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2年08月16日 09:54

店家为什么恐慌?

店家为什么恐慌?
  
  
  满城尽是卷帘门。这荒诞一幕,渐渐从沈阳蔓延开来。
  据《齐鲁晚报》(8月13日)报道,从7月底开始,济南市黄台装饰材料市场数百家店铺,一听“有人来检查了”,如闻警报,便纷纷拉下卷帘门。最近一次集体关门歇业,是8月9日上午。至于检查的内容,这些店家却语焉不详。他们的信息源全是“听说”:“听说是五个部门联合执法。”“听说有板材店被查了,还因为产品达不到环保标准被罚了钱。”他们...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4日 09:52

民族复兴指数是复兴的障碍

民族复兴指数是复兴的障碍
  
  
  近来有一个数据炙手可热,火爆天下。著名主持人张泉灵写微博:七八年没犯胃病了,昨夜疼了一夜,遵医嘱吃了药、喝热粥,好了62%。我的朋友阿三写微博:晚上在家喝粥吃馒头,妈妈腌制的酱瓜实在可口,一盘酱瓜两碗粥,馒头还没动呢,肠胃饱和度已经达到了62%。有人回复:看了你拍摄的酱瓜照片,我的口水流出了62%;另一人回复:你都快吃饱了,我回家的路,才走到62%,情何以堪!
  62%何...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10日 08:59

“玩弄多名女性”为哪般?

“玩弄多名女性”为哪般?
  
  
  前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迄今一年有半,却迟迟不见开庭公审,就连司法权跟进到哪一步,我们都不得而知。8月3日下午,铁路系统内部通报了刘志军涉嫌违纪的六大问题——这足以显示,此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还滞留于政府的一亩三分地。中国的重案审判,历来如此,先政治而后法律,政府拍板,法院画押,有时犹如阿Q画圆圈,画完后,略感羞愧,随即便释然道:孙子才画得很圆的圆圈呢。
  且说...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8日 09:49

政府重建公信力的第一步

政府重建公信力的第一步
  
  
  8月7日,云南省昭通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举国皆震的“5·10”巧家县爆炸案已经成功告破。真相大白于天下,却更加惨不忍睹。原来被警方认定有重大作案嫌疑的26岁的赵登用,竟是受害者。两位犯罪嫌疑人邓德勇、宋朝玉,系案发当地村民,因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企图实施爆炸以制造社会影响。5月10日上午,他们从劳务市场以100元人民币雇佣了赵登用,指使其背上装有爆炸装置的深色双肩包...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06日 08:48

让民间的归民间

让民间的归民间
  
  
  这些年来,每一次灾难爆发过后,我们对政府的表现有多么惊诧,对民间的表现就有多么感动。“7·21”北京暴雨期间,那些让我们感到这个国家依然值得我们为之祝福与奋斗的情节,大多来自民间。从雨夜救人到雨后救济,潜藏于民间的巨大而热烈的善意,就像千百孔天然温泉。“正能量”一词快被用滥了,但是必须承认,今日中国,正能量的源头,只可能是民众,而非其他。
  暴雨滂沱的那夜,河西再生水厂...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31日 09:02

忍看校长成新闻

忍看校长成新闻
  
  
  就我所见,浙江大学历来出奇人异士,常有教师登坛讲演,语惊四座,举国皆震。甚至不独教授如此,连校长的行事,都卓荦不凡。现任校长名杨卫,系中国科学院院士,固体力学专家。前不久,他去南京大学参加第八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与40余位同行荟萃一堂。当香港城市大学张信刚前校长在台上发表演讲,他竟在台下用笔记本电脑玩起了牌。不曾想,这一幕被人偷拍,传上网络,杨校长便火...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7日 09:13

法律之外的正义

法律之外的正义
  
  
  近来屡见奇案,先说这一例。据东方网报道,2012年4月11日凌晨,从外地来沪的21岁青年李某因饥饿难忍,携带一把捡来的菜刀,到浦东新区三林路一家好德便利超市打劫,由于营业员拒不交钱,李某仅抢走一根售价3.6元的玉米棒,匆忙逃离现场。20分钟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违法,便折回便利店自首。7月17日,此案一审宣判,李某因犯抢劫罪,被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罚金人民币1000元,违法...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5日 09:11

