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2年五月
2012年05月30日 09:12

编制的困境


  若非读新闻,像我这样的山野村夫,压根不知有一个政府部门叫“机构编制委员会”。经体制内的朋友介绍,才晓得其并非冷衙门,掌握实权,门庭赫赫,可令处长低头,科长折腰。其权力的核心,盖与一个词有关:编制。
  编制为何物,重量几何,还得以新闻为镜鉴。先说稍远那一条。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学的语文教师张丽莉舍身救人,被誉为“最美女教师”。她的伤情,牵动了这个国家的神经;她的身份,则撕开了这个制度的脸面:如此优异、敬业、深受学生爱戴的教师,执教五年多,还是临时工,徘徊在编制的门外,没有医保,千元月薪,寒酸之极。其实,有编制也好,无编制也罢,对张丽莉的爱心形象,并无......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8日 08:58

舌尖爱国主义与床上爱国主义


  对于我这样的吃货而言,看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实在是一场艰苦的战争,不仅要与记忆作战,与想象力作战,还要与在嘴角蔓延的口水作战。其播出时间,为每晚十点半,看完节目,临近午夜,这个时间点吃夜宵,最易发胖。当我犹疑不决之际,低头瞥见日渐肥沃的肚腩,只能牙一咬,骂两声陈晓卿导演,翻身上床,任残存的口水打湿枯涸的春梦。
  当然,《舌尖》的走红,不止因为,它让一个国家流下了饥渴的口水,它重塑了中国人日渐麻木的味蕾。还因为,它唤醒了我们对童年的回忆,令我们闻到了传统文化的淡雅与清香。更有甚者,有人将它升华到政治的高度:“《舌尖》是最佳爱国主义教育片,没有之一,更戳人心窝子的是把......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5日 09:25

当“最美女教师”被推上神坛

当“最美女教师”被推上神坛
  
  
  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的“最美女教师”张丽莉,如今正处于一种悲欣交集的悖谬之中。这一面,是接踵而至的荣誉,诸如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教师等,像红色的鲜花一样布满了她受伤的生命。那一面,却是黑色的过往:她在佳木斯市第十九中学执教五年多,尚未拿到正式的教师编制——换言之,她还是临时工——没有医保,月薪仅千元。两相对照,竟有些反讽。
  如果不是基于从车轮之下舍身救人的义举,像张丽莉这样的临时工,恐怕一生一世,都无缘于“全国优秀教师”之流的荣耀。然而,我们愿意相信,在见......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3日 10:14

骗子为什么大行其道?

如果不嫌危言耸听的话,不妨说,我们活在了一个以骗人与自欺为生的时代。你不骗别人,就得骗自己,大多时候,不得不二者并举。甚至有些职业的主体,便是对骗术的发扬。在此语境之下,邹斌勇冒充国家发改委副司长行骗的新闻,所带给读者的惊异感,恐怕还不如扎克伯格与华裔女友结婚。
  说白了,我们已经见惯了邹斌勇这样的货色,与这等拙劣的骗局。也许在我们身边,便不乏邹斌勇式的骗子。我见过一些,比邹斌勇高明多了。现在并不流行冒充中央的高干,盖在信息社会,查证方便,点一下谷歌,打两个电话,邹副司长们就露出了纸扎的马脚。高级骗子,多称系高干的秘书,或其子女,这些身份,则不易、不宜查询,尤其是后者,因为许多官员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21日 09:33

贫困县评选:哭穷与比富的游戏


  前两天,我听到一个意味深长的段子:“两个县争取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名额,最后一个县失败了。记者问失败一方的县长:为什么会失败?县长含泪答道:因为我们县实在太穷了……”
  有人会问,选拔贫困县,应该由更穷的一方中标,那太穷的县,为什么反遭淘汰呢。这就需要深思一步。诸如贫困县的评选,与我们所熟知的许多政治、社会荣誉的评选一样,纵然冠以公平的名目,实质上却是一场天昏地暗的权钱交易,其结局,不仅取决于参赛者的实力,更取决于他们在幽深的幕后活动的能力。太穷的县,比起不太穷的县,相应的能力,不免稍逊一筹。故其落选,虽不近法理,却合乎情理——中国特色的情理......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8日 09:29

走出互害社会

【四月的旧文】
  
 
  吾友冉云飞兄,发明了两个概念,用来命名中国。一是“比傻帝国”,这个国家的肉食者与普罗,都擅长玩一种装傻与比傻的游戏,以自甘傻瓜,换得苟且度日,曾有读者将“比傻”二字颠倒过来,一样适用于中国,不过其立意,相较“比傻”,终归低了一档,而沦为粗莽的发泄。二是“互害社会”,这个社会的一大特色,就是互相撕咬,互相攻击,互相诬陷,互相伤害,互害的背后,是制度与文化的流毒对人性的腐蚀和焚烧。我以为,互害社会一说,可比孙立平先生的那个经典论断:“对中国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且以新......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6日 09:27

