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2年七月
2012年07月31日 09:02

忍看校长成新闻

忍看校长成新闻
  
  
  就我所见,浙江大学历来出奇人异士,常有教师登坛讲演,语惊四座,举国皆震。甚至不独教授如此,连校长的行事,都卓荦不凡。现任校长名杨卫,系中国科学院院士,固体力学专家。前不久,他去南京大学参加第八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与40余位同行荟萃一堂。当香港城市大学张信刚前校长在台上发表演讲,他竟在台下用笔记本电脑玩起了牌。不曾想,这一幕被人偷拍,传上网络,杨校长便火了,一举升级为与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先生同一重量级的新闻人物。
  假如杨卫不是校长,而是像我这样的草民,或者他不是浙大校长,而是一所普通小学的校长,他在会上玩牌,想......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7日 09:13

法律之外的正义

法律之外的正义
  
  
  近来屡见奇案,先说这一例。据东方网报道,2012年4月11日凌晨,从外地来沪的21岁青年李某因饥饿难忍,携带一把捡来的菜刀,到浦东新区三林路一家好德便利超市打劫,由于营业员拒不交钱,李某仅抢走一根售价3.6元的玉米棒,匆忙逃离现场。20分钟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违法,便折回便利店自首。7月17日,此案一审宣判,李某因犯抢劫罪,被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罚金人民币1000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判决出炉,笑骂一片。“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一句,无疑是冷嘲的噱头,那根玉米棒,早入了李某的辘辘饥肠,法院如何追缴:在千元罚金之外,还追加三块六吗?......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5日 09:11

请公布并铭记死难者的名字

【四年前我写过同一主题的评论,如今重弹老调,悲从中来。但愿这是最后一篇,但愿我们的祈愿能化作现实并成为传统。】
  
  
  请公布并铭记死难者的名字
  
  
  这些年来,从地震到暴雨,从火灾到车祸,几乎每一场灾难过后,都有人呼吁,请求官方公布死难者的名字。然而每一次激切的呼吁,最终都石沉大海。死难者的冤魂,在官方的通报之上,永远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那些阿拉伯字母,有多么简单,就有多么沉重,我们以前有多么熟悉,如今就有多么陌生。
  民间的悼念活动,搜寻死难者的名单自然是重要一环,可惜力有未逮。上海“11·15”火灾,曾建网上纪念馆,所......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8日 09:56

失控的民主

失控的民主
  
  
  我读西方学者论威权政治转型的著作,重新认识了两个概念:自由化与民主化。其实我们对此二者并不陌生。许多年前,“自由化”加上了“资产阶级”的前缀,尝令一些国人谈虎色变;后来,民主化取而代之,好似洪水猛兽,构成了另一些国人白夜的噩梦。只是,一旦它们沦为一呼百应的政治口号,沦为恐慌的源头与妖魔的对象,其本原的面目便不免遭到扭曲、模糊。有一段时间,我们整日高呼“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舌头都起了老茧,至于自由化之所指,却有几人能说上所以然呢。
  不必说自由化、民主化,就连自由、民主的语义,在高谈阔论者口中,何尝不是千姿百态......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3日 09:04

选美何以选出了丑闻?


  这年头选美泛滥,美女贬值的速率已经压倒了人民币。相亲节目常请选美比赛的冠亚军助阵,登台者往往惨不忍睹,还不如我家附近的煎饼西施。有一回我滥竽充数,出席一场时尚party,同去的摄影师提醒我注意邻桌靠窗的姑娘,低声说这是洲际选美比赛的季军,是阿拉一手发掘出来的尤物,我匆匆瞥了一眼,红酒喷出了半口,心想这不是石榴姐吗,怎么从《唐伯虎点秋香》里面跑出来了呢。扭头看摄影师兄弟,那张猥琐的脸异常一本正经,不由暗自怀疑我的审美品位是不是严重落伍于时代。
  前天看到国际小姐中国大赛重庆赛区前三甲的照片,我发现自己的审美品位再次遭遇了严峻挑战。冠军尚可入目,季军的容颜,恍如惊悚电影,令我不......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1日 09:42

“常回家看看”:立法的两难

“常回家看看”:立法的两难
  
  
  将“常回家看看”写入保障老年人权益的法律,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今日之争论,只不过在重蹈往昔的覆辙。说来说去,依旧重弹老调:“常回家看看”不仅是一个孝悌问题,还是一个经济问题,立法者应该如何权衡这二者的轻重呢;以及,如何划分道德与法律的楚河汉界等。这就像吃剩饭,往往索然无味,可是为了填饱肚皮,还得狼吞虎咽。
  争议多年,答案终于浮出水面。6月26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正关乎“常回家看看”:“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9日 09:09

立锥之地与立足的自由

古人对比贫苦差距,除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还有一句名言叫“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上课的语文老师高举手中的粉笔,告诉我们:锥尖比粉笔还细呢,假如一块地,连锥子都立不了,你们可以想象,它能有多大。可怜我绞尽脑汁,依然勾勒不出“立锥之地”的面积。老师怒道:你这厮真是死脑筋,何必计较锥子的大小;贫者无立锥之地,就是说这些穷鬼,连一星地都没有。我一拍脑袋,把自己拍醒了:原来我就是这样的穷鬼。
  如今,我终于有幸见识了“立锥之地”的真相。报载,广州的一些天桥和高架桥底,浇筑了水泥锥,锐利如矛尖。如图所示,有一处,近200平方米的平地,扎满了......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04日 09:19

谁可以骚,谁不能扰?


  如果要评选2012年度标语,“我可以骚你不能扰”应该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骚与扰之争,始于上海地铁。在这个情欲缤纷的夏季,我至少读过三则新闻,称女性乘地铁之时遭遇了性骚扰。6月20日晚,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张照片:图中的妙龄女子着装性感,黑色的内衣清晰可见,“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同时提醒女性乘客“自重”。这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有女志愿者用黑布蒙住头面,在地铁二号线举牌抗议,牌上写道“要清凉不要色狼”,“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犹如在争吵的两性之间,一旦用上“自重”之词,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