请公布并铭记死难者的名字

【四年前我写过同一主题的评论,如今重弹老调,悲从中来。但愿这是最后一篇,但愿我们的祈愿能化作现实并成为传统。】
  
  
  请公布并铭记死难者的名字
  
  
  这些年来,从地震到暴雨,从火灾到车祸,几乎每一场灾难过后,都有人呼吁,请求官方公布死难者的名字。然而每一次激切的呼吁,最终都石沉大海。死难者的冤魂,在官方的通报之上,永远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那些阿拉伯字母,有多么简单,就有多么沉重,我们...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8日 09:56

失控的民主

失控的民主
  
  
  我读西方学者论威权政治转型的著作,重新认识了两个概念:自由化与民主化。其实我们对此二者并不陌生。许多年前,“自由化”加上了“资产阶级”的前缀,尝令一些国人谈虎色变;后来,民主化取而代之,好似洪水猛兽,构成了另一些国人白夜的噩梦。只是,一旦它们沦为一呼百应的政治口号,沦为恐慌的源头与妖魔的对象,其本原的面目便不免遭到扭曲、模糊。有一段时间,我们整日高呼“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3日 09:04

选美何以选出了丑闻?

  
  这年头选美泛滥,美女贬值的速率已经压倒了人民币。相亲节目常请选美比赛的冠亚军助阵,登台者往往惨不忍睹,还不如我家附近的煎饼西施。有一回我滥竽充数,出席一场时尚party,同去的摄影师提醒我注意邻桌靠窗的姑娘,低声说这是洲际选美比赛的季军,是阿拉一手发掘出来的尤物,我匆匆瞥了一眼,红酒喷出了半口,心想这不是石榴姐吗,怎么从《唐伯虎点秋香》里面跑出来了呢。扭头看摄影师兄弟,那张猥琐的脸异常一本正经...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1日 09:42

“常回家看看”:立法的两难

“常回家看看”:立法的两难
  
  
  将“常回家看看”写入保障老年人权益的法律,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今日之争论,只不过在重蹈往昔的覆辙。说来说去,依旧重弹老调:“常回家看看”不仅是一个孝悌问题,还是一个经济问题,立法者应该如何权衡这二者的轻重呢;以及,如何划分道德与法律的楚河汉界等。这就像吃剩饭,往往索然无味,可是为了填饱肚皮,还得狼吞虎咽。
  争议多年,答案终于浮出水面。6月26日,《老年人权益...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9日 09:09

立锥之地与立足的自由

古人对比贫苦差距,除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有一句名言叫“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上课的语文老师高举手中的粉笔,告诉我们:锥尖比粉笔还细呢,假如一块地,连锥子都立不了,你们可以想象,它能有多大。可怜我绞尽脑汁,依然勾勒不出“立锥之地”的面积。老师怒道:你这厮真是死脑筋,何必计较锥子的大小;贫者无立锥之地,就是说这些穷鬼,连一星地都没有。我一拍脑袋,把自己拍醒了:原来我就是这样的穷鬼...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4日 09:19

谁可以骚,谁不能扰?


  如果要评选2012年度标语,“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应该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骚与扰之争,始于上海地铁。在这个情欲缤纷的夏季,我至少读过三则新闻,称女性乘地铁之时遭遇了性骚扰。6月20日晚,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张照片:图中的妙龄女子着装性感,黑色的内衣清晰可见,“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同时提醒女性乘客“自重”。这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有女志愿者用黑布蒙住头面,在地...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9日 09:12

没有一个完美的时代

【月初的旧文】
  
  
  没有一个完美的时代
  
  
  近年来,穿越小说洛阳纸贵,一个问题便常常萦绕于众人之口:假如乘上了时光机器,你最愿意回到哪个朝代?
  不曾想,这个近乎扯淡的问题,竟能登上大雅之堂。今年高考,广东省语文试卷的作文题,系材料作文,共有两段话:其一,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说,如果可以选择出生的时代与地点,他愿意生在公元一世纪的中国新疆,彼时中国文化、希腊文化、印度文化...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8日 10:26