你爱,中国便不冷漠


  
  2012年5月8日晚,中学语文教师张丽莉在黑龙江佳木斯市胜利路北侧第四中学门前舍身救学生,自己却被碾于车下,造成双腿截肢,骨盆粉碎性骨折;与2011年10月13日下午,广东佛山市南海区,2岁的女童悦悦两度被汽车无情碾压,在拾荒阿姨陈贤妹施以援手之前,共有18名路人从其身边疾驰而过,甚至不愿多看一眼被命运之神遗弃于路边一秒一秒凋零的花朵——这是同一片苍穹,这是同一个中国。
  2012年5月12日晚,因病情恶化,张丽莉需从佳木斯转至哈尔滨救治,数百名佳木斯市民自发来到医院门口,高喊“加油”,为其送行,上百辆当地的出租车一路高打双跳灯将救护车送至出城口;与我们司空见惯......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4日 09:03

杀人的诗学


  八年前的凶杀案,如今才宣判,这是令人惊异的一点。更惊异的是案情。重庆石柱县的小学教师、擅长舞文弄墨的余小文,挥斧杀害了岳父母后,在墙上刻字留念,声明自己何故杀人,还写下了《小春风》、《生死绝句》、《回忆》三首诗(中国新闻网2012年4月25日)。可惜这些诗,湮没不彰,辜负了余小文煞费的苦心。杀人留名,大抵是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意思;若作诗,一来发泄胸中的怨气,二来,则寄望于血案的影响力,助诗名传诵一时,此前只拥有两个读者的作品,而今却风行为万众的谈资;若能流芳百世,那实在是国家不幸诗家幸。
  不知余小文此举,是否缘于武侠的刺激。虽说李白笔下的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1日 09:22

“吃空饷”的国粹

  “吃空饷”的国粹
  
  
  “吃空饷”一事,如家常便饭,古今都不鲜见。若在今日中国,成其为新闻,那只有两种可能:或者至少是县一级的官员带头吃空饷,或者是上百人如吃大锅饭一样共同吃空饷,前者如山西省文水县原副县长王辉,这叫吃出了级别;后者如浙江省永康市,近两百人共吃,这叫吃出了规模。假如不是这两种,任你怎么贪吃,在执政者眼里,不过是九牛一毛,懒得过问;在民众看来,吃空饷则是权力者的专利,他们欲过问,有心却无力。也许正基于此,吃空饷与刑讯逼供、干爹现象、太监政治等一道,作为中国传统特产,或曰国粹,千百年来屹立不倒......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0日 08:41

道德的限度

道德的限度(四月初的旧文)
  
  
  清明节我回故乡扫墓,遇见一位在中学当政治教师的高中同学。酒过三巡,忆少年游,有泪如倾;说起工作,他精神一振,说他去年接了一个如烫手山芋的落后班级,经其整治,大半年下来,此班无论学风还是学力都大有改善,已经不亚于先进班级,校长正令他这个班主任将治理经验形诸文字,推及全校。问他的良策,答:将全班学生,五五一组,在校期间,相互监督,但凡同组者犯错作恶,一律写入日记本,这日记本,除了该生,只有班主任有审阅之权,故不用担心被所监督的同学打击报复;每月,测评一次,大错扣五到十分,小错扣一到三分,每人都有一个基础分,扣完后,则为负分,负分就得受罚......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7日 10:55

“不必读”的微言大义


  
  
  《不必读书目》,刀尔登著,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2月第一版
  
  
  我对“必读书目”之流一向不太愿意恭维,不管所开的书目出自何方神圣之手。盖一个“必”字,折射了神圣们的自负和虚妄。这人间世并无什么必须要读的书,包括以发行量之巨著称的《圣经》与毛选,儒教徒未必愿读前者,犹如自由主义者未必愿读后者。假如一定要找一本必读书,恐怕只能是字词典。故我的案头,惟有一书一年四季雷打不动,即疑似盗版的《现代汉语词典》。
  话虽这么说,我却难逃“必读”之劫。前些年,有人开书单,名曰“大学生必读的十本书”,将我......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3日 09:30

知法犯法是法治社会的最大悲哀


  
  有句老话叫“知法犯法”,相应的悲剧,史不绝书。而今新增一例。据《东方早报》(2012年4月25日)报道,“沪上知名劳动法专家,长期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师教学工作”的黄荣兴,因涉嫌合同诈骗而被闸北警方刑事拘留。他以开办人力资源培训班为名目,骗取了上百考生的高额培训费,却从未安排考试,导致这些考生梦寐以求的人力资源管理资格证沦为泡影。此外,他还拖欠员工工资、提成;从2008年起,他的工作室便不再为员工缴纳社保,尽管他“一直声称要给大家补缴,甚至还向员工收取了个人缴纳部分的社保金”。
  读到新闻,我便检索黄荣兴的资料——因我不在上海,不吃人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