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3年04月
2013年04月27日 09:03

虚妄之争

 

虚妄之争

 

 

河南偃师市龙华欢乐园的一尊弥勒佛,穿上了内衣,留起了大背头,加上那大腹便便,金光闪闪,望之竟不似慈悲的佛陀,活脱是腐败的官员。这背后的真相,更加出人意表,当佛像的变异引起热议,园方主动坦白:此塑像是我们企业创始人的肖像。

对此的批评如潮涌至,我却有些敬而远之。事发地偃师市,在洛阳治下,洛阳另有一尊著名佛像,即龙门石窟的卢舍那大佛,它建于盛唐,宝相庄严,更近女态,相传以武则天...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6日 09:37

说什么迷信

 

湖南有一位县长,要造一幢政府办公大楼,购进的木材、钢筋和水泥,堆在一块空地。附近的老百姓每晚都来偷窃,他们有一个观念:偷政府的财产不算偷,偷邻居的才是偷。于是县政府开会,商量怎么防盗:建围墙,装电网,派警察守卫。县长说,无须如此,只要在建材的四周立几块木牌,牌上写道“建庙用”就行了。这一招果然有效,老百姓一看这些木材、钢筋和水泥原来用于建筑寺庙,不仅不再去偷了,反而将偷去的东西完璧奉还。因为他...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4日 09:03

废除劳教制度的三大障碍

 

废除劳教制度的三大障碍

 

 

劳教制度的讣告,国人早已望眼欲穿。好消息是,它将在今年寿终正寝;坏消息是,它并不甘心就此骨化形销,垂死之际,依然作恶不止。这大抵是所有坏制度的共性,无论死后生前,一贯我行我素,哪管洪水滔天。

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黑幕的曝光,会使多少人意识到,原来劳教制度之穷凶极恶,远远超出了我们贫乏的想见;“上访妈妈”唐慧诉湖南省永州市劳教委一案,永州市中院一审判决唐慧败诉,...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9日 09:01

欲求共识,先讲底线

 

法律人的底线

 

 

共识可能是为了迎合对任何事都没有具体看法的人。

——撒切尔夫人

 

如今人人爱讲“底线”,从肉食者到素食者,从专家学者到引车卖浆者流。这是值得乐观的信号呢,还是这个正在急剧转型的社会已经丧失了底线的反证?且不忙作答,单说学者当中,秦晖先生大概是最早谈底线的人之一。早在1990年代,吾国思想界诸侯割据,烽火四起,他便开始讲“共同底线”。前不久他出了一本书,书名即《共同的底线...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7日 09:24

从朱令到黄洋:教育与人心之毒

 

 

 

说黄洋,必须先说朱令。

稍有阅历的人,应该都听过朱令这个名字。近二十年前,正在清华大学化学系读书的这位花季少女,被测出严重铊中毒,后经诊治,毒素排除,残忍的后遗症却伴其终生。把中毒前后朱令的照片放在一起,你简直无法相信,这是同一个人。中毒前的她,风华正茂,聪慧可人,中毒后的她——抱歉,我实在不忍用文字来描述。

更深重的悲剧在于,投毒的凶手,至今未被绳之以法。风行一时的说法,将朱令的室...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7日 09:24

给你爱的人以自由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父母,谈起教育,都口若悬河,头头是道。他们的出身,可能有霄壤之别,他们的立场,可能有左右之分,他们的心境,可能有悲喜之差,然而,一旦话题转向现行教育制度,他们立即集中于同一阵营。迄今为止,我尚未见到哪怕一位对我们的教育体系感到十分满意的父母。对教育的批判,不仅加强了国人的凝聚力,还将许多父母逼成了赤脚的教育家。

我颇有一些从事教育工作的朋友,如梁卫星、蔡朝阳等,为我...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9日 12:24

在观念与利益之上

 

在观念与利益之上

 

 

搭友人的夜车回家,友人开书店,便一路听他谈书店的见闻。他抱怨如今的年轻人几乎都不读书——这里的“书”,显然有其特指。许多青年到他书店,所寻觅的猎物不是公务员考试教材,就是穿越小说与赚钱宝典;还有一些熟客,干脆借他书店后院幽静的茶座约人谈生意,他们头上是托克维尔和米沃什,手边是钱穆和杨奎松,空中飘荡的话语却关乎股市、期货、房价和贷款利率,这一幕是如此矛盾,却如此实在,...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3日 08:44

正义感与正义

 

正义感与正义

 

 

在汉语患上了败血症的年头,许多词语都面目全非,难辨褒贬。前天一人对我说:“你好有正义感!”老实说,我真不知他是夸我还是损我。想起读书那些年,正义感绝对是一枚奋发向上的鲜艳标签,贴在脸上,能焕出三尺红光呢。右派出身的语文教师侯老夫子常常劝勉我们:“你们要做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什么是正义感?”对于这些堂皇的概念,我们的求知欲激烈而脆弱。“正义感……”夫子沉吟道,“就是对正...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1日 08:45

爱心买卖几时休?

 

【上周的文章】

 

 

爱心买卖几时休?

 

 

前些天读到关于“深圳最美女孩”的新闻,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感动,而是纳闷:我们的汉语,究竟狭隘、泛滥到何等程度,怎么动辄便称“最美”呢,须知最之为最,即在唯一,当“最美”越来越多,其所指的贬值自然越来越快。不曾想,才过两日,“深圳最美女孩”的爱心工程便发生塌方——这情形,已经不是贬值,完全可称作崩盘。原来,过路的90后女孩给满头白发、双手残疾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