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1年十一月
2011年11月30日 10:19

接下来限什么?

【旧文。从“限娱令”到“限广令”,接下来要限什么?】
  
  
  娱乐死了,道德就有救了吗?
  
  
  前不久,中国最重磅的娱乐节目“快乐女声”被勒令停办一年,一位以乌鸦嘴著称的朋友对我说:这不是好兆头,接下来会有更大的动作。这厮最喜预测足球比赛,嘴巴之臭堪比贝利,和我赌球,几乎从未胜出,常常殷勤献上啤酒和鸭头若干。所以我们向来只把他的话当做玩笑,从其反面推断未来的走向。不曾想,这次竟被他说中了。风传多时的“限娱令”堂而皇之登上了国家广电总局的官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满纸杀伐之气,......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8日 09:20

当中国走向鱼烂:三天如何毁掉百年?

三天如何毁掉百年?
  
  
  现在的中国红十字会,就像一条苟延残喘的烂鱼,只要在公共空间稍稍动弹一下,就将激起如潮涌至的批评之声——在烂鱼眼中,批评者无疑是苍蝇。
  这条烂鱼,最近翻了两次身,都引来苍蝇纷飞。江苏、湖北、陕西的一些学校,要求全体师生加入中国红十字会。我以为这是十分屈辱的事,师生们却别无选择,不仅要入会,还得交会费,老师每年10元,学生每年5元。红会对外称,入会与否,交费与否,以及交多少,一切自愿;但在实际运作当中,却无自愿一说,都是强行摊派。直到媒体曝光,有些地方才幡然改途,像西安市教育局发出紧急通知,禁止各级学校红十字会组织收取会费,已经......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5日 09:43

文化政策越多,文化就越少

中国人的谦虚,有时乃是一种恶习。我去过许多城市,一旦请教贵地的文化生态发展如何,几乎每一座城市的文化人都连连叹气:“文化沙漠!文化沙漠!”就连最讲究腔调的上海人,都喜欢自怨自艾。有一位上海朋友自嘲道:上海有无文化,要看那些妓女在读什么书,以前,话说妓女三件宝,口红、安全套、余秋雨散文;而今,余秋雨的散文换成了郭敬明的小说——这就是二十年来,上海文化最绝妙的注脚。
  前些天,广东省文化厅厅长方健宏谦虚了一把,承认广州的文化氛围不如京沪。这种谦虚,也许是善意,不过当你谦虚过了头,反倒是一种骄傲。文化包罗万象,端看怎么比。若论公民文化的土壤与氛围,广州谦称不如北京和上海......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3日 09:43

狼爸背后,子女如沉默的羔羊

【旧文】
  
  
  狼爸背后,子女如沉默的羔羊
  
  
  先有虎妈,后有狼爸。
  蔡美儿与萧百佑得虎狼之名,源于他们对子女的教育方式,像虎一样威严,像狼一样残暴。譬如虎妈要求女儿每天都要练琴,一首钢琴曲弹不好,就得从晚饭后练到夜里,中间不许喝水、上厕所;狼爸更狠,他的教育理念,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字:打。“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堪称名言,足以媲美“棍棒底下出孝子”。
  以结果而论,他们的教育似乎成功了。虎妈的长女,14岁便在卡内基音乐厅弹钢琴,17岁便接到哈佛与耶鲁的录取通知书;狼爸有三个孩子考上了北京大学,据说知书达......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1日 09:50

临时工的政治学

临时工的政治学
  
  
  近年来,有三个名词被发扬光大,生出万千气象:抑郁症、精神病、临时工。
  官员自杀,最终都要被诊出,此人生前患有抑郁症,不堪其扰,愤而自绝。民众上访,或者制造恶性案件,待有司验明正身,便在其愤怒的脑门拍上一枚标签:此人系精神病。政府机关不慎曝出丑闻,需要给民意和舆论一个交代,领导与张三耳语片刻,走上前台,对外高声宣布:肇事者张三,本是我单位的临时工,现在已然被辞退。
  相比“小姐”从称谓变成工种,“同志”从称谓变成了性取向,临时工的语义变迁,倒不似斗转星移。它的原始语义,是指机关及企事业单位临时招聘的工人,与正式......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7日 10:44

政府食堂不是地沟油的终点

政府食堂不是地沟油的终点
  
  
  正与朋友聊天,他说晚上请我去吃川菜,我答,自从地沟油一出,这一年多来我都不大敢进川菜馆的门,一抬眼,便看见《深圳商报》的新闻,说在深圳市,地沟油甚至已经流入某些政府机关的饭堂。
  有人批评记者使用“甚至”一词:地沟油不应流入官员的食堂,难道只应流入民工的食堂吗?我倒觉得这般措辞并无不恭,反而是一种残忍的写实。依我们一贯的思维,地沟油的食用对象乃是普罗百姓,怎能流入官老爷高贵的肠胃,他们应该吃特供油才对呢。这就像医生只会拿回扣,而不该被回扣;警察只会刑讯逼供犯罪嫌疑人,而不该被刑讯逼供;信访办主任只会敷衍、打压上访者,......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6日 09:18

书店之死

【月初所作】
  
  
  书店之死
  
  
  劳伦斯·布洛克写过一部小说叫《八百万种死法》。我已经忘了其内容,却清晰记得这个宏大的书名。十岁那年,外祖母在我身边平静逝去,我第一次目睹死亡像巨大的黑夜一样覆盖了我惊慌的生命,从彼时起,被死神启蒙的我就开始幻想自己的死法,是像“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的鲁智深那样彻悟呢;还是像瞿秋白那样淡然,冷对死神的胁迫,道一声“此地甚好”,从容就义。后来我与书结缘,成为一个读书人与写书人,便生出一种痴念:人书俱老,死在书里,以书为坟茔,可谓求仁得仁,不亦快哉。
  以书为殉葬品,......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4日 09:34

