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3年01月23日 10:57

逻辑为什么重要?

逻辑为什么重要?

 

 

年前我与一位在法学院执教的朋友茶叙,他感慨教育之难,尤其是教化初入校门、被教科书的意识形态阴影长期禁锢了头脑、思维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大学生。他需要破解的难题,不是事实之争,而是观念之争。论前者,真相是击碎谎言与谬误最有力的武器,将《历史的先声》、《一寸河山一寸血》摆在学生眼前,他们不得不去正视这个国家的过去与自己的过去。论后者,真理本是至上利器,然而你的真理,却可能是他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2日 09:46

逻辑为什么重要?

 

年前我与一位在法学院执教的朋友茶叙,他感慨教育之难,尤其是教化初入校门、被教科书的意识形态阴影长期禁锢了头脑、思维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大学生。他需要破解的难题,不是事实之争,而是观念之争。论前者,真相是击碎谎言与谬误最有力的武器,将《历史的先声》、《一寸河山一寸血》摆在学生眼前,他们不得不去正视这个国家的过去与自己的过去。论后者,真理本是至上利器,然而你的真理,却可能是他的邪说,你的正路,却可...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8日 09:13

张作霖的乌龙,教科书的自由

 

依我所见,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所书写的时段,距离当下愈近,错误便愈多。近代史这一块,实可谓错谬百出。不过谁能想到呢,连张作霖这般鼎鼎大名的人物,照片都会出错。以权威著称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所编撰的《中国近代史》高中教材,写北洋军阀历史一章,标注为张作霖的照片,并非他本人,而是与其同庚的护国军名将何海清。张籍贯辽宁,何籍贯湖南,在他们征战的烽火乱世,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却因相貌近似,于百年之后结下了奇...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4日 10:10

劳教制度的前世今生

【遵编辑约稿所嘱,此文旨在回顾与反省,而非展望。何况我本不擅长开药方。见报标题为《劳教:被禁锢的时空》,似嫌文艺。】

 

 

 

劳教制度的前世今生

 

 

 

 

“停用”与“废除”之别

 

这是姗姗来迟的新年礼物,它迟到太久了,以至一些心急如焚的国人签收之时,不再惊喜,反而埋怨不已。1月7日,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召开,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司法权力运行...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1日 09:27

法治的面目

【旧文】

 

 

年度法治人物与法治的面目

 

 

在一个公信力严重稀缺的国度,“年度人物”的评选,大都沦为圈子化的论功行赏的游戏。刻薄一点,称之为“关门分赃”犹不为过。然而,盗亦有道。评选可以有偏向,却不能无底线。譬如除夕之夜,你一家老少围炉而坐,评年度最佳家庭成员,最终却把奖状颁给了隔壁的王二,外人见了,不免会琢磨这家人的博爱背后,莫非有什么私情?

李亚鹏入选2012年度法治人物,当作如是观。...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09:30

通往自由之路

【此文作于2012年底。当时还在追问,劳教制度何时能画上句号,据昨天的新闻,这句号已经起笔了。接下来会写一篇从头反思劳教的文章。】
  
  
  通往自由之路
  
  
  大时代的小人物
  
  我至今仍珍藏一份报纸,那是2010年底《新快报》年终特刊,主题为“小人物推动中国”。这一期,我贡献了两篇文章,分别写孙志刚和佘祥林,一个冤魂,一个冤人。然而这并不是我收藏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在于,近十年来,每到年底...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4日 09:49

下跪的国度

下跪的国度

 

 

若非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可能不会顾及这一新闻。前不久,网上流传一张图片,图中横幅高悬,上书“迎上级领导莅临我校视察指导”(前面应该漏了一个“欢”字),横幅下面跪了七名学生。据媒体调查,此事发生在安徽阜阳市京九实验中学,下跪学生出自八年级2班。至于他们下跪的原由,流言云,以跪姿迎接领导;校方说,因这些学生打架,事后为求老师原谅而主动下跪;知情学生曝光道,这七人,因欺负一位低年级学生...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1日 09:03

