的标语时代


  “要想富,先种树,少生孩子多养猪。”自我记事起,这则红色的标语,就刷在距我家不足百米的农资公司仓库的围墙之上,栉风沐雨,鲜艳如故。直到我读大学期间,公司被夷为平地,改建高堂广厦,那十来个红字,才被时代的推土机摧毁,粉碎,归于尘土。不过,“少生孩子多养猪”的政治教谕,早已化作一道咒语,穿越了我们迷梦一般的青少年。
  如果说计划生育是最具中国特色的政策,那么“少生孩子多养猪”就是最具中国特色的计...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6日 09:44

三亚败在临时工

三亚败在临时工
  
  
  天价菜单,宰杀游客,三亚风波未平,厦门风波再起。据中国新闻网(2012年2月5日)报道,春节期间,苏州游客丁先生一行七人,在厦门环岛南路半山腰的山海岩海鲜大排档吃晚饭,点了五菜一汤,只有章鱼、金枪鱼、黄金蟹三份海鲜,饭后一算账,竟高达9560元,令丁先生等瞠目结舌。欲理论而不得,只好刷卡买单,然后报警。就连当地的警察都认为,价格有些夸张,在其协调之下,店家退还了丁先生3500元。算...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3日 09:42

图书馆的门槛

图书馆上新闻,除了一些文化形象工程,则多因其开放的程度而引起争议,譬如衣不遮体的乞丐能不能进图书馆,拾荒者能不能进图书馆,民工能不能进图书馆,都构成了对图书馆门槛的严峻挑战。在宁波,却有一家图书馆,干脆拆除了门槛,它没有门,没有专职管理员,结果如何呢?
  2006年10月,宁波鄞州高级中学图书馆大楼落成。依时任校长的王贤平的设计,它无墙无门无岗,24小时全天候开放,只有一套电子刷卡管理系统,供学生借书还...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1日 09:37

缺席的委员与投票的通缉犯

【年前的评论】
  
  
  缺席的委员与投票的通缉犯
  
  
  每年政协开会,似乎都有明星委员缺席。娱乐明星缺席,多为拍戏之故;体育明星拍戏,多为比赛之故。前者,可以张艺谋为例。有一年他在拍电影,缺席了全国政协会议,当时有人为他开脱,说政协开会,不差张导一人;中国电影,张导不可或缺。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导演的那部电影叫《满城尽带黄金甲》,有人看完电影后,上网呼吁:张艺谋,求求你,今后千万不要再缺...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30日 09:51

偶像的错位

这是年前(作于2012年1月19日)的一篇专栏。这些天,火拼韩寒愈演愈烈,远远超出我的想见。故此文某些论述已经过时,不过我仍坚持我的结论。
  
  
  偶像的黄昏,还是偶像的错位?
  
  
  原来,2012年最红火的国产贺岁片,不是《大魔术师》,不是《逆战》,而是《火拼韩寒》。
  这是动作片,以文字为刀枪,以网络为沙场。片中诸人,不分门派,不分黑白,不分正邪。待男主角韩寒发出“新三篇”,厮杀开场,三十六...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0日 09:43

只问政体,不问国体?

只问政体,不问国体?
  
  
  “只问政体,不问国体”,有些人以为,这句名言出自梁启超之手。1915年8月,梁启超作《异哉所谓国体问题者》,文如利刃,刺向正沉浸于皇帝梦里而不知今夕何夕的袁世凯,以及那些为恢复帝制摇旗呐喊的吹鼓手们。文中有言:“今之论者则曰:‘与其共和而专制,孰若君主而立宪。’夫立宪与非立宪,则政体之名词也;共和与非共和,则国体之名词也。吾侪平昔持论,只问政体,不问国体,故以为政体诚...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8日 09:29

刁民的出路

刁民的出路
  
  
  广东佛山市开两会,在中学任教的人大代表方明发言称:“……百姓是教好的,不是养好的,就像溺爱的孩子不可能是孝子,溺爱的百姓也可能比较刁民。”(《广州日报》2012年1月10日)“刁民”本来是名词,这里被方代表用作形容词,语义愈加突兀,令人望而生畏。
  假如方代表不说“刁民”,我差点遗忘了这个一度十分流行的词汇,尽管每每被问及家乡,我说来自安徽阜阳,然后加一句,“穷山恶水,多出刁民...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6日 09:54

民智未开,还是官智未开?

民智未开,还是官智未开?
  
