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4年一月
2014年01月30日 11:42

贺岁

案:钞两首元曲,聊贺新岁。其一是张可久《殿前欢·次酸斋韵》,酸斋是贯云石的号;其二是阿里西瑛《殿前欢·懒云窝自叙》。殿前欢,不若举国欢。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24日 09:33

在缄默之中继续沦陷

在缄默之中继续沦陷

2014年1月20日晚,安徽望江县华阳镇的一位9岁儿童,在厕所自缢身亡。学校调查称,这个刚放寒假的三年级小学生,晚饭之时,听外公外婆说其父母不能回家过年,情绪低落,随后自寻短见。这一死因,貌似荒谬不经,仿佛出自卡夫卡的小说;实则无比写实,从一个残酷的切口,撕开了农村留守儿童的悲剧黑幕:从一定意义上讲,今日中国的农村,恰如卡夫卡笔下......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8日 16:54

怎样读胡适?

怎样读胡适?

S兄: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4日 13:52

选举的故事

偏居溪口乡下,恰逢农村换届选举,于是听来了一些故事。

第一个故事的讲述者......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2日 10:09

微信公众号:公民说

以前我的玩法是,微博谈公,微信论私。如今微博渐趋无趣,遂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公民说”。今后,我自觉有意思的文章,皆在那里首发,翌日再发到博客与微博。敬请关注、推荐。订阅方式:查找公众号gongminshuo

谢谢您关注羽戈的微信公众号“公民说”。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0日 10:40

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年前我去宁波,《酒罢问君三语》的责任编辑吴波兄转来一封信。原来,杭州一位高三女生,读完《酒罢》,有所感,却不知我的地址,将信寄到了出版此书的宁波出版社。这一中转,遂耽误月余。更好玩的是,这位女生虽写明了地址,却未留下姓名(是粗心,还是存心呢),我的复信,无法投寄,只好公诸网络(她在信中提及尤其的出生,想来应该看过我的博客或微博),请速来认领。】

谢谢你的来信,辗转到我手上,已经是2013年底。上一次收到手写的书信,还是八年前,彼时陈立洋在西政读硕士,前......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07日 10:36

爬行推进法治

【为《东方早报》所撰社论,此系原稿。两个版本最大的差异,在于谌洪果的事例,不许见报。】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范忠信是我的学长,他进入西南政法大学,恰好比我早二十年。不知他读书之时,母校的校训是否这八字:博学笃行,厚德重法。他的行止,却生动诠释了这一格言的意义。

博学、厚德、重法,想必不难理解。何谓笃行?2013年初,范忠信在微博公开打赌,预言“2013年里,除了民族区域自治的地方外,其他所有省市会实现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如果输了,“罚自己爬行一公里”。照我这样的悲观者看来,这几乎是必输之局。果不其然,2014年第一天,范忠信认赌服输,在杭州南湖边上爬行......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03日 10:19

我们的怕与爱

【2013年,甚至这32年来,我最大的作品,便是尤其的诞生。如今,近九个月的他渐通人事,咿呀学语(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晚上常常玩到十一点才入睡。我的读书与写作时间剧减,内心却前所未有的充实、平和。没有孩子的人生注定不够完整。因为尤其,我才充分领略了爱与自由的内涵。去年写过三篇关于他的文章,以后自然还要写下去,也许将来会像冉云飞兄那样出一本教育文集,不止是教育孩子,更是自我教育。】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02日 10:13

电视问政的弯路

每一地方,每一任父母官,大抵都有独树一帜的政策或口号,以为政绩。譬如宁波的三思三创,武汉的治庸问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