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3年01月
2013年01月31日 09:04

在鲁迅与胡适之前

 

 

辩证法与二元思维,虽非中国的特产,然而在中国的流毒,似远较他国为烈。所谓二元思维,即非黑即白、非善即恶,非对即错、非好即坏、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忠即奸、非先进即落后,非进步即反动……罗列下去,不知尽头。质言之,在二元思维治下,仿佛世间万物,都可二分,于是我们常常看见,两个原本不是针锋相对、甚至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被纳入二元的狭隘选项,硬生生逼成了敌手,如鱼与熊掌,你只能择取其一。最鲜明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8日 09:56

衣俊卿到底错在哪里?

 

 

衣俊卿先生如何能够预想,他会以这样一种艳情的方式名动天下。2012年12月11日深夜,《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风传于网络,从此他的名字成为了公众窃窃私议的关键词,不过仅限于私议,在公权力的寒光之下,“衣俊卿”三字仍是一个禁忌。直到2013年1月17日,官媒发布消息,衣俊卿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免去中央编译局局长职务,至此,这个响亮而优雅的名字才登上舆论的前台。然而,衣俊卿所效力的机...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5日 08:58

劝君莫笑沈启无

劝君莫笑沈启无

 

 

脱帽出城下船去,逆流投篙意何如。

——周作人

 

1939年元旦,北京八道湾十一号周宅的那场行刺,不仅构成了主人周作人一生的转折点,还改写了客人沈启无的运命。

谈周作人,便学他抄书。据《知堂回想录》:“那天上午大约九点钟,燕大的旧学生沈启无来贺年,我刚在西屋客室中同他谈话,工役徐田来说有天津中日学院的李姓求见,我一向对于来访的无不接见,所以便叫请进来。只见一个人进来,没有看清他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5日 08:52

劝君莫笑沈启无

 

 

脱帽出城下船去,逆流投篙意何如。

——周作人

 

1939年元旦,北京八道湾十一号周宅的那场行刺,不仅构成了主人周作人一生的转折点,还改写了客人沈启无的运命。

谈周作人,便学他抄书。据《知堂回想录》:“那天上午大约九点钟,燕大的旧学生沈启无来贺年,我刚在西屋客室中同他谈话,工役徐田来说有天津中日学院的李姓求见,我一向对于来访的无不接见,所以便叫请进来。只见一个人进来,没有看清他的面貌,只说...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3日 10:57

逻辑为什么重要?

逻辑为什么重要?

 

 

年前我与一位在法学院执教的朋友茶叙,他感慨教育之难,尤其是教化初入校门、被教科书的意识形态阴影长期禁锢了头脑、思维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大学生。他需要破解的难题,不是事实之争,而是观念之争。论前者,真相是击碎谎言与谬误最有力的武器,将《历史的先声》、《一寸河山一寸血》摆在学生眼前,他们不得不去正视这个国家的过去与自己的过去。论后者,真理本是至上利器,然而你的真理,却可能是他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2日 09:46

逻辑为什么重要?

 

年前我与一位在法学院执教的朋友茶叙,他感慨教育之难,尤其是教化初入校门、被教科书的意识形态阴影长期禁锢了头脑、思维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大学生。他需要破解的难题,不是事实之争,而是观念之争。论前者,真相是击碎谎言与谬误最有力的武器,将《历史的先声》、《一寸河山一寸血》摆在学生眼前,他们不得不去正视这个国家的过去与自己的过去。论后者,真理本是至上利器,然而你的真理,却可能是他的邪说,你的正路,却可...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8日 09:13

张作霖的乌龙,教科书的自由

 

依我所见,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所书写的时段,距离当下愈近,错误便愈多。近代史这一块,实可谓错谬百出。不过谁能想到呢,连张作霖这般鼎鼎大名的人物,照片都会出错。以权威著称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所编撰的《中国近代史》高中教材,写北洋军阀历史一章,标注为张作霖的照片,并非他本人,而是与其同庚的护国军名将何海清。张籍贯辽宁,何籍贯湖南,在他们征战的烽火乱世,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却因相貌近似,于百年之后结下了奇...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4日 10:10

劳教制度的前世今生

【遵编辑约稿所嘱,此文旨在回顾与反省,而非展望。何况我本不擅长开药方。见报标题为《劳教:被禁锢的时空》,似嫌文艺。】

 

 

 

劳教制度的前世今生

 

 

 

 

“停用”与“废除”之别

 

这是姗姗来迟的新年礼物,它迟到太久了,以至一些心急如焚的国人签收之时,不再惊喜,反而埋怨不已。1月7日,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召开,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司法权力运行...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1日 09:27

法治的面目

【旧文】

 

 

年度法治人物与法治的面目

 

 

在一个公信力严重稀缺的国度,“年度人物”的评选,大都沦为圈子化的论功行赏的游戏。刻薄一点,称之为“关门分赃”犹不为过。然而,盗亦有道。评选可以有偏向,却不能无底线。譬如除夕之夜,你一家老少围炉而坐,评年度最佳家庭成员,最终却把奖状颁给了隔壁的王二,外人见了,不免会琢磨这家人的博爱背后,莫非有什么私情?

李亚鹏入选2012年度法治人物,当作如是观。...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8日 09:30

通往自由之路

【此文作于2012年底。当时还在追问,劳教制度何时能画上句号,据昨天的新闻,这句号已经起笔了。接下来会写一篇从头反思劳教的文章。】
  
  
  通往自由之路
  
  
  大时代的小人物
  
  我至今仍珍藏一份报纸,那是2010年底《新快报》年终特刊,主题为“小人物推动中国”。这一期,我贡献了两篇文章,分别写孙志刚和佘祥林,一个冤魂,一个冤人。然而这并不是我收藏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在于,近十年来,每到年底...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4日 09:49

下跪的国度

下跪的国度

 

 

若非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可能不会顾及这一新闻。前不久,网上流传一张图片,图中横幅高悬,上书“迎上级领导莅临我校视察指导”(前面应该漏了一个“欢”字),横幅下面跪了七名学生。据媒体调查,此事发生在安徽阜阳市京九实验中学,下跪学生出自八年级2班。至于他们下跪的原由,流言云,以跪姿迎接领导;校方说,因这些学生打架,事后为求老师原谅而主动下跪;知情学生曝光道,这七人,因欺负一位低年级学生...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1日 09:03

成功不必在我,努力必不唐捐

【新年致辞】
  
  
  C兄:
  
  在2012年最后一天翻检你今年发来的邮件,共计24封。第一封是8月30日,祝我生日快乐。我早已厌倦了祝福与被祝福,你的祝福却依然令我感念。如你在信中所言,“这些年来,我们的人生轨迹从交汇到行进,我的心一直未离开过你”——我也一样。这一生,有你这样的朋友、兄弟与同道,是我的荣耀。
  后面的信我未能一一回复,请原谅我的疏懒。我更愿意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倾听你谈善恶、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