“中国黄金第一案”:银行如墙,客户如蛋

“中国黄金第一案”:银行如高墙,客户如蛋
  
  
  “中国黄金第一案”从案发至今,恰好六载。一宗案件,拖上六年,可谓拉锯战,岁朘月耗,连正义女神都白发苍苍。然而,最可怕的结局,不是正义老了,而是正义病了,甚至死了。
  前两天,终审判决终于出炉。正如大多深谙中国国情的悲观主义者所预测的那样,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济南市中院的原判,支持中国工商银行撤销宋荣贵126笔“纸黄金”交易。宋荣贵获利的那21...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5日 09:11

谁的城市,哪种精神?


  忽如一夜春风来,“城市精神”如千树万树梨花开满了中国——假如梨花有灵,也许会找我打官司,起诉我侵犯其名誉权。那不妨换一个说法,“城市精神”的风行,就像流感突袭,一夕之间,令发病的城市纷纷蒙上了文明的口罩。口罩的外形,虽姹紫嫣红,其材质却大同小异,假如我们以“城市精神”打量城市的面目,会发觉首善之区如北京、中原重镇如郑州、江南碧玉如苏州、港通天下如宁波,好似孪生兄弟,尽管从地理、文化、风情上讲...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0日 10:15

天涯访谈:几曾着眼看侯王?

【这是前不久所作的天涯《江湖》第一期访谈,谢谢金波和小雨。】
  
  
  1、谈自己的1982
  您曾经在《赵鹏之死:这一代人的怕与爱》中提到:生于1982年的德文·韦德与托尼·帕克正在为NBA季后赛磨刀霍霍,生于1982年的卡卡正在皇马的豪华替补席上蹉跎岁月,生于1982年的韩寒依然尚未摆脱方舟子等人的穷追猛打,生于1982年的李小璐陷入了与贾乃亮的结婚传闻……他们都有自己的苦闷与忧伤,他们必须直面赛场、生活与时代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8日 09:31

专家的沦陷

专家的沦陷
  
  
  读第一遍,我以为是玄幻小说;读第二遍,以为是娱乐新闻;读第三遍,才敢确认,这是社会新闻。
  新闻的关键词,名曰“女娲遗骨”。也许你看到这四个字,便抚掌大笑:女娲分明是神话人物,怎么会有遗骨呢?然而,据新华社报道,女娲的遗骨,发掘于山西吉县人祖山娲皇宫女娲塑像之下。北京大学C14同位素测年,测出了成人头骨的年份为6200年前,且有明代当地人的墨书题记为证。随后,“国家文物局原副局...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3日 09:14

还道德于自由,还“最美”于民间

还道德于自由,还“最美”于民间
  
  
  这年头,许多词语,原本意蕴正大,却因被误用、滥用,而歧义横生,面目全非,甚至由尊称变成了蔑称,由褒义变成了贬义,如“小姐”,“公知”等,接下来,只怕要轮到盛极一时的“最美”。
  十天前,来广东打工的湖北人周冲,徒手爬上三楼防盗窗,托住了悬挂在四楼阳台的三岁女孩琪琪,长达十余分钟,直到琪琪获救,他才默默离去。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英雄无名,正当如是。时...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1日 09:13

烈士有价,英雄无名

烈士有价,英雄无名
  
  
  “最美女教师”张丽莉、“最美司机”吴斌,还有与吴斌同城的“最美妈妈”吴菊萍,这每一个“最美”的背后,都隐藏了一个忧伤的故事、一个残缺的中国。
  吴斌舍身救人之前,只是一个平凡的司机,犹如张丽莉舍身救人之前,只是一个月薪千元的临时工。但是,事发后,显赫的荣耀如钱塘的潮汐,吞没了他们的肉身和魂灵。假如吴斌泉下有知,也许他会对纷至沓来的荣誉不知所措:杭州市见义勇为基金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