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2年04月
2012年04月27日 10:23

自由撰稿人装逼指南

自由撰稿人装逼指南
  
  
  1.从不自称“自由撰稿人”,而自称“不自由撰稿人”。
  2.用笔名,莫用实名。
  3.取笔名,忌浅白,宜深沉,富于哲思、用典最佳,如名曰“八圈”、“萧轶”等。
  4.只接受约稿,不主动投稿,哪怕常常投稿,亦不为外人道。
  5.对外宣称,稿酬千字八百以下,绝不动笔。
  6.偶晒书架,满架外文书(切记,把书脊之上的图书馆标识码撕了再拍照)。
  7.从南怀瑾、余秋雨之流的书中寻...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6日 10:02

开放的政府何惧反讽的锦旗?

开放的政府何惧反讽的锦旗?
  
  
  前不久,我听来一段逸事。沪上一位大律师,代理一起刑事案件,判决结果尚属公正,当事人问他:要不要感谢法官一下?律师答:可以,你送一面“秉公执法”的锦旗到法院好了。当事人说:这样会不会不大好?律师答:有什么不好呢,他们的确在秉公执法,除非你给他们送钱了。当事人说:我的确送钱了……这一句话,击碎了律师的自信与尊严,他们原以为,自身的艰辛努力,才是判决公正的最大因...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4日 09:22

给法学院学生的一封信(之一、二)

给法学院学生的一封信

 

 

 

我们憎恶的所谓“导师”,是自以为有正路,有捷径,而其实却是劝人不走的人。

——鲁迅《田园思想》

 

 

之一

 

 

我的朋友斯伟江大律师,公开发出邀约,请资深望重的律师、法官、检察官,给法学院的学生写一封信,指点求学与就业。我的身份,只是法律界的逃兵,更勿论资望深浅,自知不配执笔。不过,这些年来,蒙母校的师弟妹们不弃,常致信于我,问如何读书,如何择业,如何安...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20日 10:57

官场的“童工”

【“童工”政治,最新一例,是湖南湘潭市岳塘区拟任1991年10月出生的王茜为区发展改革局副局长,王茜因此被戏称“湘潭神女”。】
  
  
  官场的“童工”
  
  
  “他是官二代,父亲是军中大佬,两个哥哥在外企工作,他的大学导师全国知名,天之骄子造就了他飞扬跋扈的性格,有一次他在洗浴城与人口角,先后杀死了保安及闻讯赶来的老板之子,还将意欲起诉的老板拦在法院门口毒打了一番,舆论大哗,迫于压力他被判处死...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6日 09:10

在走狗遍地的世界,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这十五年来,每年的4月11日,王小波的名字都会像幽灵一样飘荡于我们春暖花开的视线。对他的纪念,俨然是一种时髦;评估他在文学史与思想史上的水位,俨然是文化界的核心议题。如在今年,他的遗孀亲自出场,谈“王小波的意义”。可惜这篇八百来字的文章,除了拉虎皮,便是抱怨,王小波的意义,升华为一个苍白的符号,像一弯冷月,高悬于苍穹,距离人间世的读者越来越远。这让我想起我的大学同学,自诩为“王小波门下走狗”的W...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3日 10:36

两个陈布雷

【我本来欲作一篇论陈布雷的大文章,读了近百万字的史料、日记、回忆录、评传等,却发现并无什么好说,只好将读书札记敷衍成文,聊胜于无。后刊于《同舟共进》杂志,有删节。转载请注明出处。】
  
  
  汗漫学屠龙,绛灌学屠狗;屠狗位通侯,屠龙不糊口。
  ——景耀月《读史感言》
  
  
  陈布雷的另一面
  
  相比蒋介石,陈布雷的形象更能代表宁波人:矮小、瘦弱、眉目清秀,斯文而聪慧。他的家乡慈溪,毗...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1日 10:33

干爹政治

干爹政治
  
  
  “干爹”一词,古已有之,更典雅的说法叫“义父”。你看古典、武侠小说,义父的踪影,几乎无书不在,如董卓之于吕布,刘备之于刘封,欧阳锋之于杨过,谢逊之于张无忌,至于义父对义子的利用,义子对义父的背叛,他们之间的义薄云天等,更是小说所不可或缺的桥段。
  只是我们从未想见,今日中国,义父或干爹的风起云涌,会以这样一种暧昧的方式,丑闻的面目——也许这正是喜剧时代的传播特色。干爹背后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9日 09:27

分裂的故乡

近十年前,我和许多朋友,都写过一篇题为“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的文章。批评者认为,这个标题过于危言耸听。我承认,说“每个人”,不免有些夸张;“沦陷”一词,则完全适用于彼时我的故乡安徽省颍上县,甚至还有些不及:我们说一地沦陷,那么此前必有崛起的辉煌,哪怕是刹那芳华,弹指一挥;然而这数十年来的颍上何曾崛起过呢,它就像一匹受伤的老马,陷入了无底的泥沼,每挣扎一次,便往下沉沦一米。
  写作《每个人的故乡...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5日 12:29

仇富与共识

仇富与共识
  
  
  有一个说法叫“语言的贫困”,其背后则是思想的贫困,这两种贫困,相互毒化,相互钳制。譬如我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仇富”,便是一个无比贫困的词语,我们对富人的正常态度,能用一个“仇”字——仇本意为匹、合,同“逑”,后来才衍生仇恨、怨恨之意——来表达吗?若不能,为什么还要选择它呢?选择的偏执,正源于思想的贫困。我们被禁锢的头脑,从对富人的态度,到这种态度的表达,都爆发了巨大的饥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