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6年二月
2016年02月26日 09:05

不以大义责人

不以大义责人

【按】在这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年头,江绪林、林嘉文的自杀,愈显悲怆。我能接受借他人之酒浇自我心中郁积之块垒的纪念,却无法认同对自杀者的道德批判。这些批判,并不鲜见,四年前,中学教师赵鹏自杀,曾在微博引起热议,我写过两篇文章,正可移用于今时。
 


 

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2012年4月27日晚,生于1982年的河北馆陶县第一中学高三教师赵鹏,将一瓶敌敌畏一饮而尽,自杀身亡。

若以赵鹏的死亡之日为原点,我们将看见,在此前后,生于1982年的德文·韦德与托尼·帕克正在为NBA季后赛磨刀霍霍,生于1982年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4日 15:52

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有感于江绪林之死

兼济天下与独善其身:有感于江绪林之死

2016年2月19日晚,江绪林悬梁自尽。与其同日死亡的还有戴煌、安伯托·艾柯、哈珀·李(长篇小说《杀死一只知更鸟》的作者)等。这一份黑色名单当中,江绪林也许是最微不足道的那个。

除了死亡,这一天的中国还发生了太多事情。如“央视姓党”与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的召开,如果后世书写编年史,这必定是要浓墨重彩的一笔。相形之下,江绪林的死亡依然微不足道。

邹思聪写道:“这就是刚刚过去的一天,这一天好像在隐喻许多年。”

我和江绪林只有些许交往,至其辞世,仍缘悭一面。最早听说这个名字,大概在2003年,当时我所关注的两个领域,基督教与政治,皆可见他的踪迹。2000年5月底,......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3日 13:50

耻于言利为什么是一种坏传统?

利者,义之和也。——《周易》

我谈这个话题,源于两个事由。一是历史作家、学者张宏杰与出版商果麦文化公司及路金波、吴怀尧的争执。因双方都是名角,这场说起来原也寻常不过的出版风波,遂成惊天新闻,举国瞩目。就我所见,批判的声音,集中于出版商,却也有些冷箭,射向作者。譬如有人认为,作者应该把满腔精力放在书上,对版税如此斤斤计较,有损文化人的颜面。这般高冷的言论,不由令人哑然失笑。

还有一个故事,发生在春节期间。一位朋友,预售文章(待集齐多少红包或赞赏,便动手写作所预告的文章),被批评不够矜持,铜臭扑鼻,他辩解道:这么做固然寒酸,比起那些歌德派的同行,却干净多了。我以为这......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04日 09:03

迷信可存

【按】年关将至,拜神拜佛拜菩萨可谓乡下一大盛景,有所见遂有所思,翻出一篇两年前的旧文。

乡下过年,烧香拜佛必不可免。烧头香甚至成为了一笔炙手可热的生意,有些寺庙竟拿来拍卖,谁出价最高,第一炷香的进香权便归谁。年夜饭上,听闻浙江这边,头香的价码最高已经飙到了六位数。家中的长者,事佛至虔,对此长吁短叹,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他认为在佛门竞价、比富,实在玷污了这块净地,哪怕你抢得了头香,“佛祖怎么会保佑你这样的人升官发财?阿弥陀佛!”

与此相应的是拜佛。春节期间,名寺古刹自然人满为患,就连荒山野岭的无名寺庙,都熙熙攘攘,门庭若市。记得八年前,我第一次去妻子家里过年,被丈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