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3年12月
2013年12月30日 11:50

法律人的救赎

  

谌洪果先生写过一本《法律人的救赎》。他的辞职决定,恰好呼应了这一书名。

我与谌洪果的交往仅限于虚拟的微博。从他公开的言行来看,这绝不是一个激烈的人,不是一贯剑拔弩张的斗士、勇士,相反,以公民自命的他,温和、理性、严谨、守法度,与我所见的大多法学院教师并无二致。如果一定要找出他与他们的不同,也许在于他的坚忍和固执,他一直在坚守他的合法权利、他的独立意识、他向往自由的内心,为了捍卫这些平常而高...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7日 10:47

豪华政府办公楼外的民意

豪华政府办公楼外的民意

 

 

二县争取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名额,其一失败了。记者问县长:为什么会失败?县长含泪答道:因为我们县实在太穷了……

这个段子,正可用在黑龙江省海伦市身上。去年,海伦市被纳入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列。事实上,它并不符合标准。然而,如你所见,贫困县的评选,当是一场哭穷的竞赛,其要义,在于装穷,而非真穷。真穷的话,如段子所嘲讽的那样,有时反而评不上。因为哭穷背后,则要比富...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3日 12:02

制度与德行

 

认识A君以后,我才意识到什么叫嫉恶如仇。这厮虽然近视八百度,对于罪恶,却一贯目光如炬,所谓光棍眼里不揉沙子,遇见为非作歹的人事,从不吝于批判。他的微博,一年到头火冒三丈、怒气冲天,哪怕谈美食,谈旅游,谈情爱,谈床笫,都像在打仗,每一个汉字都是一颗愤怒的子弹。只是,有时子弹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其自身反而构成了问题。譬如一言不合,他便怒斥对方:“你这个五毛!”其实他何尝不知,他所批判、论争的对象,未...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6日 10:24

德克勒克的功罪

德克勒克的功罪

 

 

纳尔逊·曼德拉去世,举世同悲。国人哀悼之时,常常提及一个有些陌生的名字: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

有人呼吁:纪念曼德拉,别忘记了德克勒克;有人提议:赞美曼德拉,更应该赞美德克勒克;有人断言:一个只记得曼德拉,而遗忘德克勒克的民族,似乎还没有成年。

德克勒克何许人也,竟能与曼德拉相提并论,甚至俨然比曼德拉还要伟大?

德克勒克是白人,曼德拉是黑人,德克勒克是总统,曼...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2日 09:36

每一天都是人权日

每一天都是人权日

 

 

有些节日令人欢欣,有人节日令人感伤,有些节日令人百感交集。对中国人来讲,每年的1210日,世界人权日,无疑属于最后一种。

在中国,人权一度是一个无比陌生、疏离、遥不可及的词语,而今,却频频出现于我们的政治生活甚至日常生活当中,与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等一道,使我们头脑发热、咽喉冒火、舌头打结。这一剧变背后,正是我们的国家从官本位向民本位,从权力话语向权利话语,从视人民如...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9日 10:11

正义的火气

 

 

“正义的火气”之说,出自胡适先生。其原文作“正谊”,此词有一义项,可释为“正义”。胡适的同时代人,以“正谊”代“正义”,不乏其例。1963年,郭沫若赋《满江红》,歌颂从苏联归国的邓小平,其中云:半月长谈争正谊,四方公论明真相。此处之“正谊”与“正义”相通,一目了然(在郭沫若的作品当中,“正义”随处可见,为什么这里偏偏写作“正谊”呢,我则不得其解)。前不久见人撰文纪念习仲勋,题为“但伸正谊,何惜...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5日 09:23

当想象吞没了真相

当想象吞没了真相

 

 

所谓真相,一再与我们的想象背道而驰。

最初,真相是女子碰瓷。这位东北口音的中年妇女从骑车的老外身边经过,突然摔倒,老外好心扶她,却被诬为肇事者。且看极富现场感的新闻叙事:“外国小伙大惊失色,却被女子死死拖住”,“事故造成现场交通拥堵一个多小时,女子多次瘫软抽搐,坚称被外国小伙撞倒并让其负责,外国小伙被急哭”——这样的描述,令读者身临其境,不由不信——随后去医院,经检查...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3日 12:25

世道人心何所医?

【这是上周所撰的一则评论。今天读新闻,连助人为乐的老外都沦为讹诈的对象,这世道,这人心!】

 

 

世道人心何所医?

 

 

北京的新闻,却得从四川达州说起。

此刻,达州的那则旧闻,或者说丑闻,尚未完全冷却。今年615日,达州城区正南花园附近,一位蒋姓老太婆摔倒在地,向周围正在玩耍的三个孩子求助,孩子们跑来扶她,不想反遭诬陷,被指为肇事者,索赔医药费。司法调解一味捣糨糊,让助人为乐的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