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6年一月
2016年01月27日 09:01

不说“逼”“屌”“婊”,我们就不会说话了吗?

鄢烈山先生是我尊敬的文坛前辈。有一天他发来消息:刚才见你满口“逼格”,觉得很不好,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说了?

这一天是2015年1月26日。当晚,我在朋友圈写道:“今天被鄢烈山老师批评,此后不再使用‘逼格’一词(包括这类词)。立此存照,切记切记。”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这不仅出于对前辈的承诺,抵制语言的低俗化,我更想挑战一下自己的定力。此前持戒,最成功的是戒四国军棋,余者如戒酒、戒晚睡,往往半途而废,立志戒一个月,只能苦撑大半个月。所以我要试试,此次戒“逼格”,能坚持多长时间。

这可归入“脏话戒”。如你所知,所有戒中,脏话是最难戒的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6日 13:10

立身中正,左右皆敌

立身中正,左右皆敌

1905年,吴樾撰文《暗杀时代》云:“排满之道有二:一曰暗杀,一曰革命。暗杀为因,革命为果。暗杀虽个人而可为,革命非群力即不效。今日之时代,非革命之时代,实暗杀之时代也。”如其所言,晚清的确是一个充满了刀光剑影、枪林弹雨的暗杀时代,革命党人暗杀清朝官员的行动此起彼伏,南北呼应,喋血捐生,气贯长虹。这其中最著名的一例,便是吴樾怀揣炸弹,行刺出洋考察宪政五大臣于北京正阳门车站,以身殉难,践履了自己对时代的定义。

世人以为,清朝灭亡,暗杀时代应随之而终结。不曾想,民国了,共和了,暗杀之风却愈演愈烈,不可收拾。若统计死于暗杀的人头,民国前十年对比晚清最后十年,只多不少。而且,晚清......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9日 13:41

比愚蠢更可怕的是甘于愚蠢

比愚蠢更可怕的是甘于愚蠢

名曰“狱中书简”的书籍,我至少读过四本,按时间顺序,第一本作者是安东尼奥·葛兰西(他的《狱中书简》一译《狱中札记》),第二本作者是迪特里希·朋霍费尔,第三本作者是罗莎·卢森堡,第四本作者是瓦茨拉夫·哈维尔。这些书中,我最喜欢的是第四本,最难忘的却是第二本。

说难忘,则因书中一节,我常引用。这一节文字的标题叫“关于愚蠢”。朋霍费尔首先指出,对善来说,愚蠢是比恶更加危险的敌人。恶可以抵抗,愚蠢则无法防卫,因为它并不服从理性,毫无运行规则可言。“假如事实与一己的偏见相左,那就不必相信事实,假如那些事实无法否认,那就可以把它们干脆作为例......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3日 13:37

德克勒克为什么要改革?

德克勒克为什么要改革?

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Frederik Willem de Klerk)的名字,对中国人而言,不仅谈不上如雷贯耳、众所周知,在纳尔逊·曼德拉去世之前,甚至寂寂无闻,仅仅流播于小众之间。我曾在德斯蒙德·图图大主教《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曼德拉自传《漫漫自由路》等书中,读到德克勒克的一些事迹,印象不深,观感不佳:曼德拉笔下尚属厚道,纵有批评,相当婉转,图图则直接斥其为“没有宽广胸怀的小人”。根据他们的叙述,这个曾担任南非总统的白人官僚,识时务却两面三刀,有想法却斤斤计较,他的存在,更像一个卑劣的参照物,折射了曼德拉的大度与图图的悲悯。

2013年12月5日,曼德拉病逝于约翰内斯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