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4年03月
2014年03月30日 10:20

《少年游》微访谈(整理稿):有些人终将崛起

《少年游》微访谈(2014320日)

 

 

关于《少年游》这本书

 

 

@金鸿飞客

问:羽戈先生您好!近期在看您的新作《少年游》时,发现看似彼此独立的章节,其实暗含玄机,不少江湖人物之间玄妙的关系往往让人有无限遐思。很多人物被寥寥数笔勾勒得形神兼备,可惜太短,不过瘾,您考虑过写个长篇以飨读者么?

@羽戈

答:《少年游》第一辑写故乡人物,环环相扣,却非我的造作,生活原本如此,南巷不大,记忆...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5日 09:57

制造敌人

制造敌人

 

 

有一个说法叫“制造困难”,典出于此:“有困难也要上,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这本是反讽的段子。没有困难,岂不更好,谁会主动制造困难呢?然而现实之中,从不缺制造困难的案例。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话说两个县,都地处洪灾区,常年遭受洪水肆虐,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有一年,两县同时更换了父母官,甲县县长履新之后,所烧第一把火,便是抢修堤防,加强防洪;乙县县长则无意于此,反将一腔心血投入务...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22日 08:32

《少年游》书外: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

《少年游》书外:旧国别多日,故人无少年

《少年游》书外

 

 

【一】《少年游》第一大遗憾,即未写七哥。其实我已经写好了开头,拿给七哥看,他答应送我十个蹄髈,求我不要写下去。这是我十分中意的一个开头:“每当七哥走过宋诏桥,他的脑中都会浮现余光中的诗:‘那么多的表妹,走在柳堤(我只能娶其中的一朵!)’随之前列腺隐隐作痛……”

 

【二】《少年游》第二大遗憾,即未写大哲刘晨光。彼时同学少年,书中独缺他一人。我屡次发愿写他,却不知从何落笔...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4日 11:00

Canton与Guangzhou:一场错位的争论

CantonGuangzhou:一场错位的争论

 

 

Canton,还是Guangzhou,该用哪个翻译“广州”,争议并非始自今日。过往的硝烟尚未弥散,而今风云再起,未来必将延续。因为从理论上讲,这近乎是一场无解的争论,双方各执一端,驴头不对马嘴。

一方坚持认为,“广州”的官方英文翻译应为Canton,理由是,历史如此。老外用Canton称呼广州,已经叫了两百年。Canton更因此成为词根,譬如粤语的英文叫Cantonese,广交会叫Canton Fai...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11日 10:23

《少年游》:祖辈、父亲

《少年游》:祖辈、父亲

案:

去年夏天,父母来看出生三月的尤其,临走前一天下午,痛说家史,成就了“祖辈”一文。“父亲”一文原作于2011年,借收入《少年游》之际,订正了两个细节,补充了一段故事。今后我应该还会再写我的家族史,也许是以小说笔法。

《少年游》已经全面上架,网购可去京东(http://item.jd.com/11403457.html)、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23417179.html?_ddclickunion=P-306226-1865885-s25809574|ad_type=0|sys_id...

阅读全文>>
2014年03月07日 10:48

《为奴十二载》:自由是反抗者的战利品

《为奴十二载》:自由是反抗者的战利品

《为奴十二载》:自由是反抗者的战利品

 

 

单论电影本身,《为奴十二载》并非十分出色,与此前的《逃离德黑兰》一样,它能迎来奥斯卡奖的垂青,更多取决于电影背后真切而残酷的历史,与电影主题的“政治正确”。不过这两点,原本内在于电影,却非导演刻意求之:《为奴十二载》属于历史电影,重现蛛网尘封的历史面目系其本分;电影讲述了十九世纪美国黑人所罗门·诺瑟普(Solomon Northup)从自由人沦为奴隶,历时十二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