成功不必在我,努力必不唐捐

【新年致辞】
  
  
  C兄:
  
  在2012年最后一天翻检你今年发来的邮件,共计24封。第一封是8月30日,祝我生日快乐。我早已厌倦了祝福与被祝福,你的祝福却依然令我感念。如你在信中所言,“这些年来,我们的人生轨迹从交汇到行进,我的心一直未离开过你”——我也一样。这一生,有你这样的朋友、兄弟与同道,是我的荣耀。
  后面的信我未能一一回复,请原谅我的疏懒。我更愿意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倾听你谈善恶、谈...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10:05

2012年十书

案,一家报纸约我开一份2012年的书单,限十本书。我列出六本,先行交差,后补四本,以示十全。这些年多读史料,少闻新书,故此书单,不是指2012年出版的图书,而放宽到我在2012年阅读的图书。

 

 

2012年十书

 

 

《不必读书目》,刀尔登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2月第一版

 

《不必读书目》所论皆为古书,不过刀尔登的“不必读”,针对的不是烂书,而是烂人,以及偏见、乡愿、褊狭的视野、鄙陋的风俗等。譬如他说...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6日 09:21

慎言“代表”

【旧文】

 慎言“代表”
  
  前天我参加一场文化会议,议程之一是授奖。一位后现代扮相的古典艺术家上台领奖,握住为他颁奖的市领导的胖手紧忙摇了三摇,高喊道:“我代表所有的文艺工作者感谢您的关心和支持!”我一直在跟风鼓掌,听见这恍如用清灵柔美的越剧唱腔喊出的标语,却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引来一圈白眼。左侧的Y兄问我何故,我想了想,只好答:想起了于丹。
  前不久,北大百年讲堂举办了一场昆曲表演,演毕,...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4日 09:19

说什么胜利,说什么感动

说什么胜利,说什么感动
  
  
  12月14日,兰州市检察院撤诉,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举国瞩目的陈平福案暂时画上了句号,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兰州失业教师陈平福重获自由。这一结局,陈平福的辩护律师何辉新认为是“法治的胜利”。
  我与何律师早在微博相识,一向佩服他的豪情与担当。西北男儿,慷慨悲歌,敢于代理陈平福案这种颇令一些律师避之唯恐不及的要案,便是勇者之举。不过,他所言“法治的胜利”,...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0日 09:22

政治马赛克与权力遮羞术

政治马赛克与权力遮羞术
  
  
  旧时民谚云:你有拐子马,我有麻扎刀;你有金兀术,我有岳爷爷;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如今正可续上一条:你有艳照门,我有马赛克。这马赛克与天灵盖一样,充满了自嘲、自欺与自虐的混合气息。
  以马赛克对付艳照门的妙计,出自广西兴安县国土资源局的锦囊。该局的局长等领导,近一年来,都接到过敲诈信,索取20万元。敲诈的利器,如你所猜,正是风行一时且屡试不爽的艳照。照片之上,...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09:40

为什么要关心政治?

  当莫言在遥远的瑞典“建议大家多关心一点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一点教人打架的政治”,我在中国的寒冬,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向“讲故事的人”学习,我愿以三个故事与案例,来探究一个古老的命题:为什么要关心政治?为什么而关心政治?
  重庆青年、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在网上发表“负面言论和信息”被劳教两年,其罪证之一,竟是一件背后印有“不自由、毋宁死”的T恤衫。据《南都周刊》(2012年...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09:19