打折的权力与正义

打折的权力,打折的正义

这年头,投资有风险,举报有风险,做官有风险,就连做爱,都风险重重,一不留神,就得破财消灾。据《南方都市报》(11月9日)报道,张某约网友见面,发生了关系,却被警察指为涉嫌嫖娼,带去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十里铺派出所。警察告诉他,有两种处理方法,“一是罚款,二是坐牢6个月到2年”。当张某愿意认罚,再被告知,有两种罚款方式,要开票据就罚8000元,不开票据就罚4000元,他选择了后者。逃出樊笼后,他便主动向媒体曝光。

读此新闻,疑云满腹,我似有一种错觉,以为在读荒诞派作家的小说。第一个疑点,网友上床,怎被判为嫖娼,难道女网友是妓女,然而......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1日 09:26

移民与什么有关?

移民与什么有关?
  
  
  我发现自己参加的饭局,与文人雅集也好,与官商豪饮也罢,往往都沦为无聊的政局,酒水与口水激扬之处,不是家国爱恨,就是民族情仇。而且,最终总免不了争论一个话题:移民。饭局之上的富人,几乎都生长了一颗移民的心,他们不是正在办理移民手续,就是正为移民到哪个国家而犹疑不决。还有一些不是富人的朋友,酒壮英雄胆,豪言曰:“有钱不移民,犹如锦衣夜行!”他们奋斗的目的就是挣钱,挣钱的目的就是移民,至于移民之后如何,他会反问,娜拉走出家门之时,能想那么多吗?
  我说饭局如政局,绝非虚辞。饭局之上议论最激烈的话题,往往就是这个社会最为之纠结的难题......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9日 10:22

足球输得起,政治输不起?

足球输得起,政治输不起?
  
  
  绿茵场上,输3个球以上,那叫完胜;输5个球以上,可称血案;输10个球以上,媒体便会将“惨绝人寰”这般危言耸听的词语嵌入标题;输15个球以上,那就不是悲剧,而有了一些喜剧的味道。所以,10月24日,北京地坛小学足球队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少年迪纳摩足球队踢了一场友谊赛,输了个0比15,被媒体曝光,不知有多少读者像我这样,读到新闻,毫无悲愤之感,反而捧腹大笑,笑完后,骂一声娘,然后看太阳照常升起。
  据《足球》(2011年11月7日)进一步调查,那场比赛的真实比分,不是0比15,而是0比11。此外,误报的媒体所拍摄的比赛图片,显示中国球员比俄罗斯球......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7日 09:46

县级领导该去哪种娱乐会所?

同一码事,由网络曝光,予人的感觉是一幕悲剧,令人拍案而起;由官方发言,予人的感觉则是一幕喜剧,令人笑出眼泪。譬如这一则新闻,先是网络传言,10月20日,四川达州市“文明检查团”在“渠县的天上人间”、该县“最豪华高档”的银河娱乐会所歌厅消遣之时,“该团成员撒酒疯,嫌三陪小姐脱得不够,殴打‘小三’后,还砸烂包房内的茶几(后赔钱私了)”。11月2日,达州市委宣传部纪检员姚军出面辟谣,称经过实地调查,网言基本失实。
  然而姚军的辟谣,却激起了更大的猜疑。首先,所谓“文明检查团”,官方称谓曰“城市公共文明指数测评工作组”,其成员包......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4日 15:43

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

  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一度是一个光彩夺目的身份和称谓。2005年,《南方人物周刊》曾评出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五十人,激起满城腥风血雨,有人因未能上榜而大发雷霆,撰写长文批判榜上的名流。这可以理解为文人相轻,从另一面来讲,彼时,公共知识分子还是一块流油的肥肉,人人都欲咬两口而后快;如果只是一根被抽空了精髓的贱骨头,名人们何必为此撕破庄重的脸面呢?
  此后,几乎每年都有人或者机构评选年度十大、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然而因此生出的争议却渐渐沉寂,归于无声。这种评选,甚至还不如一些叫春的城市选拔形象代言人更具新闻效应。公共知识分子已经不再是令人垂诞欲滴的肥肉......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4日 10:03

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

【上月之旧文】
  
  
  公共知识分子的困境
  
  
  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一度是一个光彩夺目的身份和称谓。2005年,《南方人物周刊》曾评出影响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五十人,激起满城腥风血雨,有人因未能上榜而大发雷霆,撰写长文批判榜上的名流。这可以理解为文人相轻,从另一面来讲,彼时,公共知识分子还是一块流油的肥肉,人人都欲咬两口而后快;如果只是一根被抽空了精髓的贱骨头,名人们何必为此撕破庄重的脸面呢?
  此后,几乎每年都有人或者机构评选年度十大、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然而因此生出的争议却渐渐沉寂,归于无声。这种评选,甚至还不如一些叫春的城市选拔形象代言......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2日 11:29

当孝的名义被滥用

  当孝的名义被滥用
  
  
  老话说,缺什么补什么。反过来讲,从一个人、一个社会在补什么,大约可以推断其缺什么。当北京大学将“孝敬父母”视为考量推荐生的第一标准,当中国伦理学会启动中华小孝子培养工程,由此可知,孝,在古代中国作为诸善之首的孝,已经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严重缺席。
  关于孝的缺席,深圳有一个新闻。北大硕士毕业、在财政局工作的公务员廖某,将从湖南郴州老家来深圳帮其带孩子的父母打伤。此事经媒体曝光,所激起的后果,则为廖某始料未及。除了舆论谴责,10月27日,深圳市委书记王荣特意写了一封信,论及道德建设。这么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