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1年十二月
2011年12月30日 10:21

秦桧不跪了,我们还在跪

秦桧不跪了,我们还在跪
  
  
  盛极一时的为历史人物翻案,像一场暴烈的飓风,从文本卷向了行动。去年曾有人撰文为秦桧鸣冤,号称“中国历史第一冤”,可惜内容不大可观,多为拾前人的牙慧,我只记得这个无比哗众取宠的标题。今年,翻案者更进一步,在秦桧的故乡江宁(现南京市江宁区),占地面积达17.8亩的江宁博物馆开馆,推出了一尊正襟危坐的秦桧像。据称,此前中国的秦桧像,知名者有七尊,如在杭州西湖岳王庙前、河南汤阴岳飞庙施全祠前等,都是跪姿,而今,跪了近五百年的秦桧,终于在家乡父老面前挺身而起。
  秦桧不跪了,当然他并未完全站起来,而是采用了坐姿。这也许是雕塑家的委曲......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8日 09:37

谁在挖中国的墙脚?

他们在挖中国的墙脚
  
  
  今年年中,我去过一趟武汉。记忆犹新的是过长江二桥的时候,的士等红灯,我抬眼望见窗外一排画上了“拆”字的民居,高悬两条横幅,具体写什么,如今已经忘了,只记得大意,一条是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条是反对强拆,誓做钉子户一百年不动摇,它们交织于一处,实在意味深长。再加上飞越精神病院的徐武,这三大社会景观,构成了我对武汉的全部记忆。
  不独武汉,今日中国的几乎所有城市,都沦为遍地狼烟的建筑工地,一边拆迁,一边建设,或者一边建设,一边拆迁,有些高堂广厦,寿命不足十年,便因新来了市领导,需要重新规划形象工程,而化作一地残垣。每一座城市......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6日 10:54

谢亚龙到底是不是贪官?

谢亚龙到底是不是贪官?
  
  
  谢天谢地谢亚龙。身陷囹圄,亚龙君仍不忘娱乐公众。亮相央视《新闻调查》(12月24日),身穿看守所黄马甲的他语出惊人:“我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可惜稍稍晚了点,不然此言足以竞选2011年度最流行话语。
  2010年9月,谢亚龙因涉嫌受贿罪与泄露国家机密罪被捕。他一共受贿多少呢,据《新闻调查》记者与他的对话:一家在2006年中超联赛风头出尽,取得了俱乐部史上最佳战绩的球队,送了他20万;曾担任中国国家队和国奥队主教练的杜伊科维奇的经纪人送了他5万;长春亚泰夺冠,送了他3万;广州医药送了他30万……省......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3日 10:07

悼哈维尔:签名,还是不签名?

【关于哈维尔,我前后写过两篇文章,一是论他与昆德拉之争,二是论他与布罗茨基之争。这是其一,收入我的新书《酒罢问君三语》。】
  
  
  签名,还是不签名?
  ——关于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病人比健康的人更懂得什么是健康;承认人生有许多虚假意义的人,更能寻找人生的信念。
  ——哈维尔
  
  在米兰·昆德拉与瓦茨拉夫·哈维尔之间,那场是否应该在声援政治犯的请愿书上签名的激烈争论,更像是一场隔山打牛的虚幻战争,因为双方并无狭路相逢的亮剑之机。反倒是1968年,这两位捷克的武林高手曾有过短兵相接......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1日 10:01

不甘沉默的大多数

不甘沉默的大多数
  ——致Z君
  
  
  不时听到朋友们的怨声:你看现在这些年轻人,什么都不晓得,什么都不关心——“前天我去一所大学讲课,课间休息,与学生闲谈,问他们知道山东临沂的陈君吗——我们且不论此人之是非——大都摇头;问他们对山西、河北的爱国壮士公开焚烧《南方周末》等南方系报刊一事有何看法,大都无言,唯有一个男生吞吞吐吐道:‘据说都是汉奸报纸,活该烧得。’再问他什么是汉奸,却无法定义,只能举例说‘像汪精卫那样的人’……”讲故事的Z君一声长叹,然后把愤慨与感伤埋进了精致的酒盅。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20日 11:21

《酒罢问君三语》序:羽戈的教育与自我教育

【《酒罢问君三语》序】


  
  
  “偶像破坏者”的教育与自我教育
  
  

王恒


  
  古人言“三十而立”,羽戈在而立之年迎来了第四本著作的出版,让人深感钦佩。在这几本书中,《百年孤影》或许最能反映羽戈的学识和思想深度,也是他最用心力写作的文字。但是,与他关于宪政史的文字相比,我却更喜欢他的那些随笔,既不乏学识和幽默又读来让人感动。在历史研究中,羽戈的心灵像一束折射的光,只有从复杂的叙事、分析和评论中才能曲折地窥视;而在随笔中,则像一束反射的光,更直接而清晰地映照出他的内心世界,尤其是那些为公共领域而作......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9日 10:12