微博反腐,只是暗器

微博反腐,只是暗器
  
  
  中国式反腐,历来不走寻常路。如今更是流行三大暗器:一是二奶、情人,二是艳照、性爱日记、视频,三是微博。可不要小觑了这些暗器的杀伤力,它们往往一击致命,反贪局、纪委的大炮却只能打打秋后的蚊子。
  这三大暗器,一并洒出,漫天花雨,威力无穷。如雷政富的倒台,情人、视频、微博俱有功焉。如今反腐,大都循此路径。12月初,有人——自称“我是一个受害者”——在微博曝光官员艳照,共...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0日 09:32

“空谈误国”的背后

“空谈误国”的背后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大概是近来——估计还将是此后数年——最响亮的一句政治口号。既为口号,则不免被断章取义,滥用成灾,故有一辨之必要。
  这后半句,应无争议,“实干兴邦”比“多难兴邦”更能振奋人心。问题出在前半句:何谓空谈?空谈是否误国?若果,空谈何以会误国,如何误国?
  首先需要辨明口号的说教对象。按我的理解,此言当是讲给官员来听。且不说空谈是今日官场的通病...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7日 10:33

莫让名词代理了思想

《胡适年谱》(修订本),耿云志著,福建教育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我读国史,素来有一偏见:与其读古人的传记,不如读日记与年谱。虽然日记与自传一样,都可作伪,然而作伪的背后,别有一番况味,如翁同龢晚年为避祸而删改戊戌年前后的日记,恰恰是这些删改之处,折射了他与康有为等人的纠葛。年谱的妙处,在于将古人的生命直观化,漫长而曲折的生涯被拉成了一条短促的直线,十分便于我们了解一个人的性情与思想变迁。...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3日 09:25

国籍的画皮

国籍的画皮
  
  
  世事如戏。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女士的国籍纷争,好似一部电影。
  电影开幕,便充满悬念:张兰惹上了一宗合同纠纷案,被俏江南创始人之一马先生诉至北京朝阳区法院。立案后,法院始终联系不上被告,邮寄给她的起诉书和传票均被退回。经法官向张兰户籍地派出所核实,张兰已经于9月17日注销户口。依户籍制度,这大抵只有三种可能,一是参军入伍,二是变更国籍,三是死亡。一时间,张兰行踪成谜,甚至谣传其...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6日 10:15

怕老婆与民主

怕老婆与民主
  
  
  我的朋友蔡朝阳老师,在其谈教育的新书末章自供,他怕老婆,并言之凿凿为此举声辩:“作为一个倾向于自由主义的人,怕老婆是好品质之一。”上升到政治高度,且谈及自由主义,自然要引出胡适。胡先生担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时,曾对学生说:“一个国家,怕老婆的故事多,则容易民主;反之则否。德国文学极少怕老婆的故事,故不易民主;中国怕老婆的故事特多,故将来必能民主。”
  当年聂绀弩读到这段话,...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2日 09:30

公论与私谊

公论与私谊
  
  
  杨度与黄兴、梁启超都是好朋友。杨度的家乡是湖南湘潭,黄兴的家乡是湖南善化(今长沙县),两地相距不远;他们不仅同乡,而且是留日同窗(东京弘文书院师范速成科);黄兴与孙中山相识,介绍人正是杨度。这交情,不可谓不厚。然而杨度与梁启超的交情,还要更胜一筹呢。1898年,这两位当世最优秀的青年才俊初会于湖南时务学堂,一见面便大打嘴仗;五年后的秋天,二人在日本重逢,终于言归于好。此后唱和...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6日 09:27

陶涵与蒋氏父子

陶涵与蒋氏父子
  
  
  《蒋经国传》,陶涵著,林添贵译,华文出版社2010年10月第一版
  《蒋介石与现代中国》,陶涵著,林添贵译,中信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尽管外交官出身的陶涵(Jay Taylor)早在1960年代就涉足中国的热土,然而中国人对他的了解实在有限。为了检索他的生辰,我遍查中文媒介,却一无所得,最后还是在一家英文网站,查出他生于1931年。若属实,那么《蒋经国传》与《蒋介石与现代中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