  
  我本来欲以韩寒《说民主》一文为由头,来谈民智与官智,落笔之时,却碰上另一桩趣事。我所寄居的城市,有一位文明办官员,在微博大发高论,暗讽外地人败坏了城市文明,待春节来临,他们回乡过年,城市就干净、安静多了。他使用了一个词,叫“文明稀释”,指外来务工者促进经济发展之同时,却稀释了一座城市的文明浓度。我查了一下,此词前所未闻,应系这位官爷原创,文明办的人,果然有才...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3日 11:15

学校不是马戏团

学校不是马戏团
  
  
  2012年的第一桩丑闻,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2011年12月29日,浙江温州市石坦巷小学举行“迎元旦·绿色安全行”主题活动,出席活动的领导包括温州市鹿城区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林宣富,鹿城区政府教育顾问林可夫,市教育局学生处处长李珍阳等。据天气预报,当天有小雨,白天最高温度仅12-14℃。活动开场之时,寒雨纷飞,一群衣着薄衫的学生冒雨起舞,坐在台上观赏节目的领导,或披雨衣,或撑雨伞,在他...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11日 10:02

把每一天都当作世界末日

对一些人而言,《2012》是科幻电影;对另一些人而言,《2012》则是恐怖电影,玛雅文明预言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像一支箭击中了那些生存于无垠的恐惧之中的地球人的膝盖,配上王勇平那句经典台词:“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你信了,末日就到了。
  木工王明信了。他计划在世界末日降临之前,花光所有积蓄,于是,自2010年春节过后,他不再像往常一样打工挣钱,反而拿出积存多年的11万余元,开始吃喝玩乐。不曾想,20...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9日 10:22

真实的讲台是多么重要

真实的讲台是多么重要
  
  
  江西南昌的三年级小学生余玉,写了一篇以好人好事为题的作文,其中虚构了这样的情节:有一天,70多岁的老大爷在路上不慎摔倒,手肘磕破了皮,流了血,这个时候来来往往的车很多,躺在地上的老大爷很危险,我就跑上前去,将老大爷扶了起来,路上的行人都夸我是好孩子……
  这种作文,也许我们小时候都写过,甚至还被老师教导,必须这么写,才能在中考高考得高分。可惜,时代不同了,余玉这篇...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6日 09:37

刘项原来不读书

刘项原来不读书
  
  
  韩寒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被戏称为“新三篇”。大概在伟大领袖的“老三篇”之后,再也没有哪三篇文章,能生出如此浩荡的社会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批评与赞扬,犹如针尖对麦芒,我读过两篇评论,其一名曰“可惜韩寒不读书”,其二名曰“幸好韩寒不读书”。且不计作者结论如何,“韩寒不读书”这一点,倒是坐实了。
  在我看来,韩寒的文章,可谓“卑之无甚高论”,所论皆为常识。这不是贬义,而是...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5日 08:58

我们就是体制(之二)

我们就是体制(之二)
  
  
  W师弟来信。他在某市中院当法官,下半年办了一起要案,年终宣判,结果与他的预想大相径庭。他翻破了办公室里的法典与卷宗,实在找不出支持该判决的法理。找审判长——他所在刑庭的领导——理论,领导十分欣赏他的才干和性情,便敞开心扉,说了近一小时,结论是:判这么重的刑,是院领导拍的板;也许院领导都无决定权,政法委的领导早已一锤定音;说到底,这么判,我也有愧,不过我个人无能为力...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30日 10:21

秦桧不跪了,我们还在跪

秦桧不跪了,我们还在跪
  
  
  盛极一时的为历史人物翻案,像一场暴烈的飓风,从文本卷向了行动。去年曾有人撰文为秦桧鸣冤,号称“中国历史第一冤”,可惜内容不大可观,多为拾前人的牙慧,我只记得这个无比哗众取宠的标题。今年,翻案者更进一步,在秦桧的故乡江宁(现南京市江宁区),占地面积达17.8亩的江宁博物馆开馆,推出了一尊正襟危坐的秦桧像。据称,此前中国的秦桧像,知名者有七尊,如在杭州西湖岳王庙前、河...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8日 09:37

谁在挖中国的墙脚?

他们在挖中国的墙脚
  
  
  今年年中,我去过一趟武汉。记忆犹新的是过长江二桥的时候,的士等红灯,我抬眼望见窗外一排画上了“拆”字的民居,高悬两条横幅,具体写什么,如今已经忘了,只记得大意,一条是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条是反对强拆,誓做钉子户一百年不动摇,它们交织于一处,实在意味深长。再加上飞越精神病院的徐武,这三大社会景观,构成了我对武汉的全部记忆。
  不独武汉,今日中国的几乎所有城市,都...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6日 10:54

谢亚龙到底是不是贪官?

谢亚龙到底是不是贪官?
  
  
  谢天谢地谢亚龙。身陷囹圄,亚龙君仍不忘娱乐公众。亮相央视《新闻调查》(12月24日),身穿看守所黄马甲的他语出惊人:“我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可惜稍稍晚了点,不然此言足以竞选2011年度最流行话语。
  2010年9月,谢亚龙因涉嫌受贿罪与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捕。他一共受贿多少呢,据《新闻调查》记者与他的对话:一家在2006年中超联赛风头出尽,取得了俱乐部...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3日 10:07

悼哈维尔:签名,还是不签名?

【关于哈维尔,我前后写过两篇文章,一是论他与昆德拉之争,二是论他与布罗茨基之争。这是其一,收入我的新书《酒罢问君三语》。】
  
  
  签名,还是不签名?
  ——关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病人比健康的人更懂得什么是健康;承认人生有许多虚假意义的人,更能寻找人生的信念。
  ——哈维尔
  
  在米兰·昆德拉与瓦茨拉夫·哈维尔之间,那场是否应该在声援政治犯的请愿书上签名的激烈争论,更像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