从调控到稳控:中国伤不起

控不好,就伤不起
  
  
  中国2011年度汉字,落在了“控”头上;年度词语,则为“伤不起”。我对后者并无异议,至于前者,我原预测是一个“限”字。转念一想,“控”与“限”,单从字义上讲,差异其实不大。媒体分析,今年的“控”,乃是承接去年的“涨”,以及前些年的“炒”,重在经济。我却以为,作为年度汉字,“控”之所指,早已逾越了经济的边界,而与“限”、“禁”等一起,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重重围困了文化、政治以及我们的日常生活。
  如你所见,在2011年,与“控&rd......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6日 11:13

让儒家的归儒家,宪政的归宪政

让儒家的归儒家,宪政的归宪政
  
  
  十年前,哈佛燕京学社编了一本《儒家与自由主义》,收录了杜维明等百家之说,我拜读之后,一头雾水。若谓儒家是驴,自由主义是马,那么二者合体,便只能生出骡子。好在儒家自由主义这头骡子,在中国这个非驴非马之国,并未流行起来,而更像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冷笑话。
  近年来,却有两个近似儒家自由主义的物种,破茧成蝶,比翼双飞。其一叫儒家马克思主义,其二叫儒家宪政。关于前者,有位朋友开玩笑说,可以一言蔽之为“让孔子入党”,这似乎有些将其庸俗化,不过,将儒家与马克思主义置于一处,人们多半会想起毛泽东这个悲剧的案例。后者则是一个新词,并......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4日 10:03

不是有了条例,校车就能安全


  
  12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刚刚公布《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12月12日,广东佛山与江苏丰县就先后爆发了两起校车事故,尤其是后一起,受难之惨烈,堪比上月甘肃正宁县的那一幕悲剧。还有什么意见,能比这两场灾难更尖锐,更具说服力,同时却更残酷,更令人痛心疾首呢?
  校车安全条例的生产,原本是为了削减、杜绝校车事故;校车事故的频发,则在反讽条例的滞后与脆弱。令人忧心忡忡的是,这么多事故,这么多含苞待放的生命的无情流逝,未必能促成条例的完善与顺产;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条例,即便诞生以后,未必能将制造事故的恶魔扼杀于飞驰的车轮之前。
  这不是悲观,不是危言耸听。一......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3日 13:08

《酒罢问君三语》

《酒罢问君三语》
  
  作者:羽戈
  出版社:宁波出版社
  出版年:2012年1月
  页数:280
  定价:28.00元
  装帧:平装
  ISBN:9787807439189
  
  内容简介
  
  这本书是青年学者、作家羽戈近十年来的精神历程之记录。羽戈年少成名,二十文章惊海内,如今三十而立的他,已经在评论、历史、政法等领域卓有建树。他从不承认自己是天才,而自道“生性愚钝”、“资质平平”,那么,在青春的暗夜,哪些学者与思想家的作品曾赐予他光亮,引导他前行?从诗歌到评论,从政法到历史,从文本到现实,是什么促成了他的突围......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2日 10:42

从面目全非的女神像说起

从面目全非的女神像说起
  
  
  开始我还以为是恶搞,找出《重庆商报》(12月7日)的新闻来看,才敢确认,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图书馆门前的那两尊雕塑,摆出了雅典娜和女娲的造型,面目却分别为“我院创始董事”的郭女士和李女士,而且这种创意,不仅出于设计者自愿,还堂而皇之刻成了碑文置于雕像下方,就是说,学院领导并不以此举为耻,反以为荣,故勒石记事,公之于众,以期传之后世。
  此事一经曝光,自然背反了创作者之所想,而沦为恶臭的丑闻。批判者妙语连珠,有人说,中国俗话叫有奶便是娘,对西北大学现代学院而言,则是“有奶便是神”;有人分析,以校董的脸替换女神的脸,暗示......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9日 09:49

历史也是临时工?

历史也是临时工?
  
  
  今日中国流行“临时工政治”。政府有什么过错,最后都可以推到临时工头上。临时工的战斗力,无所不能;临时工的身份,无所不包。假如最终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顶罪,则可归责于暴雨、雷击等,以至有人感慨:原来老天爷也是临时工。
  而今,临时工则多了一种身份,叫“历史”。
  据《京华时报》(12月8日),乐安河下游的江西乐平市9个乡镇40多万人,一直深受污染之害。其中有一个戴村,村里已经有2800多亩地无法耕种,近20年来无一人通过征兵体检,癌症患者有70多人,每年都有四五人因此死亡,且还保持上升趋势。村民感慨:“我们哪里是在喝水,简......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5日 09:37

阎连科上书的重量

阎连科上书的重量
  
  
  三年前,阎连科在北京西南四环一处叫“世界名园”的社区买了一座宅院。此地环保、幽静而富有诗意,作家写到,“景色打在眼上,有青白的声响”。他原本有意在此写一部中国的《瓦尔登湖》,可惜,那一场安静的文戏,刚刚开始它伟大的剧情,便被公权力的铡刀拦腰斩断。阎连科和他的中产阶层邻居们的瓦尔登湖梦,在推土机的铁蹄肆虐之下,化作一地断壁残垣。
  2011年7 月,阎连科接到正式通知,说因修北京万寿路道路南延工程,包括他在内的39 户人家被要求拆迁。此后,自然是就赔偿等问题展开谈判,谈判的结果,大半是无果。10月8日,尚未签拆迁合同的32户人家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