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羽戈 > 文章归档 > 2011年九月
2011年09月29日 18:40

若小安:被虚构的真实

若小安:被虚构的真实
  
  
  前些天,微博传言,说若小安被警方带走了。这若小安,在新浪微博名叫“若小安1”,自称是妓女,以写卖身接客的隐秘经历而走红,她的文字之好,足以羞煞大多中国女作家,令她们丧失提笔的勇气。我的一位律师朋友,闻听此消息,攘臂而起,打算去杭州为若小安辩护,演绎英雄救美的现代传奇——这厮自然是若小安的数十万粉丝之一。可惜,他尚未成行,真相就水落石出。原来“若小安1”的真身乃是须眉男儿,姓林,已经结婚,育有一子,现为某杂志主编。据报道,这位林兄,为了提升网络知名度,从今年1月份起,“模仿外国文学作品,通过微博编造并发布&ls......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9日 18:39

举报人不是乞丐

举报人不是乞丐
  
  
  这边厢,人们还在批判给予举报者的奖励过高,譬如你举报一个贪官,你所得的奖金,最高可达其贪污赃款的百分之十,杞人忧天者于是追问,这样会不会导致举报沦为一笔风险投资呢?当然他们只看到举报的收益之可观,却对举报人所承担的被打击报复的风险——轻者鼻青脸肿,重者家破人亡——视而不见。那边厢,却有一个叫任乐亮的举报人,向洛阳市西工区国家税务局举报赛博数码城不愿开发票以及索要20元发票费等违法行为,国税局做出行政处罚决定后,给任乐亮发了1元钱的举报奖金。两相对照,令人哭笑不得。
  这年头,这市价,一块钱能买什么,我们都心知肚明。十年前......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6日 09:38

旁听疑云:看得见的正义

看得见的正义
  
  
  所谓中国特色,就是一面高呼“围观改变中国”,一面却是“中国拒绝围观”。哪怕是合法的围观,譬如旁听。
  一个月前,我所寄居的城市,有一起要案在市中院二审。此案因被称为中国首例“非法证据排除案”而轰动一时,举世瞩目。也许虑及案件的受关注程度,二审之时,法院特意安排了该院最大的第一审判庭,可容纳150多位旁听者。
  不幸的是,庭审当天,依然有许多公众被阻于庄严的法庭门外,法警的理由是,这些人没有旁听证。按预告,九点半开庭,我准时到场,却发现辽阔的旁听席还不足半数入座。庭上,辩方律师向法官激烈抗议;门外,焦灼的公......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1日 09:18

湖南卫视不玩了,我们慢慢玩

【编辑有令,点到为止】
  
  
  湖南卫视不玩了,我们慢慢玩
  
  
  我一直有一个偏见:李宇春后,再无超女(快女)。所以自2005年后,我几乎再未看过“超级女声”与“快乐女声”的选秀节目。上周末,听说本届“快乐女声”在一片争议与感伤声中落幕,冠军乃是一匹黑马。其实,哪里有选秀,哪里就有争议,正如哪里有民主,哪里就有批评,若无争议和批评,未必是好事。至于感伤,则源于主持人何炅在节目末尾的一句台词:“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大家!”过了二日,人们才明白此言的悲剧内涵:原来国家广电总局勒令湖南卫视明年停办“快乐女声&......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21日 09:16

我们就是体制

我们就是体制
  
  
  W师弟硕士毕业,考入某市法院。上个月给我写信,说原计划在寂寥的学院皓首穷经,著书立说,不曾想却迫于生计和父辈的压力,误闯白虎节堂,一入体制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他心中无比茫然,不知何以自处,何以坚守一颗干净的灵魂。他自称是读我的书与我开的书单成长起来的人,故想问问我的意见。
  他实在问错了人。我一直漂泊在体制的围城之外,这么多年来,从未越雷池半步,自然不知其中冷暖和甘苦,哪里说得上所以然。按我怯懦的理解,你要想保持灵魂的清洁,就不要涉足体制这个大染缸;既然进入体制,生存第一,则不妨和光同尘,将良心与灵魂搁置一侧。在慕容雪村的小说《原谅我红......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4日 08:18

拼爹时代

拼爹时代:一爹更比一爹强
  
  
  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李刚,与著名歌唱家、声乐教育家,拥有少将军衔的李双江,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如今却被拉上了同一张台面。最大动因,在于他们都有一个“坑爹”的儿子。
  “坑爹”一词,这两年无比流行,几乎成了某些人的口头禅。我有一个喜欢赶时髦的朋友,总是自称“哥”,左手“神马”,右手“有木有”,张口“给力”,闭口“坑爹”,在他嘴里,辈分完全错乱了——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哥又被你坑爹了。”
  我最初是从字面揣测坑爹的意思,......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4日 08:17

性教育从哪里开始?

上月写了两篇关于性教育与性文化的评论,一并发上来。
  
  
  性教育从哪里开始?
  
  
  前不久,报道称,北京市朝阳区一所小学编写了一部性教育教材,将于今年9月投入使用。此教材名曰《成长的脚步》,令我想起著名美剧《成长的烦恼》——我最初的性教育,不是来自《少女之心》,不是来自武藤兰和苍井空,而是来自语焉不详的生物课本,与这部身心健康的美国喜剧。而今,我们下一代的性教育,终于不必再借助从西方与东瀛辗转舶来的艺术品,不必以一种含羞忍辱的地下方式从禁书、手抄本与小电影里寻觅性的秘密,他们可以在公开课上像谈论喜羊羊、灰太狼和变形金刚一样,谈论性器......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5日 08:43

我们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

我们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
  
  
  辛亥百年,漫天遍地都是纪念的礼花。最独具一格的纪念方式,当在辛亥革命的发轫地武汉。据《武汉晚报》报道,8月27日,“为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创造平安环境”,武汉市警方发出战斗令,开展大清查、大破案、大防控三大战役。在三镇街头,警方将每天出动百余台巡逻车,派出100名武警携枪、200名特警携带“微冲”进行街面巡控,随时打击各种违法犯罪活动。
  据称,警方此举,用意是“超前防范”。防范什么呢,违法犯罪活动,无时无地不在,未必因为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就会异常猖獗——犯罪分子哪有那么高的政治觉悟?防......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1日 08:59

谁是破坏中国慈善的“幕后黑手”?

【听说卢主席的律师团出了内讧,高子程大律师左右摇摆,遗憾之至。卢主席挺住,一定要起诉《南方都市报》,不要让我失望。
  《新京报》对卢主席的最新报道:http://news.qq.com/a/20110901/000139.htm
  我以为卢主席可考虑起诉《新京报》】
  
  
  谁是破坏中国慈善的“幕后黑手”?
  
  
  “卢美美”事发后,其父卢俊卿与世界杰出华商协会迅速回击,力图挽回败局。他们在8月27日发布的6号公告,号称“悬赏百万,追杀幕后黑手”。其中曝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4月21日,第七届杰出华商大会,企业家们对中非希望工程认捐2.479亿元;6月......

阅读全文>>