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2年十二月
2012年12月28日 10:05

2012年十书

案,一家报纸约我开一份2012年的书单,限十本书。我列出六本,先行交差,后补四本,以示十全。这些年多读史料,少闻新书,故此书单,不是指2012年出版的图书,而放宽到我在2012年阅读的图书。

2012年十书

《不必读书目》,刀尔登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2月第一版

《不必读书目》所论皆为古书,不过刀尔登的“不必读”,针对的不是烂书,而是烂人,以及偏见、乡愿、褊狭的视野、鄙陋的风俗等。譬如他说不必读《老子》,因为“老子的思想,早已渗入你我心中”;不必读《孙子》,因为“咱们这里,人人都是兵法家,至少......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6日 09:21

慎言“代表”

【旧文】

慎言“代表”
  
  前天我参加一场文化会议,议程之一是授奖。一位后现代扮相的古典艺术家上台领奖,握住为他颁奖的市领导的胖手紧忙摇了三摇,高喊道:“我代表所有的文艺工作者感谢您的关心和支持!”我一直在跟风鼓掌,听见这恍如用清灵柔美的越剧唱腔喊出的标语,却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引来一圈白眼。左侧的Y兄问我何故,我想了想,只好答:想起了于丹。
  前不久,北大百年讲堂举办了一场昆曲表演,演毕,主持人请于丹上台致辞,不曾想遭到观众激烈抗议,于丹匆匆转身下台。被轰的原因之一,是于丹要代表全体观众向演员鞠躬致敬,台下有人喊“你没资格代表我们......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4日 09:19

说什么胜利,说什么感动

说什么胜利,说什么感动
  
  
  12月14日,兰州市检察院撤诉,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准许,举国瞩目的陈平福案暂时画上了句号,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兰州失业教师陈平福重获自由。这一结局,陈平福的辩护律师何辉新认为是“法治的胜利”。
  我与何律师早在微博相识,一向佩服他的豪情与担当。西北男儿,慷慨悲歌,敢于代理陈平福案这种颇令一些律师避之唯恐不及的要案,便是勇者之举。不过,他所言“法治的胜利”,如果不是一种局中人所惯用的话语策略的话,我则有些不以为然。
  其实不单是此案,这些年来,有多少重大案件和事件,但凡生出一个差强人意的结果,便见人高......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0日 09:22

政治马赛克与权力遮羞术

政治马赛克与权力遮羞术
  
  
  旧时民谚云:你有拐子马,我有麻扎刀;你有金兀术,我有岳爷爷;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如今正可续上一条:你有艳照门,我有马赛克。这马赛克与天灵盖一样,充满了自嘲、自欺与自虐的混合气息。
  以马赛克对付艳照门的妙计,出自广西兴安县国土资源局的锦囊。该局的局长等领导,近一年来,都接到过敲诈信,索取20万元。敲诈的利器,如你所猜,正是风行一时且屡试不爽的艳照。照片之上,妖精打架,男主角的头像被移花接木为该局的领导大人。据分析,这些头像系从国土资源局的官网下载而来。这已经够好笑了,更好笑的是该局的应对之策:从官网撤下局长的相片,在数名副局长......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09:40

为什么要关心政治?

当莫言在遥远的瑞典“建议大家多关心一点教人恋爱的文学,少关心一点教人打架的政治”,我在中国的寒冬,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向“讲故事的人”学习,我愿以三个故事与案例,来探究一个古老的命题:为什么要关心政治?为什么而关心政治?
  重庆青年、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在网上发表“负面言论和信息”被劳教两年,其罪证之一,竟是一件背后印有“不自由、毋宁死”的T恤衫。据《南都周刊》(2012年第40期)报道,他的女朋友,以前只看八卦,从不关心政治话题,连“彭水诗案”(其主角秦中飞与任建宇遭遇相仿)都不晓得,但是现在她不得不关心,......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09:19

微博反腐,只是暗器

微博反腐,只是暗器
  
  
  中国式反腐,历来不走寻常路。如今更是流行三大暗器:一是二奶、情人,二是艳照、性爱日记、视频,三是微博。可不要小觑了这些暗器的杀伤力,它们往往一击致命,反贪局、纪委的大炮却只能打打秋后的蚊子。
  这三大暗器,一并洒出,漫天花雨,威力无穷。如雷政富的倒台,情人、视频、微博俱有功焉。如今反腐,大都循此路径。12月初,有人——自称“我是一个受害者”——在微博曝光官员艳照,共计三张,可惜不大清晰,有如雾里看花。主角被指为河南省林州市卫生局纪检书记冯某。当我们还在猜测,被暗器击中下半身的冯大人会是怎样凄惨的收场,剧情......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0日 09:32

“空谈误国”的背后

“空谈误国”的背后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7日 10:33

莫让名词代理了思想

《胡适年谱》(修订本),耿云志著,福建教育出版社2012年8月第一版
  
  我读国史,素来有一偏见:与其读古人的传记,不如读日记与年谱。虽然日记与自传一样,都可作伪,然而作伪的背后,别有一番况味,如翁同龢晚年为避祸而删改戊戌年前后的日记,恰恰是这些删改之处,折射了他与康有为等人的纠葛。年谱的妙处,在于将古人的生命直观化,漫长而曲折的生涯被拉成了一条短促的直线,十分便于我们了解一个人的性情与思想变迁。
  胡适先生的年谱,恕我孤陋,只见过三种。台湾胡颂平的十卷本,巨细无遗,适合做专业研究,将那十本书捆起来,还可以作为凶器。大陆有两种,一是耿云志版,二是曹伯言、季维龙版,皆出版于......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3日 09:25

国籍的画皮

国籍的画皮
  
  
  世事如戏。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女士的国籍纷争,好似一部电影。
  电影开幕,便充满悬念:张兰惹上了一宗合同纠纷案,被俏江南创始人之一马先生诉至北京朝阳区法院。立案后,法院始终联系不上被告,邮寄给她的起诉书和传票均被退回。经法官向张兰户籍地派出所核实,张兰已经于9月17日注销户口。依户籍制度,这大抵只有三种可能,一是参军入伍,二是变更国籍,三是死亡。一时间,张兰行踪成谜,甚至谣传其“神秘失踪”。11月19日,其子汪小菲发布微博,称母亲因膝盖发炎正在国内医院接受治疗。随后,俏江南集团回应,张兰确实变更了国籍,具体加入哪一国,则不得而知。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