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3年三月
2013年03月27日 09:57

旁观者王人博

旁观者王人博

《孤独的敏感者》,王人博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1月第一版

我与王人博先生结缘,不是源自他的书,而是源自他的课。2002年春天,他在西南政法大学开讲《西方人权史》,听者如云,屡易场地,最后动用了学校最大的教室,晚上的课程,中午便得去占座,否则只能坐在后排,或者苦站两小时。这门课的内容,如今大抵忘却了,只记得先生的授讲,并非以人权为主题,而侧重于自由主义与宪政思想的普及。有时一堂课,竟不讲学术,反倒纵谈时事,横议江湖,说到愤激之处,头颅一昂,迸出一句“他妈的”。这无论在何时何地的课堂,都会被视为离经叛道。然而王人博之为王人博,恰......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5日 09:22

假想敌

余光中先生有一篇奇文叫《我的四个假想敌》。标题故作危言耸听,实则这假想敌,指女儿的男朋友,他的准女婿。“父亲和男友,先天上就有矛盾”,女儿本为父亲的挚爱,一朝恋爱结婚,便被另一个陌生的男人横刀夺爱,因此可称之为敌。余先生有四个女儿,假想敌的阵容蔚为壮观。当然这是一种幽默的写法,“淡淡的敌意”背后,我读出了浓浓的父爱。

余先生此文,大概作于三、四十年前,距我第一次读,亦有十五年之久。如今重提,并非无端。我们生存的社会,处处怨恨,寸寸猜忌,假想敌的幽灵无所不在,且其要点,不再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9日 08:30

越不公正的社会,越需要宽容

越不公正的社会,越需要宽容

这些年来,呼吁宽容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反观现实,对宽容的践履,却越来越艰难。主张宽容的人与拒斥宽容的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不可弥合。

拿前不久举国若狂、如今渐渐冷却的李天一案来说。公众热议此案之际,我的两个朋友,因发出异于流俗的声音,皆引火烧身。其一认为,世上没有恶人,只有恶行(我想起了伟大的克劳伦斯·丹诺律师,他从不憎恨罪犯,只憎恨罪恶),李天一必须为其恶行承担罪责,不过,作为未成年人,他何尝不是畸形教育文化的受害者呢,“握紧你的拳头,同时怀着一颗悲悯的心”。

另一人是一位律师。针对李天一等五位犯罪嫌疑......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5日 09:13

门户与门户之见

【案,前不久与李承鹏在溪口吃饭,谈及微博,他说他关注的对象包括孔庆东和司马南,之所以关注他们,是为了提醒自己,这世上还有这么一种人存在。】

我上微博的时候,友人便告诫:微博在中国运营这一年来,已经暴露了信息同质化的弊端,要豁免于此,你关注的对象,须当尽量博杂,甚至不妨关注一些与你习性相异、政见分歧的人物。我牢记这一教谕。微博生活,迄今两年余,自问我的政治立场,应属自由主义的保守一翼,或者可径直归入保守主义谱系,于是我持续关注了十来位左翼的朋友,以及经常帮政府说话,被戏称为“五毛”的朋友,尽管有时不太习惯他们言辞的口气,不过针对同一事......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3日 10:15

个体之恶,人性之恶

【旧文】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1日 09:12

用市场倒逼厂家,用民意倒逼监管

【一周前的旧文。我在文中批评了食安办与卫生部、食药局等监管部门的权能设置混乱。新闻曰:“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组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保留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具体工作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承担;不再保留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单设的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食安办将休矣。】

用市场倒逼厂家,用民意倒逼监管

近来中国陷入了“二奶”危机。这二奶,其一是香港奶粉,其二是宁波牛奶。2月底,根据宁波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食安办)公......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8日 09:01

宪政与人性之恶

宪政与人性之恶

一旦人们忘记自己内心邪恶、卑劣的一面,便会向外追捕元凶。

——肯·威尔伯

假如将政治制度比作足球战术,宪政主打防守反击,防守如抑恶,反击如扬善。宪政主义始终把防守放在第一位,有时甚至不愿投入太多兵力去进攻,对它来讲,能把防守做好,便可立于不败之地,恰如休谟所云:“一种体制之所以好仅仅在于它能提供反对弊政的补救办法。”观诸宪政格言,无论“把权力关进笼子”(这充分体现了宪政的防守意识:在宪政主义眼里,最大的恶是政府,所谓抑恶,就是事......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1日 08:59

权利的边界与公民的德行

平坟之争,愈演愈烈,政府与民众之间的裂痕,日益加剧。当“二次平坟”的宣传话语游荡在河南周口市的乡镇,民间的反击随之此起彼伏。2月26日,河南周口籍的越战老兵齐明利等一行六人,赶往周口市长岳文海位于桐柏县的祖坟前,他们本欲效仿政府,强制平坟,临阵忽改主意,只摆架势,并未动土,同时打出了“岳文海,你妈喊你回家平坟”的横幅,以表抗议。

此事最早在微博传播,似乎不止一个版本。就我所见,最初的说法是,一位越战老兵,在盛怒之下,把岳市长的祖坟反撅了。传播者大都鼓掌叫好,认为这是一报还一报,快意恩仇,侠义之举。后来见到更正,如新闻所述,齐明利等放下了撅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